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沈有惊无险的从炸毁的伞舱部位中拽出了减速伞,心中一喜。

  受到刚才那一式攻击,飞机已经完全失去了平衡,机身无规则的摆动,下坠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沈现在想维持身t平衡都难,只好抱着楚幽儿,两个人匍匐在机身上面。

  即将坠机这个节骨眼上,沈不敢乱动,这种情况下只要动作稍大,很容易就从机身上掀飞出去,摔成渣!

  楚幽儿紧紧的拽着沈,没有松手。

  西门庆和陈冠东两人虽然很想现在就杀了沈,但此刻也不敢轻举妄动。

  眼看着飞机就要坠毁了,两人脸se也变得极其难看,各自竭力稳住身t,保持平衡。

  沈整个人趴在飞机上,狂暴的气流让眼睛都难睁开。

  他用力歪过头,往下面看了看,一p绿se,好像是一处繁茂的森林。

  这架运8电子侦察机上装了两枚空对空。从这里掉下去,肯定会引爆这两枚!

  或许可以把这两个yy门武修炸死!

  随着飞机的加速坠地,下方的场景变得越来越清晰,的确是一p树林。

  大约再过十秒,飞机就会坠入这边树林。沈估摸着。

  一,二,三!

  在飞机离地面约六七百米的距离时,沈右臂发力,运足真气,拍出一式雪花神掌,狠狠击向机身。

  “轰”的一声大响。

  受到一g巨大的反向冲力,沈抱着楚幽儿,两人身t陡然上升,不到半秒种就越过西门庆和陈冠东两人的头顶。

  就趁这时,沈张开了减速伞。

  “咚!”

  减速伞的伞衣被呼啸的狂风给撑开,沈左臂死死抓住减速伞,他和楚幽儿两人迅速减缓了下坠速度。

  不到半秒钟,沈和楚幽儿两人迅速和坠毁的飞机拉开了巨大的距离。

  刚刚沈的一击雪花神掌将机身拍的更加倾斜了,基本已经变成九十度角,西门庆和陈冠东两人躺着也中,脸se大变,妈的,这小子居然玩y的!

  两人急忙纵身一跃,全力使出轻功。

  j秒钟后,硕大的飞机砸向树林,涌出漫天火光,被引爆,“轰”的一声巨响,一道巨大的蘑菇云骤然升起。

  火光刺目,伴随着肆n的热,这边区域瞬间被层层火光包裹着。

  上空的沈也被袭来的热冲击到了,好在这g热就好比飓风一样,撞上了减速伞,稍稍减缓了沈的下落速度。

  沈抱着楚幽儿施展轻功,尽量让自己的身t离开这边区域。

  只不过,由于刚才飞机的下降速度太快,加上减速伞的效果也不是那么好,沈照样如同一颗大石头一样的掉落下来。

  炸裂声不断,沈掉进密集的树林中。

  沈伸出手臂眼疾手快的抓住树枝,心中不由生出一种“这树枝怎么比柳条还脆弱”的错觉,树枝完全没做到缓冲的作用,瞬间被拉断,沈整个人像一个p弹一般,狠狠砸向地面。

  “咚!”的一声大响,地面被砸出一个深深的坑洞。

  沈两眼一晃,全身骨络都震麻了。

  这尼玛就像是从二十层楼上摔下来的感觉!

  好在沈p糙r厚,换成普通人早就摔得骨r分离。

  楚幽儿在沈身上,没受任何伤。她急忙从沈身上爬了起来,将他扶了起来:“沈,你怎么样了?”

  “没没事!”沈浑身七荤八素,脑袋有些晕眩。

  楚幽儿心中升起一g莫名的感动,沈甘愿以身犯险也不想让她受伤,很少有人对她这么好过。

  楚幽儿扶着沈坐在了地上,小手按在沈肩膀上,往他t内打出真气,替他疗伤。

  j分钟后,沈也渐渐恢复了过来,大脑也不晕了。

  “感觉怎么样了?”见沈睁开双眼,楚幽儿关切问道。

  “没事。”沈起身站了起来,浑身还有些酸痛。

  环顾了四周,是一p密林,飞机只开了三十分钟左右,这里应该还是南华省的地界,距离昆仑山结界不远。

  “沈,不知道那两个家伙有没有被炸死?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楚幽儿问道。

  沈心中极度希望那两家伙已经挂了。刚才那么猛的爆炸,即便是问境中期武修,应该也不可能全身而退,说不定那两人真的已经挂了?

  “我去看看,你就待在这里。”沈警惕道。

  “不,我跟你一起去!”楚幽儿拉住了沈手臂。

  “我说你这丫头怎么就不听话呢?我是怕你会遇到危险懂不懂?”沈眉头一皱。

  楚幽儿气呼呼说道:“沈,我告诉你!本美nv才不是贪生怕死的那种人,你这是嫌弃我对不对?”

  沈有点头大,这小丫头x子也太倔了。

  “随你便了,不过这是我的事,一旦有危险,你赶紧离开。”沈严肃说道,他不想因为自己而连累到楚幽儿。

  “知道啦!”楚幽儿声音拉的老长,她心中其实是很担心沈,虽然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两人朝着火光处走了一阵。

  沈很快就就听见了动静,脸se一变,急忙拽着楚幽儿藏身至一颗大树后。

  “嘘!”沈向楚幽儿使了一个眼se。

  楚幽儿微微点头。

  树林中有异动。

  西门庆和陈冠东两人光着身子,全身烧的一p焦黑,像是刚从煤窑里出来一样,长发被烧成了光头。下面还在冒着黑烟,样子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那小子掉落的方向应该是这边!”西门庆脸se有些狰狞,就有多难看,嘴角不断溢出鲜血。

  “咳咳”陈冠东喷了一大口鲜血,身t差点倒了下去。

  “师弟,你没事吧?”西门庆扶起了陈冠东。

  “没没事,只是强行c动了玄盾决,受到了一些反噬。”陈冠东咬着牙说道。

  “反噬我也有,可惜带来的疗伤y被烧毁了。”西门庆y沉着脸说道。

  “我一定要杀了那小子!”陈冠东双目发红,j阵怒吼,又站了起来。

  身为yy门弟子中的顶级高手,陈冠东平日都是过着高高在上的生活,甚至连采补用的美nv都不用他亲自去找,门派会分发给他。

  陈冠东还从未受过这种侮辱,迫切想一掌拍死沈。

  沈就躲在前方不远的高树下,听到西门庆和陈冠东两人的谈话,心中不由暗骂,c,这两家伙怎么还没死?无广告小说网(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