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不多时,沈就被凌震和凌达平两人擒走,并很快发信号弹通知了所有凌家的长老集合。

  沈之前杀了那么多凌家武修,凶名远扬,现在终于被抓到了,凌家弟子们也都终于松了一口气。

  沈被关押在一个囚笼里,由凌震看守。

  众凌家武修整理好队伍,浩浩荡荡的离开了谷,事情看似已经结束了。

  五日后,沈被凌家武修押送到了凌家,听候处置。

  清晨,龙门山,凌家的大殿内。

  凌家家主凌啸和一群长老齐聚,正在召开会议。

  凌啸已经三百多岁高龄,虚境后期的修为,h脸鹰钩鼻,给人一种霸道威严的感觉。

  “罗浮山慕容家明日就会派人来要那个沈了,而且态度还颇为强y,尔等有何看法?”凌啸不冷不淡的开口问道。

  “慕容家简直欺人太甚,说要人我们就给啊?”

  “就是,那沈杀了我慕容家那么多弟子长老,岂有放还的道理!”

  下面的一群长老义愤填膺道。

  大长老凌虎y冷道:“哼,要人倒是其次。那慕容家特地来信,说让我们不要动沈。那小子要不就是和慕容家有关系,要不就是慕容家想从这小子身上得到什么东西。”

  凌啸眼中闪过一道精芒,道:“还是大长老说的对,慕容家一向目空自大,这次竟然大张旗鼓的来我们凌家要人,实属蹊跷,只有大长老说的这两种可能x了。这个叫沈的小子多半是对他们慕容家有着某种用处。”

  凌震突然开口道:“这小子身上有两件圣器,其中一件是极乐宫的镇宫之宝子母龙牙镖,威力惊人,那慕容家该不是为了这件圣器吧?”

  凌啸甩了甩衣袍,哼道:“不可能!慕容家底蕴极深,慕容英老匹夫一向自负,是不会为一两件中品圣器就特地跑到龙门山要人。”

  “对了老祖,这沈是沈沧海的儿子,似乎和我们凌家养的那个血魅之t的宿主有关系。慕容家之所以要人,该不会是想通过这沈查到血魅之t宿主的消息吧?”大长老凌虎突然说道。

  凌啸眼前一亮:“这倒有极可能。”

  大殿内一阵s动,凌家偷偷养的那个血魅之t宿主是高层心照不宣的秘密,若是被抖露出去,林海天山j个大家族门派的老怪物恐怕都会把凌家推上众矢之的。

  “万一把这人放出去了,慕容家不就知道我们凌家的秘密了?”

  “是啊,为了让我凌家日后统一林海天山,这人绝不能j给慕容家!”

  众长老议论纷纷。

  凌震提议道:“老祖,这沈我建议还是杀了算了,以绝后患!”

  “是啊老祖,那小子害死我凌家那么多武修,罪恶滔天,必须杀了他!”下方的凌正南突然站出来,添油加醋的说道,还摆出一个砍头的姿势。

  凌啸思量了一二,淡淡道:“好吧,不过此人暂时还不要杀。等慕容家的人来后,看看能否套出什么消息?慕容家这么心急火燎过来要人,证明这小子绝不简单,身上隐藏着别的秘密也说不定。若是套不出什么话来,再杀了他也不迟。”

  “老祖英明。”众长老纷纷道。

  “老祖,那姓沈小子害死那么多凌家弟子长老,罪大恶极。杀他之前,我建议好好折磨这小子一顿,最好能让他生不如死!”凌正南y笑道。

  凌啸眉头一皱,冷哼道:“正南,有空耍这种手段,不如给我好好修炼。”

  “好好的老祖。”凌正南脸se有点尴尬,立马点头躬身。

  “丢人现眼!死去的那群凌家弟子长老是你带队的,老祖没惩罚你这逆子就算好的了,还不给我滚出去!”他父亲凌虎呵斥道。

  “是父亲。”凌正南额头冒汗,立马退下了大殿。

  “凌震,凌达平,你们二人将那沈关押进万兽塔中,记得留他x命。”凌啸吩咐道。

  “是,老祖。”

  两人立即应道。

  凌震心中暗喜,他对沈的愤恨不比凌正南弱,早就想好好折磨那小子一顿,现在正好有了机会。

  在凌震和凌达平两名虚境高手的看押之下,满身血污,伤痕累累的沈被关押进了万兽塔中。

  万兽塔高七层,如同宝塔形状,内部空间极大。里面关押的都是凶悍无比的凶兽乃至妖兽,供凌家弟子们平日厮杀磨砺。

  第一层中,有一座大型的蛊室。正是蛊王凌达平的养蛊之地。

  推开蛊室大门,里面传来无数道尖利的惨叫声。

  周围有二十多个囚牢,每个囚牢里面躺着不少活人。

  这些人身上没穿任何衣f,能清楚看见他们身t上有无数道血洞,密密麻麻的黑se蛊虫在他们身上血洞中进进出出,极为可怖。

  “啊!”

  每次蛊虫进出,这些人嘴里就发出嘶哑之极的惨叫。

  不知道被蛊虫啃咬了多久,囚禁的活人除了还能惨叫发出声音之外,个个生气全无,面无表情,双目无神,似乎已经被无尽的痛楚侵蚀的麻木了。

  被囚禁在蛊室的这些人,要么是得罪凌家的武修,要么是被抓来养蛊的活祭。总之这场面真是让人惊惧万分。

  满身血污的沈,看见眼前这一幕,也咬牙切齿,眼中泛起一g极度的不甘。

  “小子,栽在我们手里,算你运气差。给老子进去吧!”凌达平一声冷笑,拎起沈的衣领,把沈往一个囚笼里扔了进去。

  沈的身t栽在了一个囚笼里,无数蛊虫闻到了新鲜血y的气味,纷纷爬了过来。

  “这把圣器长剑不错,老夫就笑纳了!”凌震将沈腰间的白影剑抢了过来,拿在手里把玩了j下。

  沈怒目圆睁,死死盯着凌震,恨不得把眼前这人撕成碎p!

  可惜,他x道被封,身t不能动弹,脸se露出浓浓的不甘和屈辱。

  见凌震抢走了沈的圣器白影剑,凌达平皱了皱眉:“喂,师兄,这小子死后,身上的圣器家族应该会收回的,就这么拿走,老祖他们会不会怪罪下来?”

  “一件下品圣器而已,就算老祖要回收,我到时候再上j吧。”凌震不冷不淡说道。

  凌达平点了点头。

  可惜沈还不能死,否则凌震都想抢走沈手上的储物戒指。只是凌达平在这里,他不太好意思拿。

  一个虚境武修去抢一个化境武修的储物戒指,确实有点拉不下脸。

  为了以防万一,凌震将囚禁沈的铁质囚笼锁了起来。无广告小说网(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