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听了这句话,凤栾心脏微微有些刺痛,她撇过脑袋,咬着贝齿道:“这条命都是你的,人当然也是你的。不管我是不是你的菜,以后我就认你一个男人。”

  沈表情有些为难,情绪有那么点复杂。

  沉默一阵后,沈淡淡说着:“好吧,随你便,可别后悔。”

  凤栾这种美nv,对外人冷漠如冰,但如果她ai上某个男人,则会对他温柔似水。这样的nv子是男人梦寐以求的。

  沈一起和凤栾共过j次患难,说不心动,那是假话。但他觉得自己的感情债实在太多,不想再迷失进去,所以尽量保持克制。

  出了树林,沈和凤栾两人到了落日岛海岸边。

  沈戴着斗笠,十分低调的找到了一个去往东北海岸落日山的波舟,和船家谈好价钱,两人就坐了上去,马上就准备启程了。

  本是可以载j十人的波舟,被沈包下了,顺手扔给了船家两百颗灵石。

  船家见沈出手那么阔绰,兴奋之余连连对着沈点头哈腰,有问必答。

  两人上了波舟,驶离了落日岛。

  凤栾漂亮的脸蛋泛起一层红晕,她刻意往沈那边靠了靠,两人靠在一起,沈都可以闻到nv人身上散发的淡淡幽香。

  沈和凤栾彼此间也没有说话,一路保持沉默,但隐约有种尴尬暧昧的气氛。

  到了北凉镇,两人也该告别了。

  “玉nv宫在东边的雪漫山最高峰,宫主花紫灵虽然不是弑杀之辈,但未必好说话,你一定要小心。”凤栾轻声说道。

  “你也小心。”沈点了点头。

  凤栾美眸凝动,还想说些什么,但还是没有说出来,默默转身离开了。

  沈也离开了。

  北凉镇依旧可以看见沈的通缉令,沈不敢放松警惕,当晚就开始赶路。

  雪漫山在昆仑山结界的东部,长年积雪,雪山重叠。

  雪漫山最高的一处山峰就是玉nv峰,玉nv宫就筑于玉nv峰顶。

  沈赶了三天的路,终于到了雪漫山地界。

  j座高大的雪山彼此连绵不绝,海拔不低,非常难攀爬。

  加上天气正巧不太好,一直在下暴雪。

  沈在雪地里飞速穿行,整个人都变成了雪人,头顶的雪一直在不断融化,冒着白烟。

  他有点搞不懂了,这玉nv宫为什么要建立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大雪山里面?

  爬了一天一夜的雪山,沈终于到了玉nv峰。

  玉nv峰极高,直贯云霄。

  山下有台阶,可以径直通达山顶的玉nv宫。

  入口处有一块极大的白se玉石,上面刻着“玉nv宫”三个鲜红的大字。

  字迹娟秀华丽,一看就出自nv人之手。

  沈深吸一口气,这里清气确实非常浓郁,就是气温有点低,天空中还有雪花飘落,充满了一种独特的美感。

  “玉nv重地!闲人免进!”两名白se衣裙的年轻nv子拦住了沈。

  虽然她们也看出来了沈是问境武修,但依旧态度冰冷。

  “抱歉,在下沈,受你们玉nv宫花宫主之邀才来的,能否代为通报一声。”沈微笑着抱了抱拳。

  “沈?”两名守门的nv子对视了一眼。

  沈已经是昆仑山结界的名人了,传闻这人闯入了yy门门主y统天的婚宴,抢走了新娘,闹的y统天满世界追杀,消息人尽皆知,都传到玉nv宫来了。

  “沈公子请稍等,待我前去向宫主通报一声。”一名nv子对着沈抱了抱拳。

  “好的。”沈点了点头。

  那名玉nv宫的弟子随着转身朝着台阶上走去。

  寒风一吹,白裙裙摆掀了起来,露出一截雪白的大腿。

  沈有点无语,心想玉nv宫的子你们穿的这么少,不冷吗?

  不多时,那名守门nv弟子走下了,抱拳道:“沈公子,请。宫主请你去殿中一叙。”

  沈立即上前,在nv弟子的带领下,上了nv。

  穿过玉nv宫的山门,里面的建筑非常华丽,一些主要的建筑,甚至都是用玉石堆砌而成。

  许许多多的nv弟子在门派中走动,她们都穿的非常清凉,而且长得都比较漂亮。

  沈一路上没有看到一个男人。

  不少nv弟子的目光都被沈给吸引住了,玉nv宫j乎没有男人来过,沈算是珍稀物种了。

  “你们玉nv宫只有nv人吗?”沈忍不住对着那名守门nv弟子问道。

  “当然,像沈公子这样受宫主之邀的男人,可是极为少见。”那名nv弟子笑了笑,随即又说道:“别看我们都是nv流,但我们玉nv宫可是在八大门派中排名第一。”

  沈微微点头,这些和自己无关,沈就是头疼等下要怎么把伊怜从玉nv宫宫主手中要回来。

  终于到了玉nv宫大殿,华丽程度不用多说,大殿中还飘来一g淡淡的幽香。

  大殿正前方的软榻上,躺着一个头戴凤冠的绝se美人,杏唇一启,道:“你就是沈?长得倒还挺俊,伊怜那丫头眼光还不错嘛。”

  这位就是玉nv宫宫主花紫灵。

  花紫灵穿着一身华丽的红裙,五官脸蛋长得极为精致,身材完美,气质非常特殊,既有些y冷,又带着一丝妖魅。

  长年身居高位,花紫灵身上又有一种高高在上气质,如同九天仙nv般的尊荣,让男人不由自主的生出想要征f她的。

  沈看了这位美nv,眼神中也带着一抹惊艳,但很快又恢复了神se,抱拳道:“晚辈沈,见过花前辈。”

  花紫灵有点不快:“什么前辈不前辈的,我有那么老吗?直接叫我花宫主即可。”

  “好的,花宫主。”沈挠了挠头,说道:“我还是直接说吧。强扭的瓜不甜,请宫主把伊怜还给我。”

  “大胆!小小问境武修也敢命令本宫主?臭男人,信不信本宫主动动手指就能将你抹杀?”花紫灵从软榻上站了起来,美眸透露出一丝寒光,令人不寒而栗。无广告小说网(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