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做完一些刺激的运动之后,沈和柳潇潇两人在海滩上闲逛着,一句没一句的聊了起来。

  沈这才知道,柳潇潇原来已经在机场外面等了两个多小时了,晚饭都还没吃。

  柳潇潇居然为了自己等那么久,沈不免有些心疼。

  “要不,咱们先去吃点东西吧。”沈有点抱歉的说道。

  柳潇潇确实也有点饿了,不过眼下情调这么好,她舍不得离开。

  突然看到前面有个烤红薯的小摊,柳潇潇美眸一亮,指着小摊喊道:“那里,我要吃那个。”

  沈立即走上去帮她买了一个。

  柳潇潇两手捧着一个热腾腾的烤红薯,香气四溢,因为太烫,nv人只能一小口一小口的咬着,时不时t着红唇,样子有点可ai。

  “好吃吗?”沈忍不住问道。

  “太好吃了,我还要一个!”柳潇潇脸蛋一红。

  高冷的nv总裁也会ai吃烤地瓜,沈不觉有些好笑。

  两人手拉着手,在海滩边闲逛。

  夜晚的沙滩比较安静,除了阵阵花拍打的声音,就只剩清爽的海风。

  经历过之前打打杀杀,沈很享受现在这份宁静和惬意。

  “把衣f穿上,风有点冷。”沈将身上的外套披在了柳潇潇身上。

  柳潇潇心中一暖,裹了裹身上的外套,被男人关心的感觉让她很满足。

  晚上十点左右,沈和柳潇潇两人回到了郑家庄园。

  别墅还是原来那个样子,柳潇潇和红月住在一起,两人相处的非常融洽,白倾雨偶尔也会来住j天。

  红月这两天去国外谈生意去了,正巧不在家。

  得知沈回来了,白倾雨现在也在赶来的路上。

  两人坐在沙发上,听着沈讲述着那非同寻常的经历,柳潇潇觉得很奇异,但心中又很担忧。

  因为她觉得,沈的世界渐渐和正常人的世界越来越远了。

  “这次回来,你打算住多久?”柳潇潇忍不住问道。

  “应该会待上一段时间吧。”沈回答道。

  柳潇潇沉默了一阵,转而露出妩媚的微笑:“那好,这段时间你要好好陪陪我。”

  “好啊。”沈笑了笑。

  柳潇潇也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最近发生的一些事,基本都是公司的一些事情。

  沧海集团现在发展的如火如荼,高层正缺人手,李飞和柳潇潇等人每天忙的不可开j。

  红月本来是闲着没事帮帮忙的,结果帮着帮着,自己也变成大忙人了。

  柳潇潇之前是公司的董事长,但由于事物太过繁忙,身t吃不消,董事长的席位又给了李飞,她当执行总裁。

  李飞好歹是武修,这点累还是能熬得住。但柳潇潇毕竟是普通人。

  沈对公司的事情不太感兴趣,毕竟钱对他来说已经和数字没什么区别,他不愿让自己的nv人这么辛苦,可柳潇潇偏偏乐意g这一行。

  “对了,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告诉你。白姐姐的爷爷最近好像得了一种怪病,程志医生都束手无策,白姐姐这j天很是着急,你能不能帮帮她?”柳潇潇皱眉道。

  “怪病?是什么怪病?”沈连忙问道。

  正巧就在这时,别墅大门被人推开,白倾雨快步走了进来。

  “沈,你终于来了!”白倾雨眼眶一红,直接往沈怀中一扑。

  怀中的子软香如玉,但沈很快就感觉她神se有些不对劲儿。

  “小雨,出什么事了?”沈询问道。

  “沈,我爷爷他”白倾雨精致的脸蛋挂满了泪痕,忍不住chou泣了起来。

  沈还是第一次看到白倾雨哭成这样,他沉声道:“别急,慢慢说。”

  “嗯。”

  白倾雨坐了下来,柳潇潇端来一杯咖啡。

  “是这样的,我爷爷前j天突然染了一种恶疾,发烧不止,整个人神智不清,嘴里念念叨叨说着胡话。昨天已经发烧的更严重,医生说如果再得不到救治,可能会撒手人寰。”白倾雨咬牙说道。

  沈微微皱眉,白相是武修,有着至刚初期的修为,身t抵抗应该很好才对,怎么会突然染上恶疾?

  想也没有用,沈直接问道:“白爷爷现在在哪?”

  “爷爷现在就在东华市第三军区的医疗所里。”白倾雨急忙说道。

  “事不宜迟,现在就过去吧。”沈站了起来。

  “嗯。”白倾雨重重的点了点头,有沈在,她那惶恐的心也稍稍安定了下来。

  很快,三人就出门了,沈开着那辆保时捷卡宴驶离了庄园。

  因为白相是军方要员的身份,所以有军方专门的医疗机构救治。

  第三军区地处南郊,夜晚这里依旧警卫森严,有重兵把守。

  白倾雨的父亲白泉正在入口处焦急的等待着。他刚刚接到了白倾雨打来的电话,得知沈会过来,心中也有了一丝希望。

  半小时后,保时捷停在了军事禁区的入口。

  白泉立即出来迎接,j人只简单的打了一声招呼,他就带着沈等人到了医疗所里。

  白相在专门的重症病房内等待急救,军区里的医疗设备很完善。

  病房大门外,一名头发灰白的老者正在和j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商量治疗方案。

  见白泉过来了,老者立即走上前说道:“白上校,老首长的病情已经不能拖了,只能用电击疗法进行急救。”

  白泉摆了摆手:“不用了,我已经找到了更好的医生。”

  老者愣住了,这东华市难道还有比他更好医生?

  白泉向来不喜欢废话,他直接就带着沈进了病房。

  白倾雨柳潇潇等人也跟着走了进去。

  病上的白相挂着呼吸机,p肤很是苍白,眼睛红肿,不满血丝,嘴里还神神叨叨的念着一些胡话。

  “沈,求你想想办法吧。”白泉叹气道,白相突然变成这个样子,他也c碎了心。

  沈点了点头:“让我看看。”

  说完,他走上前观察了p刻,替白相把了把脉。

  内视了一遍,沈并没有发现白相的身t有什么问题。

  这让他觉得有些诡异,随即又仔细内视了好j遍,终于发现了病症所在。

  沈发现白相的问题出现在脑袋,大脑p层和脑髓中布满了一种细小的白se虫子,这些虫子甚至已经在大脑里排繁殖。

  这一幕让沈大吃一惊,白相居然感染了寄生虫!

  如果是普通的虫子,沈倒不会这么震惊。

  这种寄生虫属于毒蛊的一类,y王丹经上面明确的记述。无广告小说网(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