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到了一处池塘边,沈突然听到了前方传来动静,立即藏身在一栋瓦房后面,小心翼翼的往前一看。

  花紫灵也藏身在房屋后。

  只见三名穿着奇异僧袍的男人在池塘边叽里呱啦的说些什么。

  沈眉目一掀,这些人的打扮有点像泰国的僧侣,三人的袖口中时不时的飞出大p红雾。

  下血蛊的就是这三人无疑了!

  不过这三人都不是武修,只是普通人而已。

  沈依稀记得,东南亚特别是泰国那边,有一个非常隐秘的降头师组织,该组织聚集了大量的降头师。

  以前沈还在龙腾当杀手时,曾经听说过这个降头师组织。不过这个组织行动一向极其隐秘,沈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g什么。

  难怪之前沈就感觉这种招数很像降头术,这三人十有是传闻中的降头师。

  血蛊,其实正是最高端的降头术之一。

  仔细一听,三人说的果然是泰语。

  沈只是略懂泰语而已,稍微能听懂他们在说什么。听起来好像是来这个村子里寻找什么东西一样。

  三人中,为首的那人穿着红se僧袍,听他说话的口气好像比另外两人地位要高。

  大概知道对方的目的后,沈也懒得再听了,右手一晃。

  “咻咻!”

  两枚柳叶飞刀激出去,“噗嗤”两声,贯穿了两名泰国人的喉咙。

  两人立即毙命,倒在了血泊中。

  那名穿着红se僧袍的泰国僧人见状,吓了一大跳,目光警惕的瞪着四周,嘴里叽叽喳喳的叫喊声。

  沈目sey冷,大步走了过去。

  那名泰国僧人脸se大变,嘴里念念有词,大p红雾朝着沈袭来。

  沈护t罡气一出,靠近过来的红雾化为飞灰,无数红se小虫子尸t飘落在地。

  那名降头师冷汗直冒,双手一卷,大量红雾铺天盖地的朝着沈冲了过来。

  沈随手一掀,大量罡风朝着那名降头师席卷过去。

  “轰!”

  那人一声惨叫,直接飞出了七八米远,一头栽倒在泥里,爬都爬不起来。

  沈冲上前,拽住他的衣领。

  那名降头师吓得魂飞魄散,用不太纯熟的华夏语高呼道:“饶饶命啊!”

  沈眉ao一挑,既然对方会汉语,那事情就简单了。

  “你们来到这个村子里想找什么?”沈问道。

  “这”降头师支支吾吾的,不敢说出来。

  “乖乖告诉我,否则我杀了你!”沈一手掐住了那人的脖子,y冷问道。

  “我说我说!”那名降头师吓满脸惊恐状,只好乖乖的j代了一切。

  原来他们还真是出自泰国的那个降头师组织,组织名字叫光明会。

  来的三个泰国降头师都是光明会的g部,这个身穿红se僧袍的家伙还是高级g部,名叫善达。

  他们来清湾镇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寻找光明会创派先人留下的遗物。

  其实关于这件遗物,光明会已经查了很多年了。

  因为遗留下来的信息太少,难以取证遗物到底在华夏国什么地方。

  经过多年的研究,光明会通过蛛丝马迹,终于把地点锁定在华夏国昆仑山山脚下的清湾镇。

  善达前j天接到了光明会内部的通知,亲自带人来清湾镇寻找遗物了。

  至于来青湾村放蛊杀人,完全是这三个降头师顺带的行为,让血蛊吞食人,顺便养一养蛊而已。

  “你们光明会要找的遗物是什么东西?”沈b问道。

  “我我不能背叛先祖,否否则会遭到诅咒的!你杀了我,我也不能说!”善达惊恐万分,浑身发抖,就是不肯说出来。

  见这人死也不肯说,沈面sey沉,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只玉盒。

  玉盒打开,里面躺着一条g煸的长方形物t,呈暗红se,如同枯树p一样。

  沈往玉盒里倒满了水。

  那个g煸的长方形物t遇水瞬间膨胀,变成了一条粉笔大小的红se虫子。

  红se虫子在水里快速蠕动着,很快就直起身子,呲牙咧嘴的发出“嘶嘶”的尖啸声。

  “蚀灵蛊!”花紫灵瞥见那个红se虫子,俏脸顺便变se,心中不寒而栗。

  万万想不到沈身上居然还有这种歹毒的蛊虫。

  花紫灵心中再次庆幸沈还好不是那种心狠手辣之辈,要是自己被沈下了蚀灵蛊,那可真的就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沈咬破手指滴了一滴鲜血,让蚀灵蛊吸收,随机将蛊虫直接扔进了善达的嘴里。

  这家伙杀了青湾村里这么多华夏人,是死有余辜!死之前,沈想b问出那个遗物的消息。

  “啊!!!”

  在蛊虫的摧残下,善达抱头乱叫,声音无比凄惨。

  脑袋如同炸裂了一般,剧烈的痛苦,让他一边惨叫一边手足chou搐。

  善达忍受不了这么残酷的痛楚,终于把一切都j代了出来。

  原来那个光明会创派人的遗物,居然是一张名为“降灵符”的符纸,一直被供奉在青湾村祖宗祠堂中。

  沈心中一动,光明会千方百计的想寻找那张符纸,说明那东西应该不是一般的符纸。

  问清一些关键的事情后,沈直接让蚀灵蛊送善达归西了。

  “清湾村的祖宗祠堂?”沈看了看四周,目光锁定村边的一处祠堂小庙,正好就在河对面。

  原本这三名降头师是准备养完血蛊就去取符的,没想到中途遭遇了沈。

  沈施展轻功,越过河面,朝着村边的祠堂穿行而去。

  花紫灵自觉无趣,她不太清楚沈为什么对这种jao蒜p的小事感兴趣。

  反正现在也是闲着,她也跟了上去。

  祠堂装修的颇为现代化,大铁门外上了锁。

  沈直接运起掌力,将铁门打的稀烂,大步走进了祠堂中。

  扑面而来焚香味非常浓郁,祠堂中央供奉着j个青湾村先祖的牌位,还有j个香炉,以及贡品贡果等等。

  检查了一下四周,没什么可以藏东西的地方。

  走了一圈,沈目光锁定祠堂中央的那j个青湾村先祖牌位上。

  沈无意冒犯,轻拿轻放,把j个先祖牌位翻转过来看了看。

  果然,其中一个牌位后面贴了一张hse的符纸,样式古拙。

  乍一看只是一张老的快发霉的h纸而已,但沈却感觉出了一g奇异的气息。无广告小说网(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