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凤栾情绪有些失控。

  沈之前帮自己驱过蛊,救了她的命。但自己心中不但没有丝毫的感激,反而对沈恨之入骨,j次还生出杀他的念头。

  凤栾心里知道,沈并没有对她做出什么非礼的举动,反而是自己动不动扬言要杀他。

  而现在,沈为了救自己,甘愿付出x命。

  一个男人能为一个nv人甘愿付出生命凤栾情商并不低,很快就想到一种可能。

  她心里非常沉重,脸上带着难以释怀的伤感。

  凤栾抹去了眼角的泪花,轻声道:“对不起沈。我并不知道你对我有ai慕之心,甚至愿意为我牺牲生命。按理说,你把我那样了,算是有了肌肤之亲,但是凤栾不能”

  “我从小和师兄指腹为婚,不能喜欢上别的男人。沈,求原谅我,我会好好把你安葬,再踏平天机门替你报仇!”

  凤栾轻声chou泣,身子微微有些颤栗。

  在外人眼中,凤栾一直是那种高冷不食人间烟火的nv神,这还是头一次露出这种表情姿态。

  凤栾以为沈已经死了,但她没发现,沈右手食指上的那颗黑se戒指,正在冒着一丝丝黑气,进入了沈的身t。

  沈并没有死,只是身t受到了非常严重的创伤。

  辛亏是有神照经护住了他的心脉,让沈身t避免了伤势加重,身t陷入了短暂的休眠中。

  本来即便是这样,沈还是有很大概率会伤重致死的。

  那g黑气进入沈的丹田后,他丹田中的所有黑se气流就像打了j血一样突然高速旋转起来。

  似乎本能的察觉到宿主生命垂危,自行产生一g精纯黑se真气,灌溉沈全身。

  就是这么一刺激,沈从休眠中醒了过来,猛地咳出一大口鲜血。

  沈伤的太重了,除了意识还清醒外,他此刻虚弱的甚至都无法呼吸。

  但凤栾刚刚说的话沈都听见了,这nv人好歹也算有些良心。

  当凤栾说到她和她的师兄指腹为婚,不能喜欢上自己时,沈心里突然有些不平衡。

  虽然他对凤栾的好感还远远没上升到一种ai意,不过沈还是莫名的有些讨厌凤栾的师兄。

  呵呵,自己受伤快死了,脑中竟然还会想这个,沈都觉得有点可笑。

  凤栾本来正在崖底旁的一颗树下开始挖土,想把沈给好好安葬了,突然听到后面传来的一道咳嗽声。

  “谁!”凤栾按住腰间软剑,目se警惕的扭头往回看,只见沈摔进的深坑中突然伸出一只手!

  凤栾吓了一跳,她能肯定沈当时确实是断气了,难道是又活过来了?

  她急忙跑到沈跌入的大坑,见沈嘴角鼻子耳朵中都溢出鲜血,但似乎有了一丝微弱的呼吸。

  凤栾美眸一亮,连忙将沈从坑中抱了起来,轻轻的扶坐在地上。

  伸出玉手按在沈背部,凤栾咬紧银牙,激出t内真气,试图给沈疗伤。

  又是一g强烈的真气刺激,沈又喷了一口鲜血。

  凤栾心中发慌,问道:“沈,你感觉怎么样了!”

  “本来没死快被你搞死了”沈虚弱的说道,接连吐血。

  凤栾花容失se:“对对不起,我我要怎么做才能救你!”

  “我上衣里有一盒银针,你拿出来”沈面如金纸,能这么说话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凤栾立即从沈上衣劲装的口袋中掏出一个玉盒,里面装着一排排银针,共08枚。

  “然后呢!”凤栾握着玉盒,急忙问道。

  “把我衣f脱了”沈虚弱说道。

  “啊?”凤栾怔住了。

  “我是让你帮我扎针。”沈一字一顿道。

  “好!”

  凤栾咬着贝齿,急忙开始帮沈脱衣。

  沈上衣被凤栾脱了下来,露出坚实的臂膀和肌r,那呈流线型的上半身堪称完美。

  凤栾从来没给男人脱衣f,脸蛋微微有些发烫。

  脱完上衣,凤栾看了看沈的下半身,小声问道:“还要脱?”

  沈说道:“当然要,一件也别剩。”

  一件也不剩,那不是那里也要脱?凤栾想到这里,她本能的有些抗拒。

  “你想见死不救那就算了。”沈有点不快的撇下了一句。

  凤栾俏脸一红,见沈已经闭上双眼,凤栾实在是不想眼睁睁地看着沈死去。

  沈都舍命救下了自己了,自己居然还在乎这些!

  深吸了口气,凤栾俏脸带着一丝红晕,但她还是比较果断地去解开沈的k子上的p带。

  很快,凤栾解开了沈的p带,把沈的k子脱掉了。

  不过当要脱掉沈最后那件短k时,凤栾实在是羞耻难当,做了一阵思想斗争。

  “凤栾,沈看你摸你是帮你驱蛊。如果不是沈救你,你早坠崖死了。”

  “凤栾,你居然如此不知廉耻,对得起你师兄吗?”

  “凤栾,你就这么眼睁睁看着救命恩人死去,你太冷血了”

  纠结了一阵,凤栾还是脱下了沈最后一件短k,不可避免看到了某些不该看的东西,俏脸红的能滴出血来。

  崖底虽然光线不足,但现在是大白天,沈还是可以很清楚地看见凤栾脸上那极度羞耻的表情,搞的沈也有点尴尬,凤栾的保守程度还是超过了他的想象。

  “银针扎入长强x,腰俞、y关、命门、悬枢x,贯通真气,形成一个节点。”沈打破了尴尬,有些虚弱的说道。

  凤栾压抑住内心的羞耻,按沈说的,开始帮他下针,通入真气。

  身为武修,凤栾自然也对人tx道了如指掌。

  凤栾的青葱玉指在沈身t上滑过,温热柔软的感觉让沈顿时有了某种别样的刺激,甚至有了一些生理反应。

  凤栾当然知道这是男人正常反应。不过她心里还是忍不住吐槽,沈这个时候还有心思想龌龊事情,这男人真se。

  虽然是惊鸿一瞥,但也印入凤栾的脑海,估计这辈子都忘不了。

  因为太过紧张和羞耻,凤栾雪白的颈脖上渗出一丝汗珠,脸蛋滚烫似火,她的视线极力避开沈的那个,开始帮沈的扎针。无广告小说网(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