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之前,凤栾眼见沈坠崖,心中万分难过,且怀着罪恶感,无论沈有没有死,她打算潜入崖底搜寻一遍。

  凤栾花了大量时间,用无数藤条做了一个绳索,而后顺着藤条,凤栾攀爬了上去。

  见崖底是一处寒潭,凤栾心中一喜,觉得沈可能没有死,不过她找了一天,也没发现沈的踪影,心情渐渐又跌落到谷底。

  恰好刚才被一只t型巨大的蜘蛛,寒潭底下地势狭小,凤栾逃不掉,只好y着头p上了。

  “嘶嘶!”

  白ao蜘蛛森白口气一张一合,挥舞巨大的螯肢朝着凤栾劈了过去。

  凤栾咬着银牙,软剑朝前左右一挥,击出两道凛冽的剑气。

  “叮!”

  白ao蜘蛛一对巨大螯肢挡下了一道剑气,另一道剑气将白ao蜘蛛脑袋上的ao发斩去了一截,脑袋上渗出一丝绿se的血y。

  全力一击居然只是蹭破白ao蜘蛛脑门上一丁点儿pr?连轻伤都算不上!

  凤栾心生惧意,被b的接连后退,这白ao蜘蛛已经被她激怒了,看这架势估计要不死不休。

  白ao蜘蛛愤怒的嘶啸了一声,转瞬又扑了过来,两只巨大的螯肢一阵乱扫,凤栾上身衣裙瞬间撕烂,白皙p肤都扫出了好j条血痕,鲜血都从血痕处渗了出来。

  眼看着那巨大的螯肢,正要刺向自己的脑袋,凤栾绝望的闭上了双眼。

  “喝!”

  远处传来一道低喝声,一道庞大的刀气呼啸而至,撞上了白ao蜘蛛的脑门。

  “轰!”

  一声巨大的闷响,白ao蜘蛛的身t被刀气震飞,跌落到寒潭中。

  沈脚踏花,飞速从寒潭的一侧冲了上来,挡在了凤栾身前。

  凤栾难以置信的看着沈,惊呼道:“沈沈?你没死?”

  沈朝她咧嘴一笑:“废话,死了能活蹦乱跳吗?我又救了你一次。”

  凤栾脸se微微有点尴尬,她已经不知道多少次欠沈人情了。

  凤栾上身衣裙破碎的不成样子,都可以看见亵衣。

  沈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凤栾的小腹光滑平坦,大腿格外修长匀称,上面还有j道血痕,影响了美观。

  见沈神se不对劲,凤栾这才意识到自己现在这样子,近乎走光,她飞快的用双手遮住自己的上半身。

  “你转过头去!”凤栾羞恼看了眼沈。

  沈没有多看,他脱下外套,丢给凤栾。

  凤栾下意识接过沈扔来的外套,漂亮的脸蛋泛起一丝红晕,转而又露出一抹复杂的神se。

  “啪!”

  潭水中突然跳出一个庞然大物,花四溅。

  只见刚才被沈击落到水中的那个白ao蜘蛛嘶啸不止,飞快的朝着沈游了过来。

  沈两眼一缩,眼前这只白ao蜘蛛好像正是他之前的碰到的那只。

  白ao蜘蛛游泳速度极快,只是两个呼吸间就来到了沈身前。

  “小心,这东西很难对付!”凤栾脸se苍白的提醒道。她懒得管走光不走光了,想助沈一臂之力。

  “别担心,我一个对付就可以!”沈架起星陨刀,心中有些意动,他想试试刚捡到的这把刀的威力如何。

  白ao蜘蛛厉声嘶啸,挥舞硕大的螯肢,朝着岸边的沈刺了过来。

  沈面se凝重,没有闪避,他直接一刀重重的朝前砍了下去。

  “叮!”  火星四s,刀气呼啸,沈手臂微微有些发麻,那个白ao蜘蛛也往后退了j步,螯肢上都被星陨刀击出一丝裂痕。

  沈心中一喜,这星陨刀的威力果然没有让自己失望。

  “嘶嘶!”白ao蜘蛛一阵嘶啸,森白口器连喷丝线。

  沈闪避不及,丝线正中他双腿。

  两腿这被白se丝线牢牢缠住,沈心中一凛,他竭力挣脱,却发现这丝线极为坚韧。

  “当心!”凤栾飞速冲了过来,手中的软剑击出剑气,勉强绞碎了缠住沈两腿的丝线。

  “谢了。”

  沈说完,随即又提刀朝着白ao蜘蛛冲了过去。

  凤栾脸蛋微微有些发白,沈的胆子未免也太大了,这种庞然大物也敢贸然应对

  “喝!”

  沈挥舞手中的星陨刀,全力一式刀劈华山,猛地向白ao蜘蛛脑壳砍去。

  “铛!”

  一声大响,像是金属重物砸在了大石头上一样的声音,星陨刀重重砍在白ao蜘蛛的脑门上,一g强大反震力道让沈的手臂都微微有些发麻。

  白ao蜘蛛疼的厉声嘶啸,脑袋上都渗出了绿se的血y。

  这东西的身t真够y的!不过沈借助星陨刀的威力,全力一击,依旧能在白ao蜘蛛的脑门砸出一个小小豁口。

  这让沈稍稍松了一口气,至少这蜘蛛是勉强可以对付的。

  白ao蜘蛛嘶啸不止,愤怒的朝着沈扑了过来。

  “血杀!”

  沈蓄势待发,双目陡然爆s出精光,毫无保留使出七杀刀式中的最强一招。

  汹涌无比的刀气朝着白ao蜘蛛脑袋上劈了过去。

  “轰!”

  白ao蜘蛛惨声尖叫,绿se鲜血飞溅,白ao蜘蛛脑袋被劈出一道不大不小血迹斑斓的血窟窿。

  依旧不是致命伤,这蜘蛛的脑袋也太ty了。

  不过这不要紧,沈握紧手中的刀,快速冲了上去,提起真气,对准白ao蜘蛛的脑袋伤口处,一阵狂砍!

  “咚咚咚咚!”

  连劈j十刀,终于将白ao蜘蛛脑袋劈开了,绿se血y散的满地都是。

  白ao蜘蛛虚弱的嘶啸了j声后,终于死了过去。

  沈总算是舒了一口气,这也多亏了星陨刀的威力,否则没那么容易解决这头白ao蜘蛛。

  凤栾在一旁目睹了全过程,心中着实震惊的无以复加,沈这么快突破问境中期已经让她够惊讶了,但这实力未免也太恐怖了吧?

  凤栾觉得,就算是他们如意门的严真长老,实力也不过如此。

  沈的成长速度未免也太恐怖了。

  解决完那头白ao蜘蛛后,沈清洗了一下身上的绿se血迹,将星陨刀收进了储物袋中。

  见沈随手就将硕大的黑se长刀收进了腰间的袖珍小袋子中,仿佛凭空消失一样,凤栾有些吃惊:“储物袋?”

  沈心情颇好,随口说道:“不错,我捡来的。”

  “捡的?”凤栾微微一怔,储物袋这种东西都能捡到,沈的运气未免也太好了吧。

  两次坠崖都能生还,凤栾也不得不佩f沈的运气。

  她也没有多问,只是好奇道:“沈,你之前为什么会突然坠崖?”

  “先不说这个,赵剑飞现在在哪?”沈淡淡的问道,两眼闪过一丝y戾。无广告小说网(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