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她的衣f后,柳潇潇雪白细腻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

  柳潇潇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

  见沈正在脱自己的衣f,柳潇潇俏脸一p羞红:“沈,你也不用这么se急吧,你要真想那个,咱们可以回去再”

  “咳咳”沈喉咙呛住了,立即打断道:“别误会,我不是那个意思。你染上了疟疾,我现在帮你治疗呢。”

  “疟疾?”柳潇潇吓了一跳,她确实也感觉身t有些发热,脑袋有点晕。

  “听我说的去做,你放松身t,闭上眼睛,慢慢躺下来。”沈轻声说道。

  “嗯。”

  柳潇潇没有迟疑,立即按照沈的意思,乖乖的躺了下来。

  沈的视线也忍不住在她上停留了一阵,镇定下来后,就开始下针了。

  动作轻缓,柳潇潇j乎感觉不到针刺的痛觉。

  扎完j针之后,沈在柳潇潇周身各处按摩了一阵,送入一丝真气。

  很快,柳潇潇就感觉t内洋溢起一g清凉的气流,驱散了,说不出的舒f和受用。

  治疗结束后,沈拆下银针,帮柳潇潇穿好了衣f。

  “感觉怎么样?头还晕吗?”沈摸了摸nv人的额头,热度已经退了。

  “嗯,已经没事了。”柳潇潇有点脸红的系上了上衣的扣子,她知道沈医术很高明,但t验还是第一次。

  稍稍活动了一下手脚,柳潇潇觉得自己的身t轻盈了很多,浑身也充满了力量,疲劳感也消失殆尽。

  太奇妙了。

  此刻,柳潇潇真的觉得沈已经无所不能。

  两人坐了下来,柳潇潇依偎在沈怀中,有种很强烈的满足感。

  虽然丛林中环境恶劣,但有这个男人在身边,一切都不是问题。

  柳潇潇甚至感觉自己真的像是在度蜜月。

  “沈,为什么你这么厉害,你以前到底是怎么生活过来的?”柳潇潇忍不住问道。

  沈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正se道:“你真想知道?我过去的生活,并未光彩。”

  “我想知道。”柳潇潇认真的说着。眼前的男人深深地印在他脑海中,估计已经无法磨灭,她想了解这个男人的一切。

  “我以前的生活其实很简单,也很单调。”沈微微叹气,思绪回到了那稍显青涩的年代。

  “我的身世,我自己都不知道。当我懂事时,住在一家孤儿院,那里的环境并不好,整天吃不饱穿不暖。十岁那年,孤儿院倒闭了,我流落街头,靠捡路边的垃圾为生,偶然碰见了苏若雪,那个天使般的小nv孩,我永远都忘不了”

  “后来,我被师父收养,整天被训的伤痕累累,不过多亏了那段时间的经历。再后来,为了磨练自己,我成为龙腾的杀手。”

  “最印象深刻的是,我记得有一次的任务,刺杀某个集团的黑手党,地点是在一处热带雨林。因为一次失误,引来了无数敌人。那天晚上,我整整杀了五百多人,身上中了十j刀。但是我没有死,逃出了基地。”

  “我在丛林中不断的逃命,身上的伤势已经渐渐恶化,伤口已经麻木,上面爬慢了苍蝇,腐烂的血r生出了密密麻麻的蛆。”  “因为逃命,我没有时间寻找食物,饿的时候,直接把伤口上面的蛆抓起来吞进肚子里。我在丛林里逃命了一个月,最后终于把追击我上百名敌人全部杀死。”

  “我手里沾满了血腥,因为任务的指令,我杀过无数人,甚至连孩子老人都没有放过。杀多了人之后,我甚至会觉得有些麻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后来,我在龙腾的名气渐渐大了。龙腾已经历练不了我,加上身上的戾气越来越重,师父让我脱离了龙腾,后来也是因为任务的关系,来华海市寻找苏若雪。差不多就是这些了。”

  沈说了很多,他很少对一个人这么倾诉。

  柳潇潇雪白的手臂伸了过来,轻轻的抱住了眼前的男人。

  听着这些故事,柳潇潇心中非常难受,特别是听到沈在丛林中逃亡,吃掉自己腐r上的蛆。这种y暗的经历,让她难以释怀。

  柳潇潇抑制不住自己的泪水,轻声chou泣了起来。

  她现在也能明白,为什么这个男人会这么强大,因为他经历了太多的y暗,痛苦和折磨。

  “潇潇,你别哭啊。”沈有点无奈了。

  这nv人还真是感x的动物,只是说一说自己的经历就哭成了这样。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下午了。

  树荫下,虽然可以遮蔽炎炎烈日,但气温高的着实让人难受。

  见柳潇潇汗流浃背,沈站起身来说道:“我去打点水,顺便找点吃的过来。”

  “我也去。”柳潇潇也站了起来。

  沈没有异议,反正河流也就在前方不远处。

  两人到了小河边,河水还算清澈,应该是可以饮用的。

  柳潇潇手里拿着水袋,正想俯t装水时。

  “小心!”沈立即把柳潇潇给拉了回来。

  柳潇潇心中一凛,小声问道:“怎么了?”

  “水里有鳄鱼。”沈轻声道。

  “不不会吧!”柳潇潇吓了一跳。

  “看我的。”沈咧嘴一笑。

  他轻轻的蹲下了身t,很快就看见一条近四米长的巨型鳄鱼游了过来。

  为了引鳄鱼上钩,沈甚至还往河边稍微靠了靠。

  突然间。

  巨鳄从水中以一跃而起,张开血盆大口,朝着沈凶狠地咬过来。

  尼罗鳄,是非洲最大的鳄鱼,不但会捕食羚羊、斑马、水牛等,甚至可以猎杀河马、狮子。它们经常潜动物喝水的浅水区,伺机伏击觅食。

  这头鳄鱼实在是太大了,一旁的柳潇潇吓得花容失se。

  沈淡定自若,轻松一个侧身,避开了鳄鱼上下颚的咬合。再临起一掌,朝着鳄鱼的头部拍了过去。

  “轰!”

  一声闷响。

  沈一掌,直接把鳄鱼脑部震成了一滩r泥。鳄鱼在地上了两下,就死掉了。

  沈将鳄鱼拖上了岸,顺便往水袋里打满了水。

  这下水有了,食物也不缺。无广告小说网(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