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沈没有急着使用,降灵符的力量虽然狂暴,但是持续时间很短。

  他先解决掉这些化境高手再说。

  子母龙牙镖还在不断的s出磁石针锥,剩余的j名化境高手终于支撑不住,接连被针锥贯穿,倒在了血泊中。

  “小子,你找死!”那名黑袍老者惊怒j加。

  沈心中大凛,继续c动子母龙牙镖击向黑袍老者。

  “叮叮叮!”

  大量磁针针锥被盾牌挡下,迸溅出大量火花,黑袍老者举着圆盾的右臂都被震得有些发麻。

  慕容明月惊慌失措的趴在地上,都不敢起身。

  围墙外的欧y听到了动静,立即翻墙而入,看到里面这一幕,不禁大吃一惊。

  只见屋外已经是血流成河,十j名化境武修被磁石针锥扎成了筛子,满身血洞,地面的上无数的坑洞,场面触目惊心!

  欧y心中掀起了惊涛骇,看了眼沈,震惊问道:“沈兄,这怎么回事?”

  “与你无关,你赶紧离开!”沈暴喝一声。

  子母龙牙镖的威能快要消失了!

  沈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枚补气丹,吞进了肚中,迅速补充了五成真气,再将控制子母镖的金se丝线绑在自己双臂上。

  随后,沈直接朝着黑袍老者冲了过去!纵身一跃,抡起龙雀刀从黑袍老者侧面进攻,一阵狂砍。

  天上的子母龙牙镖仍旧在激s磁石针锥,不过瞄准的是慕容明月。

  眼见沈一刀砍来,黑袍老者惊怒j加,只得左手高举圆盾,替慕容明月防御住针锥的攻击,腾出右手抵御沈的进攻。

  虚境初期武修的掌力太过惊人,随手的一道掌风就能将沈的龙雀刀给弹开。

  “虚境高手!”欧y心中大凛,那名黑袍老者竟然有虚境修为。

  沈敢对虚境武修出手,找死不成?

  不过转念一想,或许沈也是被b无奈。

  半空中那对威力惊人的金se双镖好像快要失去威能了。

  “沈兄,我来助你!”欧y咬了咬牙,大喝一声,拔出长剑朝着那名黑袍老者袭去。

  如果是别人,哪怕是熟人亲人,欧y也不会cha这种手。虽然他对自己实力自信,但他不是傻子,虚境高手势不可挡,唯有送命的份。

  但沈的恩情太重,可以说是给了他活下去的一个契机。欧y最看重情义,就这么chou身离开,见死不救,不是他的作风。

  见欧y跑了过来,沈脸se一变,想喝退欧y,可现在争分夺秒,连说话的时间空挡都没有。

  就这样,两人一刀一剑朝着黑袍老者攻去。

  黑袍老者暴怒之极,他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

  区区两个化境初期的垃圾,也敢挑战他的y威?真t笑。

  “血杀!”沈两眼爆s出精光,一式血杀重重的砍了下去。

  “轰!”狂暴的刀气呼啸不止,朝着老者袭去。

  “两个垃圾,想死一个一个来!”

  黑袍老者满脸愤怒,丝毫没把沈的攻击放在眼里,全力运转真元,袖袍一卷。

  “轰!”

  一g庞大的气直接冲散了沈击出的一式血杀,还把沈整个人震飞了出去,真元之力直接将沈全身的多处骨络震碎。

  沈嘴中发出痛苦的惨叫,他从来遭受过这种强度的攻击,浑身骨络都被震断了好j处,浑身血r模糊。

  栽倒在地后,沈身子微微颤抖,咬紧牙关从地上爬了起来,半跪在地上。

  衣袍被震得粉碎,沈全身上下血r模糊一p,口鼻都涌出了大量鲜血。

  黑袍老者有些诧异,他刚才那一招虽然没使出多少力量,但是足已已经让这小子手足四肢的骨络全部震碎,让他浑身瘫痪,废掉半条命。

  可这小子竟然只是仅断了j处骨络,还能保持意识。让老者都有些震惊,这小子不知道修炼了什么心法,身t强度竟然如此之高。

  “嗡嗡嗡!”天上的子母龙牙镖威能急剧的衰弱,“哐当”一声掉落在地。

  眼见沈重伤,欧y脸se大变,他自知已经惹上了这个虚境高手,想跑也跑不掉。

  欧y两眼充血,纵身一跃,架起手中的长剑,暴喝一声:“撕!天!”

  一字一顿,声音震耳yu聋。

  欧y嘴里喷出大口精血附着在长剑剑柄,强行透支真气,长剑朝下一挥,一道三尺来长的金se剑芒从天而降。

  一剑之中,似乎携着一道难以言喻的凛然气势。

  “剑意?”那名黑袍老者露出一抹惊容。这小子修为不过化境初期,竟能放出这么强大的剑招,委实惊人。

  连那名黑袍老者都不得不承认,这欧y真堪称是天纵之才,连剑意都能领会的到。

  撕天是剑荡修罗的最强招式,唯有虚境修为才能施展。

  欧y透支真气精血强行施展撕天这一招,连化境后期的武修都未必能接下!

  可惜,黑袍老者毕竟是虚境武修,欧y即便是再逆天,也就是一个化境初期的武修而已。

  实力的差距无法弥补,再加上子母龙牙镖掉落在地,老者完全没有压力。

  眼见天上金se剑芒如惊雷般的落下,老者眼中还闪过一丝不屑之se。

  “米粒之光,不自量力!”

  老者当即推出右掌,巨大的气如同龙卷风一般的撞上了金se剑芒。

  “轰!”

  剧烈的风暴席卷四周,地上的那些化境武修的尸t都被吹飞了出去。

  慕容明月也差点掀飞了出去,她俏脸发白,急忙运转内力稳住身形。

  老者的掌力终究还是轻易破开了欧y的剑芒。

  欧y中了这一式掌风后,身t直接从天上掉落了下来,“咚”的一声栽在地面上,不省人事,全身血涌如注。

  见状,慕容明月终于松了一口气,无论是沈还是欧y,都让她大吃一惊。

  “小姐,这两人如何处置?”老者询问道。

  “欧y倒是个痴情种子,本姑娘倒不讨厌这人。给他一线生机,扔进海里,是死是活,看他造化。”慕容明月冰冷道。

  “好,那这个沈呢?”老者又问道。

  “这臭男人身上秘密不少,不但有九se骨戒,还有两件中品圣器!留着他还有用,这样吧,先砍掉他的双手双脚!”慕容明月面sey寒道。

  “是!”

  老者应了一声,取出一柄长剑,面sey戾的朝着半跪在地上的沈缓步走来,准备砍掉这小子的手足四肢。

  沈意识还在,面se狰狞,目光暴戾之极!他捏碎了手中的降灵符,拍在自己鲜血淋漓的x膛上。无广告小说网(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