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你的身t已经没问题了?”凤栾蹩眉问道。

  沈分明受了那么重的伤,只是扎了一下银针,打坐了两天两夜就能好了?

  沈身t素质未免也太令人咋舌了,听红月说沈在世俗修炼,凤栾有些不信,不要说世俗中,就连昆仑山结界,也极少有沈这种天赋的武修。

  “你还会关心起我来了?”沈咧嘴一笑。

  凤栾俏脸有些不自然,冰冷道:“哼,不要自作多情,我只是担心你会变成我的累赘而已。”

  沈脸一黑,心想这nv人也太不可ai了。

  “凤小姐,我其实倒想看看,你的那个师兄到底有多优秀,竟然可以让你这么高冷的美nv死心塌地。”沈调侃道。

  “你你听到了?”凤栾脸蛋一红,没想到沈那个时候居然听到自己说的话,丢人丢大了。

  “我我是乱说的,你别瞎想了!”凤栾急忙说道。

  沈嘻嘻笑道:“行了,凤小姐,我虽然把你看光了,但你也一样。所以我们以后互不相欠,可以吗?”

  “你看了我和我看了你是两事,男人看了nv人能和nv人看了男人比吗?再说,你也不过只是问境初期而已,哪来的那么多要求!”凤栾精致的脸蛋依旧保持着一副高冷的姿态。

  沈心中有点受打击,这种感觉也太不爽了,心中暗暗发誓,早晚他修为要比凤栾高。

  “谢你救我一命。”凤栾红着脸,完这一句,转身就走。

  沈挠了挠头,有点摸不清凤栾的x格了。

  凤栾话不多,沈没有去打扰她。

  他的伤势还没完全恢复,沈打坐了一晚。

  第二天一大早,沈开始在崖底四处寻找食物。j天没吃东西,他也有些饿了。

  凤栾找不到食物,但沈可以。他的丛林经验比凤栾丰富的多,只是随便找了一阵,就发现了j种可以吃的植物。

  因为在崖底,没有什么r食动物,除了一些虫子之外。

  不过沈运气比较好,早上正好看见崖壁上方有老鹰飞过。

  “咻!”的一声,沈击出一枚银针,贯穿了老鹰的x膛。

  老鹰一声惨叫,到崖底。

  沈心中一喜,好歹可以吃一顿r食了,老鹰r沈还没吃过,估计应该会不错。

  不知道天机门的人什么时候下来,吃饱喝足才是活下去的本钱。

  沈找来了一些可以吃的树叶和植被,凤栾默默地在角落里嚼着,虽然自己的实力要比沈高出不少,但凤栾感觉自己的经验和沈差太多。

  换成是自己,在这种深不见底,雾气弥漫的崖底根本无法生存,而沈似乎好像很得心应手一样,仿佛在哪里都可以生存。

  崖底的西边有一个小水池,沈弄来了一个果壳,装了一些水,并把老鹰洗剥g净。

  沈点起篝火,架起烤架,开始烤了起来。

  很快,烤r的绵密扑鼻的香气四溢,凤栾的肚子开始不争气的叫了起来。

  如果沈不开口,凤栾肯定不好意思去要求吃沈烤的东西的,她搁不下那脸。

  “凤小姐,赶紧过来一起吃吧,这烤鹰r很好吃的,特有嚼劲。”沈一边啃着烤r,一边对着凤栾喊道。

  “不必,你自己吃。”凤栾不冷不淡道。

  沈心中有点不爽,这nv人也太不领情,想吃就直说嘛,还装什么高冷。

  凤栾虽然x子倔,不过沈明显能感觉到凤栾对他的反感情绪已经消失了。

  “接着!”沈直接将手中的半边烤r朝着凤栾这边飞了过来。

  凤栾伸手接住了那半边烤r,俏脸变得有些不自然,碍于面子问题,她不太想接受沈的施舍。

  不过r已经到手上了,还散发着一g令人难以抗拒的香味。凤栾终于还是忍受不了烤r的,她有点尴尬的背对着沈,开始吃了起来。

  凤栾咬着烤r,慢慢的咀嚼着,或许是尝到烤r鲜美的滋味,凤栾吃的很快,但吃相却十分优雅得t。

  沈一边吃着烤r,一边也嚼着找来的植物野果。

  普通人在这里估计生存不下去,但沈却可以荤素搭配,营养合理。

  “凤小姐,也不知道天机门的人什么时候下来,保存t力很重要。”沈走过来说道。

  “我知道。”凤栾不冷不淡的说了一句,美目瞥向沈,淡淡道:“我从不欠人人情,以后我会报答这份人情的。”

  沈耸了耸肩:“我无所谓,你就当我是头脑发热,救了你一命好了。”

  凤栾咬着贝齿,觉得沈喜欢自己,否则怎么可能对自己这么好?不过她已经心有所属,是不可能接受沈的,再加上凤栾也没有和沈谈情说ai的想法。

  凤栾觉得有必要让沈明白自己的想法,深吸一口气,平静的说道:“沈,我劝你还是断了一些念想为好,我已经心有所属了,不可能再接受其他男人。”

  “是师兄?”沈问道。凤栾说出这种话,沈并不意外,他就是有些好奇凤栾这种冰块居然也有喜欢的人。

  凤栾脸蛋微红,微微点头。

  看见一向冷若冰霜的凤栾,也有羞赧小nv人的一面,沈心中有些悸动。

  凤栾正se说道:“我和师兄自小青梅竹马,又有婚约在身,彼此之间自然有情愫。我下次回昆仑山就准备和师兄成婚。”

  虽然沈没想过要和凤栾发展感情,但听了凤栾的话,他心中总有点不是个滋味。或许是沈看过摸过凤栾,所以对这个nv人有种留恋的感觉。

  “是嘛?哈哈,那成亲那天时不要忘了我的喜酒。”沈嘴上哈哈说着,心中有些莫名的难受。

  “一定!”凤栾轻轻地点了点头。

  沈其实也就是说说而已,他已经惹上了y统天,去了昆仑山结界,估计也会遭到yy门的追杀。

  两人聊了一阵,就各自打坐修炼。

  凤栾惜字如金,不会主动和沈说话,沈心情有些不舒f,也没找她说道。

  沈转念想想,自己感情债已经够多了,更何况自己的修为尚且不如凤栾,实在是没必要和凤栾痴缠不清。无广告小说网(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