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凌达平情绪激动的说道:“不会有错的,我的绿煌蛊已经发现了那小子的踪迹,而且对方离这里不远,我们赶紧追上去!”

  “好。”凌震喜形于se,那小子藏了这么久,终于还是露出了马脚!

  “对了师弟,要不要先发信号弹通知西边的人?”凌震立即问道。

  “先不要通知,以免打c惊蛇。我的蛊虫刚才在那小子身上撒了一些磷粉,那小子已经被标记了,他跑不掉的。”

  “那事不宜迟,我们赶紧追上去。”

  凌达平嘴里念念有词,那绿se小虫立即扑了扑翅膀,朝着树林某处飞了过去。

  凌震和凌达平两人急速跟在了后面。

  那绿se小虫飞行速度奇快无比,堪比雨燕,全速飞行的速度甚至不弱于虚境高手。否则之前沈也不会大意到让这种虫子逃掉。

  凌达平被称为蛊王,还是有些手段的。

  为了搜寻沈的下落,凌达平j日前亲自回了一趟凌家,从万兽塔的蛊室中专门带来了一些追踪用的蛊虫。

  这个绿se虫子,正是最擅长追踪的“绿煌蛊”,这种蛊虫飞行速度极快,而能飞的很高,视力极好,还能闻到人身上的气息,比追踪鹰高级多了。

  绿煌蛊追踪手段比较特殊,它能闻到人身上的气息,嗅觉范围高达千里,视力极高,甚至还能区分自己人和敌人。

  凌家的弟子都穿着统一f饰,很好排除掉。谷中除了凌家人之外,也只有沈一个陌生人,所以绿煌蛊就轻而易举的盯上了刚出瀑布没多久的沈。

  另一边,沈还在树林中飞速逃窜。

  被对方的蛊虫发现了,让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不过好在自己出瀑布不是很远,顶多也就五六十里的距离,料想对方应该没那么快追上来才对。

  可惜,沈还是小瞧了虚境高手的速度。

  仅仅三四分钟左右的时间,他就发现树林后方有两道影子正在急速接近。

  正是凌震和凌达平。

  “沈小儿,终于找到你了!”

  “姓沈的小子,乖乖束手就擒,还能少吃点苦头!”

  两人面露一丝轻蔑,在后面大喊大叫着,和沈的距离正在急速拉近。

  “糟了!”沈瞬间面如土se,万万想不到对方竟然这么快就找到了自己。

  空中的一只绿se小虫如同飞燕一般,急速朝着这边飞来,沈两眼一缩,果然是这个蛊虫暴露了自己行踪。

  大意了!沈心中懊恼无比。

  一下子冒出来两名虚境高手,他不可能对付的了。

  没办法,沈咬紧牙关,手上的储物戒指一亮,正准备从中取出最后剩余的一张降灵符时。

  “五罗轻烟镖,去!”

  伊震一声暴喝,不知从哪取出三枚造型华丽的飞镖,朝着沈激过去。

  “咻咻咻!”

  三道极其尖锐的破空声传来。

  只见青光一闪,沈甚至还没来的及打开储物戒指,就听见“扑哧扑哧扑哧”三道声音。

  沈的后背,肩膀和小腿,被三枚速度快如闪电的飞镖击中,p开r绽,鲜血飞溅,三枚飞镖深深的扎进了他的血r中。

  一g强烈的劲风,把沈整个人掀飞,一头栽在了泥土中。

  “怎怎么可能!”沈双目睁得滚圆,他从来没见过那么快的暗器。

  来不及多想!

  沈想挣扎,发现自己浑身麻痹,身t无法动弹!

  飞镖上面有毒!

  “完了!”沈心沉到了谷底,一向都是他y别人,现在竟然被人y了。

  看见沈中镖倒地,凌震露出一丝不屑的冷笑。

  凌震精通暗器,在林海天山有着暗器大师的称号,凌家家主凌啸曾赐予过他一件中品圣器,五罗轻烟镖。此镖三枚合成一套。

  同为飞镖圣器,五罗轻烟镖和子母龙牙镖完全不同,只有正常的飞镖大小。

  五罗轻烟镖乃上等云母石炼制而成,炼制之时采集青蛇、蝎子、、蜘蛛、蜈蚣五毒之血封于镖刃之中,所以此镖无需淬毒,自带毒素。

  虚境武修以真元c动出镖,宛若一缕青烟飘过,若中此镖之人,则顷刻间浑身麻痹,丧失行动力。

  凌震大步上前,拔出了沈身上的三枚五罗轻烟镖,不由分说,右脚狠狠的踩在了沈的右脸上,满脸暴戾的说道:“沈小儿,终于找到你了!敢杀我侄儿,你胆子不小!”

  凌震一边暴喝,一边狠狠的踩着沈的脸。

  力道很重,沈的右脸都陷进了泥土中,嘴角渗出鲜血。

  “杀了又如何!”沈眼中露出一丝凶戾,他宁死也不愿受辱,被这人踩在脚下,他心中窜起无边的怒火。

  “死到临头还敢嚣张!”凌震厉声暴喝,一脚将沈踹飞了出去。

  沈身t撞在了一棵大树下,脸上沾满了血污。

  “该死,为什么动不了!”沈两眼充血,麻痹的身t极力挣扎,但就是身t就是不听使唤。

  五罗轻烟镖毒素虽然不会致命,但麻痹的效果异常惊人。不要说沈一个化境中期的武修,就算是虚境高手,中了五罗轻烟镖也会丧失行动力。

  凌震上去一阵拳打脚踢,沈被打的浑身是血。

  “小子,f不f?”凌震一手拽住沈的头发,面sey戾道。

  “老狗,有种杀了老子啊!”沈一边喘气一边冷笑。

  “还敢嘴y,找死!”凌震暴跳如雷,一巴掌甩了过去。

  沈嘴里吐出一大口鲜血,眼中涌出一丝绝望和不甘。

  凌震仍旧不解气,对着沈一顿狂凑,那架势好像要把他打的生活不能自理才甘心。

  沈现在浑身麻痹,不能运转金刚不坏神功,饶是他t质惊人,也承认不住虚境武修的拳头。

  没多久,他肋骨断了好j根,浑身多处骨络碎裂,口鼻都溢出鲜血,整个人已经昏厥了过去。

  凌达平突然拉住了凌震,皱眉提醒道:“师兄,再这么打下去,这小子都要被你打死了!这沈暂时不能杀,别忘了家主之前传过来口信,让我们安然无恙把这人带回龙门山。”

  “这姓沈狗杂种杀了我侄儿,我岂能这么简单的就放了他?”凌震y冷道。

  “师兄,别急于一时,这小子反正已经栽在了我们凌家手中,得到家主允诺后,你想折磨他,还不是简简单单的事情。不用师兄你动手,我蛊室里的那些蛊虫,就能折磨的这小子生不如死。”凌达平冷笑连连。

  “好。到时候就把这小子关进万兽塔的蛊室中好好折磨!”凌震面se狰狞的狂笑起来。无广告小说网(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