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红月漂亮的脸蛋露出一丝尴尬,说道:“这个金卡上面的电话号,就是沈的。”

  “什么!”凤栾一怔,抢过金卡看了看。

  果然是那个无耻家伙的!

  凤栾心情顿时如同五味杂陈,她远赴国外,寻找人参加拍会,好不容易才拍下一张金卡,想这位神医。

  没想到神医,居然就是那个混蛋,这不等于是闹了一个乌龙吗?

  凤栾有些生气,在华海市的诊所里,沈那时候已经看出来了她t内有蚀灵蛊。

  她知道沈有j分本事,但也不觉得沈一定可以取出她t内的蚀灵蛊。

  通过今天的拍会,凤栾知道沈真的能治好癌症晚期患者。

  凤栾基本已经肯定,沈真可以取出她t内的蚀灵蛊。只是,她x部,凤栾做不到,她宁愿去死。

  “师父,俗世不是昆仑山结界。现在的这个社会是很开放的,现在只有沈能救你,师父你不能讳疾忌医的!”红月又劝说了起来。

  “月儿,唯独这件事情,你不用再跟我多说了!”凤栾摆了摆手说道。

  “可是师父”

  “好了。”

  见凤栾满脸不悦之se,红月只好闭嘴,不过她心里可不认同凤栾的想法。现代社会这么开放,所谓入乡随俗,讳疾忌医本来就不对。

  心情低落了下来,凤栾骤然感觉到心口一阵刺痛,俏脸微微变se。

  “师父!”见凤栾脸se有些发白,红月知道她t内的蚀灵蛊又在作祟了。

  “没事,月儿,师父太没用,一直连累你。以后,你不用在照顾师父了。”凤栾轻声说道。

  “不!师父,月儿没有亲人,你就是我的唯一的亲人,我怎么可能抛弃你。”红月眼眶有些温热,这样下去肯定不行,就算用强,也要让自己师父乖乖被沈治。

  沈大爽,赚了这么多钱,是谁心里都爽翻了。

  拍出去的二十张金卡,已经有五名金卡持有者给他打了电话,表示自己或是家人有重症需要他出手救治。

  沈给了他们地址,并约好时间让他们去华夏国的诊所找他。

  休息了一晚后,沈第二天乘飞机回到了华夏国。

  他给柳潇潇和白倾雨两人分别打了一个电话,两个美nv还在赌气中,说工作忙,让自己不要打扰她。

  沈颇为无奈,看来这j天要讨好讨好两个美娇娘了。

  李飞已经派人过去接沈,司机还是开着一辆保时捷9。

  “老板好!”身着西装的司机郑重的和沈打了一声招呼。

  沈微微点头,刚一上车,就接到了红月的电话。

  “沈,你现在在哪?”

  “刚到华夏国,准备回郑家庄园。”沈回答道。

  “沈,虽然我相信你,但是我还是想问你一句,你真的能取出我师父t内的蛊?”红月郑重问道。

  “可以。”沈肯定道。不过沈觉得凤栾能乖乖让他治疗的可能x不大,凤栾太保守了。

  “好吧,沈,那你现在有时间吗?”红月又问道。

  “有啊。月儿,你有话就直说吧,不用这么客气。”沈笑了笑。

  红月咬着贝齿说道:“好,沈,你来一下皇朝酒店,第207房间。”

  “是治病这件事吧?你师父已经考虑好了吗?”沈有点担心,毕竟凤栾是高手,如果对方没考虑好,自己冒然前去,说不定凤栾又会拔剑出来砍他。

  “是的。她已经考虑好了。沈你快来吧。”红月咬牙道,心想,师父对不住了。

  既然红月这么说了,沈稍稍松了一口气,他心中已经拿定主意,这次帮凤栾驱除蛊虫后,以后再也不要见到凤栾了。

  沈让司机去了皇朝酒店。

  到了酒店大楼,沈下了车,走进酒店,到了207房间。

  “快来快来。”红月老早就紧张的在房间门口等,一见沈,立即招呼道。

  沈走到房门口,红月迅速将沈拉了进去,并关上了房门。

  见沈双手空空,红月问道:“沈,治疗需要什么工具吗?”

  “不需要,我带了银针的。”

  沈说完,四下看了看,却没有发现凤栾的影子。

  不过这里是套房,沈觉得凤栾可能是因为不好意思,躲在里面的房间里。

  “沈,赶紧进来。”红月急忙拉开里面卧室的大门,对沈招了招手。

  沈见红月鬼鬼祟祟,不禁有些好奇,走进了卧室。

  “月儿,快放开我!”

  卧室里突然传来了凤栾的娇喝道,沈吓了一跳,只见凤栾被红月绑在一张椅子上,手脚都被捆的严严实实。

  “沈,我之前已经给师父下了绝气散,两个小时内,她是没有抵抗能力的,你赶紧治疗吧。”红月有点紧张的说道。

  沈大汗,他之前就纳闷凤栾怎么会答应自己治疗,原来是红月采用了这样的“手段”。

  “月儿,你在做什么?快放开我。”凤栾极力想挣脱绳子,漂亮的脸蛋涨的通红。

  红月有点心虚,她都不敢去看凤栾愤怒的眼神,她道:“师父,你思想太封建了,你这样下去会没命的,所以月儿只能出此下策!”

  看见沈走进了卧室,凤栾终于意识到红月想做什么,她美目中明显闪过一丝慌乱,挣扎道:“月儿,快给师父解y,师父知道你是开玩笑的。”

  红月昨晚就下定决心,她咬着贝齿,没有理会去凤栾,对一旁的沈说道:“沈,求你取出师父t内的蛊!”

  “这个”沈挠了挠头。

  见凤栾两眼正yu喷火,沈心中有点犹豫。感觉就算治好了凤栾,这个nv人还是会拿剑出来砍自己。

  “沈,只有你能取出师父t内的蚀灵蛊了,如果你也袖手旁观,师父她会没命的!”红月咬着嘴唇,眼眶微微有些发红。

  沈看着不忍心,点头道:“好吧,月儿你放心,我一定治好你师父。”

  “嗯!”红月重重的点了点头,满脸期待之se。

  凤栾却慌了,她扭头瞪着沈,面若寒霜道:“沈,我不用你取出我t内的蛊,你现在给我离开这里。”无广告小说网(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