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关于之前从王天古手中得来的玄帝乾元录古卷,沈也chou空研究了一下。

  虽然只有十页内容,但涵盖的内容极其广泛,包括丹y,天材地宝,血脉,古宝之类的东西。

  本来,这古卷中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内容沈都看不懂,想研究也无从下手。

  沈之前并不知道虚境之后还有涅槃境,自从那落日森林封灵柱上的鬼头提起过“涅槃修士”,沈就对这玄帝乾元录颇为留心。

  因为玄帝乾元录上面同样也提到了涅槃,而且照这个残页上所述,涅槃还是最低级的存在。

  上面写着,涅槃如重生,才算真正的踏入修真初始阶段。

  修真是什么,沈一头雾水,但可以确定的一点是,这本玄帝乾元录古卷,绝对是一件惊天地泣鬼神的东西。

  很多丹y灵c的名称沈都闻所未闻,大量的名词他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诸如,补天灵丹,能增加涅槃时的某个五行灵根,上面还记录了一些丹y的炼制方法。

  这算什么功能,沈完全搞不懂。

  虽然现在用不着,但说不定以后能用着。

  沈花了些时间,把玄帝乾元录里的一些名词全都记在脑海中。

  沈不得不佩f王天古的脑子,这么晦涩难懂的古卷,他居然能研究出来两种东西。

  第一种,是王天古研究出来的y物“黑晶”。

  其实这种y物源自于古卷上所述的“皇鳞丹”,沈看不大懂这个丹y的功效,照上面所述,应该是可以大幅强化身t强度。

  这皇鳞丹的主y材并不是黑晶c,而是玄晶c。

  沈只听说过黑晶c,但从来没听说过玄晶c,估计是某种未知的天材地宝。

  王天古估计也是瞎猫碰上死耗子,换了黑晶c当成主y材,再把材料修修改改,y差y错的研制出黑晶这种y物。

  还有一种是“神魂夺舍术”,就是用一种奇特的丹y先泯灭人的魂魄,再神魂出窍进行侵占,变成另一个人的身t。

  这种诡异的邪术,一生只能用一次,而且夺舍完之后,修为会大减。

  看似不可思议,但王天古那家伙确实想靠着这种邪术得到沈的身t。

  总而言之,这本玄帝乾元录古卷非常玄妙,虽然现在对沈没一丁点儿用处,但如果沈修为真的有能到虚境的那一天,这古卷绝对是价值无穷。

  这段日子很平静,波澜不惊,再也没有烦心事来打扰沈。

  沈除了修炼之外,偶尔周末的时候,赔着j名美娇娘,游山玩水。

  前j日,沈直接出手了五百枚灵韵石,让沧海集团主持拍卖,大量有武修背景的俗世家族财团纷纷抢购。

  沈储物袋里的灵韵石太多了,将近四五千枚,基本都是得到的修炼资源或是战利品。

  他储物袋的空间本身就不大,有点嫌弃占空间,所以直接出头掉一部分。

  主要还是为了换取大量的资金,让沧海集团继续扩张。

  拍卖会主持的非常顺利,j易额高达六千亿美金!

  &nsp; 基本都被有武修后台的大家族企业拿下了。

  让沈有些意外的是,这中间居然还有外国的家族。一般来说,只有武修才对灵韵石趋之若鹜,沈迄今为止,还从来没有在俗世见过非华夏国的武修。

  沈也没有纠结那么多,说不定这些国外的家族也有武修作为后台。

  又有了数额恐怖的大笔资金,沧海集团加大投入力度,以一种近乎恐怖的速度扩张。

  除了华夏国市场外,沧海基团扩张发展地域,势头蔓延到了国外,美国,欧洲,亚洲,乃至非洲,都将渐渐有沧海基团的产业。

  柳潇潇野心bb,想将沧海集团打造成全世界第一大公司。

  沈无所谓,索x就让nv人去折腾,她喜欢就好。

  当晚,沈开车接柳潇潇回家,nv人躺在车里,一阵腰酸背痛。

  沈有点无语说道:“潇潇,就算你喜欢总裁的工作,也不用那么拼吧?一些小事让被人帮你做就行了。”

  “我也不想啊,但不知不觉就这样,可能是放心不下吧。”柳潇潇摇头叹气,随即撇嘴道:“最近工作忙,腰疼,你晚上帮我按按吧。”

  nv人的声音带着一点撒娇的味道。

  “好啊。”沈嘴角往上一扬。

  回到家中,红月还没来。

  沈刚一打开灯,柳潇潇就霸道了抱住了沈,媚眼如丝,吐气如兰,肌肤在素雅的灯光下细腻温润,领口下方的一抹雪白裂衣yu出,充满了无与比的力。

  沈对nv人的这种撒娇毫无抵抗力,头往下一压,吻上了她的香唇,的着柳潇潇唇舌的香甜气息。

  吻了半分钟后,柳潇潇无力的躺在沈怀中,要融化了。

  做完某些刺激的运动后,两人躺在闲聊。

  柳潇潇依偎在沈怀中,回想过去甜美的时光,她的嘴角不自觉地露出j丝笑意。

  经过这段时间的观察,柳潇潇觉得男人收敛了很多。

  当然,这不是那种杀人放火的收敛,而是她隐约感觉,沈似乎对现实生活,并不是那么感兴趣了。

  “沈,如果时间可以倒流,你会重新选择一些事吗?”柳潇潇突然问道。

  沈笑了笑:“会重新选择的事情估计有很多吧,不知道你说的是哪一件事?”

  “比如nv人,你会选择谁?”柳潇潇撇嘴问道。

  沈脸上的笑容一敛,平静的说道:“苏若雪。”

  柳潇潇心中微微一窒,她并没有生气或是不甘,只是心情有些难受。原来自己装的再像,做的再好,也无法替代那个nv人。

  即便沈不说苏若雪,说的是自己,柳潇潇也会觉得男人在骗她。

  但男人这么果断的就说出了苏若雪三个字,柳潇潇也能感觉到沈对她深深地执念。

  柳潇潇深吸一口气,眼中突然涌出一丝泪水:“我这辈子可以不要大富大贵,也可以不要锦衣玉食,但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好。你这混蛋,可别让老娘守寡!”

  “不会的。”虽然沈心情有些复杂,但还是郑重其事的说道。无广告小说网(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