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沈,我爷爷的病有得治吗?”白倾雨咬着贝齿问道。

  “有治,你爷爷一定会没事的。”沈正se道。

  “谢天谢地!”白倾雨拍了拍x口,苍白的脸颊终于露出一丝喜se。

  一旁的老者有些看不过去了,他觉得沈是在口出狂言。一个ao头能治好白相的怪病,打死他也不信。

  “这位先生,说话之前请你先三思。老首长这病情是非常复杂的,你只是把把脉,就一口咬定能治老首长的病,这是对老首长的不尊重!”

  老者不清楚沈的身份,毕竟是白泉带来的人,所以说话的口气不敢太重。

  “你是什么人?”沈瞥眼那名老者。

  白泉介绍道:“这位是我父亲的主治医生,程光祖程老先生。程老先生深知中医y理,人称中医界的泰斗人物。

  “就他这种垃圾,也敢叫中医泰斗?”沈讥讽道。

  沈记得刚才这个家伙说要用什么电击疗法,如果真用了,那白相估计已经被他害死了。

  “你你骂我?”老者脸se铁青。

  “骂了怎么样?我既然说我能治,自然是有把握的。”沈淡淡说道,他看程光祖非常的不爽。

  “我是老首长的主治医生,我要对他生命负责。这位先生,你口口声声说自己能治老首长的病,我看你倒像一个外行人!”程光祖一脸不屑道。

  程光祖觉得自己是中医界的泰斗,任谁都是要给面子的,就算白相也是一样。这小子也太猖狂了,程光祖看他很不顺眼。

  “程老先生,我父亲的病就不用你c心了,请你不要打扰沈将军治疗。”白泉沉声说道。

  “沈将军?”

  程光祖愣了一下,心想不会吧,这个ao头小子能有将级军衔?

  相比陈光祖,白泉更信任沈。

  程光祖不敢忤逆白泉,乖乖的站在一边,他瞥了眼沈,露出一丝怨毒,心想我倒你是怎么治的!

  反正白相要是被治死了,也不关他什么事。

  沈没有再理会程光祖,他储物袋中顺手取出了一只装满银针的白玉盒子。

  白相中的蛊毒名为“白蛉蛊”,中蛊的人脑部会有白蛉虫寄生繁殖。

  白蛉蛊这种蛊毒非常特殊,中了这种蛊的人,前期会慢慢丧失神智,变成一具行尸走r。

  若半个月内得不到治疗,大脑则会被白蛉虫全部吞食,从而毙命。

  好在白相中蛊的时间比较短,白蛉虫还没有入侵到大脑更深处,还有的救。

  至于程光祖说的电击治疗,那只会剧烈刺激白蛉虫活动,直接让人归西。

  但让沈怀疑的是,这白蛉蛊只有精通蛊毒的武修才能下,白相怎么会中了这种蛊毒?

  沈没有多想,先把白相扶了起来,开始下针。

  白蛉蛊极难治疗,因为脑子里的寄生虫数量太多,一般只有下蛊之人才能有办法控制。好在沈医术够高,治好白相应该不成问题。

  一针下去,白相的身躯微微耸动,面se扭曲,似乎在承受着极大的痛苦。

  沈再次下了一针。

  两针,三针

  沈的施针速度很慢,因为这白蛉蛊非常棘手。他必须在扎完一针后,观察内视白相的身t状况。

  当沈扎到了第四针后,他发现白相大脑中的白蛉虫有些恐慌,在不断的蠕动游走。

  沈下针速度骤然加快,右掌一翻,一排银针浮现在掌心中。

  右掌一挥,一共二十多枚银针精准无误扎进白相脑部各处x道。

  一口气下了二十多针,彻底封死了寄生虫的路。

  十分钟后,白相的脑袋上密密麻麻的扎了一百多根银针!

  沈双掌按在白相背部,强行运功。

  渐渐,白相脑袋上溢出了大量白se粘稠状yt。

  这些白seyt就是白蛉虫了,因为极其微小,加上数量惊人,所以看上去像是yt。

  看见这一幕,病房内的众人一个个长大了下巴,震惊的无以复加。

  程光祖也傻愣在原地,万万想不到这小子居然还真有点手段。

  b出了大量寄生虫后,沈让人帮白相清洗了一下脑袋。

  白相脑部的那些白seyt洗的gg净净之后,沈才帮他拆下了银针。

  不多时,白相渐渐转醒了过来。

  “沈小雨。”

  白相刚刚苏醒,身t还有些无力,不过已经没有大碍了。

  “爷爷,你感觉怎么样了?”白倾雨凑上前,满脸关切的问道。

  “已经没事了,就是脑袋还有点迷糊。”白相精神明显恢复了过来,也没有再说胡话了。

  “太好了!”白倾雨喜极而泣。柳潇潇也为她感到高兴。

  白泉也终于放下心来,重重的拍了拍沈的肩膀:“沈,谢谢。”

  他不善言辞,也说不出来什么感激的话。

  “不用谢,是我应该做的。”沈摇了摇头。

  “沈,我爷爷他得的到底是什么病?”白倾雨忍不住问道。

  沈微微皱眉,说道:“白爷爷脑部长有寄生虫,而且大量繁殖,所以影响了神智,才会有之前那种症状。”

  “寄生虫?”

  众人大吃一惊。

  “这这怎么可能?你是怎么发现寄生虫的?”程光祖脸sey晴不定。

  “这种寄生虫潜伏在大脑p层,很难被发现,对外力十分敏感。如果按照某人说的用电击治疗,这些寄生虫就剧烈吞噬大脑,后果只有可能是造成脑死亡。”沈y冷的看了陈光祖一眼。

  程光祖浑身哆嗦了一下。

  “程医生,这里已经没你的事了,你快走吧。”白泉y沉着脸,心情非常不爽。

  幸好沈及时赶到,否则差一点就被这个程光祖给坑了。

  程光祖面如土se,只好灰头土脸的离开了。

  “沈,我好端端的,脑袋里怎么会长寄生虫?”白相本人也很疑h。

  “白爷爷,你是被人下了蛊毒。”沈说道。

  不过沈有点疑h,因为有人如果真想害死白相,也没必要下这种偏门的蛊毒。一般白蛉蛊的作用,让人是去神智,杀人反倒是其次。

  “什么?”白相脸se一变。

  白相也是武修,下蛊意味着什么他很清楚,说明有人背地里下狠手,想害死他。

  他混迹军政界多年,对头不少。不过居然有人如此歹毒,竟想害死自己?这让白相心中无比震怒。

  他必须要查出来凶手是谁!无广告小说网(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