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金se骨戒已经和他手指血r连为一t。

  沈心中一阵懊恼,想不到会出现这种事,这戒指居然能通灵。

  事情已经发生了,这完全是不可抗力。沈摸了下食指上的那枚金se戒指,有g冰凉冰凉的感觉。

  一g奇异的能量的席卷沈全身,丹田内竟然多了一道金se的真气,在黑se真气气旋外缭绕翻腾。

  他的身t似乎发生了某种变化,但是具t是什么变化,沈也说不清。

  本想用这个金se骨戒驱除苏若雪t内的煞气,但没想到出现了这种意外。

  总之,九se骨戒就算是被自己戴了,也没有费。

  要驱除苏若雪身上的煞气,只能以后想想其他办法了。

  见那个金se戒指自动戴在了沈手上,花紫灵脸se微微有些发怔。

  那戒指估计是什么厉害的宝贝,但花紫灵没有发表什么意见。

  毕竟这次行动,她根本没出什么力,都是沈自己解决麻烦,东西自然是沈该得的。这点自知之明她还是有的。

  沈没有再纠结金se骨戒的事情了,目光转向了这个雕像上。

  雕像是一名青年,身穿长袍,气势不凡。五官雕刻的惟妙惟肖,像是真人一样。

  这应该就是那什么天罗宫宫主的后裔了。

  沈直接取出龙雀刀,往雕像上一劈。

  他这个举动,并不是看雕像不爽,只是想看看雕像里面还有没有藏什么其他的东西。

  “铛”的一声,这雕像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质制成的,异常的坚y,一刀下去连缺口都没有。

  沈有点不信邪,他c动刀气,一阵狂砍,连劈n刀。

  雕像表面终于被劈出一道小小的缺口。

  沈敏锐的发现,他劈出的那道缺口中居然流出一丝丝鲜血!

  这让他大为震惊。

  仔细观察,原来这t本就不是一个雕像,而是一个人!

  只是这人的p肤表面附着着一层坚固的角质,看上去像是雕塑一样。

  当然,这人已经死无数年了,只是让以这种奇特的方式封存而已。

  这种做法有点像当初的王重y那样,将r身封存在鼎里,企图不死不灭,有朝一日能还魂。

  不过这个天罗宫宫主后裔,手段要比王重y高明许多,封存的r身直至今日也没有腐坏和消散,甚至连血y都很新鲜!

  沈稍微可以理解,为何这祭坛中有那么强的杀阵了。目的可能就是为了保存r身,不让外人擅动。

  自从上次从迷雾鬼林归来时,沈脑中就经常会幻象,涅槃强者是什么样的存在。

  涅槃代表着不死不灭吗?

  现在沈基本可以得出结论,答案是否定的,原来涅槃强者也只是血r之身而已,不可能不死不灭,否则也不会有这具尸t了。

  玄帝乾元录上面说过,涅槃犹如重生,才算真正的踏入修真初始阶段。

  虽然涅槃强者是血r之身,但是也有传说涅槃强者死后,即便身t腐烂或者气化了,全身骨络也会像金刚石那般坚y,永世不腐朽!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沈没兴趣研究一个尸t。

  他在这个尸t雕像上面寻找了一阵,并没有发现其他的东西或者宝物。

  虽然没有找到什么其他有用的宝物,单就得到金se骨戒而言,这趟已经算是不虚此行了。

  “好了,要寻找的东西已经找到了,我们走吧。”沈对着法江和花紫灵两人说道,心情显得颇为不错。

  见沈这么轻松的就找到了宝贝,花紫灵心中有些嫉妒,但同样也被沈的手段给惊住了。

  没想到俗世中还有这种奇妙的场所,也不知道沈都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

  花紫灵越来越觉得沈就是个谜一样的男人,也渐渐能理解为什么这男人修炼的这么快,可能对方天生就是那种适合修行和探宝一类的人。

  “沈哥,出口已经被封住了,我们要怎么离开这里?”法江皱眉问道。

  沈沉声道:“别担心。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这整座宫殿的阵法应该就是靠那四根石柱吸取禁锢鬼物的魂力作为能量的。现在石柱坍塌,这座宫殿内的禁制之力应该会急剧衰弱才对,我们去楼下看看!”

  说完,沈等人立即下了楼。

  果然,和沈想的差不多。

  原本一层的出口是被宫殿里的禁制给封住了,但失去鬼物魂力的供应后,一层出口处的禁制已经显形。显现出一明一暗的灰se光幕,就好像手电筒快没电的感觉。

  沈握紧龙雀刀,对准那出口处的光幕劈出一道刀气。

  “轰!”

  刀气撞击在那处光幕上,发出一声闷响。

  这一击并没有击溃光幕,但让光幕闪烁的更加厉害了,离崩溃不远。

  “我们两合力一击!”沈急忙对着花紫灵说道。

  花紫灵轻哼一声,拔出长剑,勉强算是配合的样子。

  沈将真气疯狂的注入龙雀刀中,刀身发出一阵阵轻y。

  “血杀!”

  沈重重的往下一斩,狂暴的刀气骤然而发。

  “喝!”

  花紫灵一声娇喝,击出一道月牙型白se剑芒。

  两g庞大的力量撞上了光幕,发出一声惊天巨响。

  光幕一阵轰鸣,终于被撕裂了一个大口子,能看到宫殿外的场景。

  沈等三人心中一喜,立即出了宫殿。

  宫殿外的光幕也到了快溃散的边缘,沈和花紫灵再度合力一击,破开一处薄弱的光幕墙。

  三人飞身跳了出去。

  外面则是熟悉的丛林,沈总算是舒了一口气。

  从丛林外面看,眼前宫殿像是虚影,形状已经是近乎扭曲,这里的幻阵顶多坚持个j小时就会崩溃,到时候宫殿会直接显形。

  沈有些感慨,像这种阵法之类的东西,还真是玄妙无比。

  阵法似乎只有虚境级别以上的高手,配上一些特定的器具,才能布置。

  然而,现在的林海天山,像阵法一类的东西,已经彻底失传。即便是虚境高手,也无法布置阵法了。

  “沈哥,这地方需不需要派人来保护一下?”法江问道。

  “无所谓了,反正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沈摇头道。

  法江挠了挠头,这地方这么神奇,想必龙腾总部的那些老家伙会感兴趣,等之后再通知吧。

  总算是结束了,俗世中也了结最后这一桩事。

  沈心中微微叹气,自己也该去林海天山了。无广告小说网(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