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有胆继续骂我,本宫主偏偏不救你!”花紫灵脸se一沉,娇喝道。

  沈气的不行,他懒得再跟花紫灵扯了,专心应敌。

  y统天和y冲两人见花紫灵没有出手,心中暗喜,攻击越发凶猛。

  沈脸se变得无比y沉,如果只是对上一名化境初期,他可以轻松搞定,甚至还可以装一下b。

  但同时面对两人,沈不敢装b了,他也使出了浑身解数。

  沈也被两人行云流水般的攻击打断了节奏,心中十分焦躁,感觉自己空有力量,却使不出来。

  不过他感觉自己还能撑得住,不到危急关头,沈肯定不会取出龙雀刀。

  之前苏若雪提醒过他,圣器因为太过珍贵,不能轻易示人,否则传出去很容易引起杀身之祸。

  三人缠斗在一块,时不时的风劲炸响,狂风肆n。

  y统天和y冲脸se渐渐变得有些难看,他们两人合力进攻,一时半会儿居然压制不了沈。

  这小子身法如同鬼魅一般难以捕捉,再加上护t罡气也极为强横,如同刀子一般锋利,稍不留神就会在身上刮出一道厚厚的血痕。

  他们必须要近身才能对付沈,但偏偏沈会七伤拳,y统天和y冲都不敢y接沈一拳。

  这就导致y统天和y冲两人看似在进攻,但一接近沈就得转攻为守。

  神照经和七伤拳两种功法相结合,彼此互补,简直是天衣无缝的攻防手段。

  y冲一剑直取沈的心脏。

  沈纵身一跃,避开剑刺。

  y统天临起一掌,朝着空中的沈拍了过去。

  沈打出七伤拳反击,压制了y统天。

  y统天之前中了沈的一式七伤总诀,身t受了重伤。他t内伤势压制不了多久,很快就有了加重的趋势。

  全力挡下沈的一式七伤拳后,y统天连吐鲜血,渐渐不支。

  沈大喜,立即转守为攻,一边防御y冲的攻击,一边朝着y统天的出拳。

  y统天越打越怕,被沈b的连连后退。

  终于。

  “咚!”的一声闷响,沈一拳结结实实的砸在了y统天的x膛上。

  “啊!”y统天一声惨叫,整个人如同断线的风筝般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地上,狂喷鲜血。

  这次,y统天站都站不起来了,x骨都被震裂了,满嘴鲜血,老脸面如土se。

  虽然他还没死,不过战斗力基本为零。

  一旁的花紫灵俏脸微微变se,她原本是想让沈受一点伤才上去帮忙,可没想到这臭男人居然这么厉害,以一敌二还能取胜。

  “沈,看来本宫主不需要上去帮忙了。”花紫灵g笑道。

  “随你便。”沈脸一黑,心情有点不爽。

  他觉得花紫灵是没被打够。等下再找这个娘们算账。

  “门主!”见y统天倒下了,y冲大惊失se,顿时发起狠来,惊雷般的一剑刺向沈的后背。

  沈咧嘴冷笑,他早有防备。

  纵身一跳,沈在空中翻了一个大跟斗,闪到了y冲的背后。

  除了之前的那一式七伤总诀之外,沈的消耗并不大。现在y统天没了战斗力,沈可以继续了。

  这次力敌两名化境高手,给他涨了不少经验,顺便可以磨练一下自己的武技。

  沈心中一动,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柄青se长剑,正是之前从赵庆那里得到的青璃剑。

  “叮!”y冲两眼充血,又是一剑,惊鸿般的朝着沈刺来。

  沈往后一闪,举青璃剑一抬,挡住了y冲的一剑。

  而后,剑锋一偏,沈纵身一跃,剑身一声轻y,如同飞燕转身一般,沈在上空以一种极为诡异的速度向下刺出一剑。

  “燕反!”

  正是夺月三式的第三式!

  剑气震荡,剑身化为一道残影,速度快到一种令人匪夷所思的境界。

  y冲大吃一惊,急忙闪躲,还是被刺中了一下,鲜血从伤口处涌了出来。

  因为沈剑尖蕴含凌厉霸道的剑气,血r里,剑气能瞬间将动静脉绞碎,伤口很难愈合。

  相比七伤拳那种拳拳到r,高端的剑技更容易找到人的破绽。

  苏若雪也告诉过他,放眼林海天山,最顶级的内家掌法也就是天级下阶,比如大力金刚掌,和七伤拳同一档次。

  而最顶级的剑法和刀法乃至暗器功法甚至能到天级中上阶。

  普通人手持一把菜刀,可能会令攻击力翻倍,也就是这个道理。

  并不是指剑法和刀法就一定要比掌法威力高,但前者的极限更强。

  高阶武修讲究身t平衡,手脚就是最好的攻击和防御的东西。除非能将武器练的如同自己手脚一般,否则反而不如自己的手脚。

  反之,能让武器发挥如同自己手脚一样灵活,攻击力肯定会大增。

  林海天山中也有专门修习刀法或剑法甚至是暗器的家族,虽然那种家族的数量也少之又少,但是绝大部分都赫赫有名。

  y冲后退了j步,捂住伤口,惊恐无比的看向沈。

  这小子不但会威力极高的拳法掌法刀法,现在竟然还能使出高深的剑法。

  y冲难以接受这个现实,这小子到底会多少种类别不同的武技?再厉害的天才也没这么夸张吧。

  沈没有给他之机,双目一凝,朝着y冲袭去。

  “回风夺月!”

  沈青璃剑一出,运转真气,剑身发出一声轻y,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半圆弧,如闪电般的向y来,速度快的令人发指。

  那一把长剑似乎变成三把长剑,从三个方向袭来刺向y冲。

  y冲大惊失se,他好歹是湖,但从来没见过这么诡异的剑法,简直避无可避。

  加上他受创,根本难以闪避。

  “噗嗤!”沈一剑刺中y冲的腹部。

  “你!”y冲惊恐的看着沈,嘴角喷出一口鲜血。

  沈面无表情的拔出长剑。

  “劈星夺月!”

  沈挥出一道庞大的剑气,如同切豆腐一般,将y冲的头颅砍了下来!

  y冲的脑袋滚落在一边,血雨狂洒,将地面染成了血红之se,浓浓的血腥味令人作呕。

  沈的表演结束。

  全场寂静,落针可闻。无广告小说网(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