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其余的七名修士以最快速度朝着灵池冲去,白子仁和月采灵也在其中。

  剑无痕冷眼看着这一幕,嘴角露出一丝嘲弄的冷笑:“若异宝都能如此轻易的得到,那这里就不是蛮神宫了!”

  这剑无痕虽然年y,但智商着实不低,心中料定异宝没那么好取。

  一名身着h袍的武修擅长轻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第一个冲到了灵池,喜出望外,两眼露出明显的贪婪之se,伸手正要去抓那个翠绿se玉石瑶琴。

  突然间。

  “嘶”

  一只黑se影子闪电般的从池水中窜了出来,张开血盆大口,直接咬断了h袍修士的手臂。

  “啊!”

  h袍修士发出鬼哭狼嚎般的惨叫,右臂鲜血淋漓,断裂的手骨都清晰可见,血涌如注。

  这里已经算是第四关了,可没有什么幻阵存在。

  h袍修士的手断了,是真的断了。

  突起的异变,让所有修士大惊失se。

  沈两眼一缩,那黑影原来是一只巨蟒,头生白se独角,t型格外的大,光那个硕大的蛇头就有五米多高。

  “独角蟒。”沈脸se微变,妖兽图鉴上的独角蟒可是五阶妖兽。

  不过独角蟒在五阶妖兽中实力排名末尾,战斗力逊于涅槃初期修士,比火蟒之流还要弱上一丝。

  虽说如此,但这东西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眼前巨大的独角蟒蛇从池水中窜出来。

  白子仁和月采灵两人率先后退了j步,他们不笨,之前就猜到了异宝没那么好取,所以没在第一时间动手。

  池水上面光明正大的放着宝物,这简直就是的明摆想让人中计,这么弱智的把戏,居然也能有人上钩?

  单论夺宝速度,白子仁当仁不让,他完全可以利用手中的锁链轻易将池水中的琉璃se玉石瑶琴勾过来。

  之所有没有这么做,其实正是为了先让别人来探探风。

  就算宝物被别人抢走,到时候白子仁也自信可以抢回来。

  独角巨蟒厉声嘶啸,直接朝着众修士袭来。

  七名修士合力,联手对付巨蟒。一时间,各种剑芒刀芒和一些神秘的法诀眼花缭乱打在了独角巨蟒身上。

  独角蟒在五阶妖兽中排名末尾,顶多相当于半个涅槃修士,并不是不能对付。

  能走到第四关的修士,都是顶尖中的顶尖,各个手持法宝或者超圣器,一时间竟然能和独角蟒打个半斤八两。

  “沈道友,难道你不想得到异宝了?”剑无痕瞥了眼沈,淡淡问道。

  凭沈的那具骷髅傀儡的强横实力,要抢到宝物,简直就跟吃饭睡觉一样简单。

  “蛮神宫里面所谓的异宝到底是什么东西?”沈好奇问道。

  剑无痕愣住了,随即用古怪的表情看着沈,道:“沈道友,你莫不是开玩笑吧?如此孤陋寡闻,连蛮神宫异宝是什么都不知道?”

  “我和我nv伴从外域而来,对你们蛮荒没什么了解。”沈耸了耸肩说道。

  剑无痕脸se微变,能从外域而来的修士极其少见,难怪沈身上的手段层出不穷,不像是蛮荒宗门的手段,原来是从外域来的。

  “蛮神宫流出的异宝j乎全是珍稀之宝,大威能的法宝居多。除此之外,蛮神宫还会流出一些天材地宝,也可以归为异宝的一类。”剑无痕不冷不淡的说道。  主沈的实力不错,加上之前一关又留了自己一命,剑无痕才肯耐心的和他解释起来,换成别人,剑无痕都懒得搭理。

  沈微微点头,随即又问道:“这蛮神宫中,流出来过逃命用的法宝吗?”

  剑无痕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这沈杀了古延,兽神宫的人还在追杀他。

  “有过先例。保命用的法宝流出过很多,但纯粹逃命用的法宝有j例吧,在下不太清楚。”剑无痕咳嗽了一声说道。

  “好吧。”沈有些失望,看来自己想在这蛮神宫捞到逃命用的法宝概率微乎其微。

  不过现在他和苏若雪也只能抱着一丝希望了,看看能不能在蛮神宫中得到什么宝物,应付眼下的危机。

  灵池边,六名修士合力对付独角巨蟒,刀光剑影,炸响声接连不断。

  那名断臂的h袍修士已经毒发身亡,这独角蟒虽然攻击力在五阶妖兽中垫底,但毒x极强,毒牙刺进血r中后,没有解毒灵丹j乎是必死。

  大概斗了一炷香的时间,独角蟒浑身鲜血淋漓,到处都是伤痕,看上去已经撑不了多久。

  眼看着时机差不多了,白子仁眼中闪过一丝y历,倏然间舞动起手中的黑se锁链。

  “嗖”的一声,黑se锁链将灵池中的琉璃se玉石瑶琴结结实实的捆住了,飞快的卷了过来。

  其余的j名修士看见白子仁夺宝,不禁跳脚骂娘,这家伙也太t险,趁着他们还在对付这只妖兽时,自己先去抢异宝了。

  剩下的五名修士也懒得对付奄奄一息的独角蟒,飞快的朝着池水中的琉璃瑶琴冲去。

  大家都想第一个把异宝抢到手,但白子仁已经抢占了先机,他的法宝鬼影锁链有天生的优势,能以一种快的极快的速度锁定某人或某件事物。

  “哈哈,异宝就归本公子所有了!”白子仁狂笑不止,收回了锁链,如疯狗般的甩开众修士,眼看着就要将琉璃se的瑶琴揽进怀中。

  突然间。

  一道低沉怪异的咆哮声传来,枯骨骷髅猛地飞了过来,森白骨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了琉璃瑶琴。

  白子仁脸se大变,立即chou回锁链。

  就在这时。

  “哼!”远处的苏若雪施展起血魅神光。

  红瞳一亮,血光闪电般的刺中白子仁的大脑。

  “啊!!!”白子仁抱头惨叫了一声。

  剑无痕眼中也露出一丝惊骇,沈身旁的这名绝子施展出来术法甚是诡异。

  抓住白子仁失神的空挡,枯骨傀儡顺利的抢回琉璃瑶琴。

  那只奄奄一息的独角蟒突然又从地上爬了起来,张开血盆大口,朝着枯骨傀儡咬了过来。

  枯骨傀儡不闪不避,直接独角蟒嘴里猛地挥出一爪,一道黑光骤然而发。

  “嘶嘶!”

  黑光直接贯穿了独角蟒的后脑,血箭飙s而出。

  独角蟒惨烈的嘶啸一阵后,就倒地毙命。

  众修士面露一丝惊骇,沈的这具傀儡也太t怕了!居然一招就击毙独角蟒。

  就这样,枯骨傀儡手里抱着琉璃瑶琴,回到了沈身旁。

  沈从傀儡手中取出瑶琴,心中暗自得意,真尼玛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剑无痕瞥了眼沈,心中有点无语,道:“我当道友之前为何不去取宝,原来是早预谋。”无广告小说网(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