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nbs;  小天晶石,j乎是此界灵力最强的晶石,灵力含量比普通五行灵晶中的灵力要高出百万倍!

  就沈刚才那么一吸,丹田内瞬间多补充了百分之五十的元灵力。

  沈修为本就到了瓶颈,丹田内消化不了这么多灵力,至少让它散去。

  如果斗法时,法力消耗完毕,拿着这颗小天晶石一吸以沈这种修为的修士,能瞬间将消耗的法力补充回来。

  同样,用小天晶石修炼,效果也非常惊人。

  小天晶石其实也是货币,但因为非常高端,所以只在元婴期以上的修士手中流传。

  一颗小天晶石,价值一千万五行灵晶,一亿五行灵石!

  这东西太珍贵了,沈现在用是暴殄天物,他小心翼翼的装进了玉盒中。

  战利品清点的差不多,着实让沈高兴不已。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如今,沈只需等待战争结束,再找一处五行灵气足够的地方,开始结丹。

  将所有的战利品全部收进了自己的储物戒指中后,沈发现山涧的洞口外来了一行人。

  “仙师,打扰了。”村长的喊声在洞口外响起。

  沈身形一闪,来到了洞口边。

  村长站在最前方,旁边有两名壮汉提着装满饭菜酒r的竹篮。后身则站在数名妙龄少nv,少nv们都红着脸低着脑袋,不敢直视沈的面孔。

  “有什么事吗?”沈不冷不淡的开口问道。

  “仙师,我让人带来了一些上好的酒菜。还有这j名芳龄十八的少nv,伺候仙师。”村长笑呵呵的说道。

  “不必了,我不喜欢被人打扰。”沈摆手拒绝。

  村长凑上前,一脸讨好的表情,躬身道:“仙师,这j位nv子是附近村落里最漂亮的姑娘。小老儿保证她们都是处子之身,而且非常懂事,保证能把仙师伺候好来。”

  沈瞥了眼那些少nv,姿se和身段还算不错。j名低着脑袋的少nv也稍稍抬起头,看向沈的目光中带着j丝媚se,但又不敢太放肆。

  “不用了,都走吧,饭菜也带走,以后也不要来找我了。”沈挥了挥衣袖。

  j名少nv见沈拒绝的这么g脆,眼中带着一丝幽怨和失望。

  “这如果仙师不满意,小老儿再去换j个更漂亮的过来?”村长还有些不甘心,急忙说道。

  之所以送来j名俏丽的少nv,其实村长心中也有打算,他想让这些少nv和沈发生关系,怀上孩子。

  修真界自古就有血脉之说,不只是修士知道,连凡人也懂。

  那些强大的仙师,生出来的后代,有很大的概率能继承同等品质的灵根。所以一般强大的修仙者,后代子嗣的资质天赋都不会差,也正是这个原因。

  他们村中历史上是有修士存在的,只是修为很低,但实力对比普通人强太多,甚至可以猎杀一些海兽,让村中常年衣食无忧,造福村民。

  村长是想让村里再出现一两个修士,所以才会派nv子去伺候沈,希望能怀上仙师的一两个孩子。

  “你们心里的打算我很清楚,本公子不想再重复第二遍!”沈不耐烦的说道。

  村长心中的这点心思沈怎么会想不到,竟然想让他和陌生nv人发生关系,再生出孩子?简直太荒唐了,沈怎么可能会答应。

  见沈脸上露出厌恶之se,村长吓了一跳,急忙磕头赔礼:“小老儿无意冒犯,求仙师恕罪!”

  “哼,记住别再来烦我了。本公子在此洞府居住j个月后,就会自行离开,不会打扰你们的生活。你们也不要将我的事说出去。”沈冷淡道。

  “是是是!”

  村长壮汉还有j名少nv纷纷磕头应道,浑身冷汗直冒。

  沈袖袍一挥,不再理会,回到了洞府中。

  村长等一行人也很快就离开了,不敢再来打扰沈。

  自从修为越来越高后,沈面对一些弱者也渐渐养成了一g高傲的x子,这并不是ai装b,只是他的世界和凡人的世界差别太大。

  当然,沈不会欺凌凡人,但也没有以前那么热心。

  沈回到洞府的玉床,闲着没事g,索x翻阅起了战利品中的玉简和书籍。

  一直到了晚上子时。

  山涧树林四周一p漆黑,朗月当空。

  “吼吼!”

  山涧中突然传来一道低沉怪异的吼声。

  “什么声音?”沈放下手中的玉简,从玉床上走了出来,脸se微微有些诧异。

  “吼吼!”

  又是一阵低沉的吼声嘶哑传来。

  声音非常微弱,但凭沈的耳力隐约可以听见。应该是从大山深处的传过来的。

  之前听那些村民说这岛上还有两名筑基期修士在闭关,该不会是他们的灵兽发出来的叫声吧?

  嘶吼声断断续续,而且非常的低沉嘶哑,感觉让人ao骨悚然。

  灵兽发不出这种声音,这声音都有点像魔物鬼物了。

  沈实在是好奇,索x走出洞府,遁空朝着声音的源头飞去,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发出的声音。

  沈之前来荒岛时,在小岛上空看到了两处有灵力波动禁制。

  而且两处禁制相隔也就数百米,沈之前还猜想两名筑基期修士应该是彼此认识,所以两人的洞府才靠的这么近。

  那嘶哑低沉的声音,好像就是从那两处禁制中发出来的。

  沈飞到了岛中央的一座山谷,山谷左右两侧都有一大块石壁,上面布下了一种简单的禁制。

  其实这两侧都布置的较为粗陋,看手法应该是粗通阵法的筑基期修士弄出来的。

  普通人和炼气期修士可能无法发现端倪,但沈一眼就能看出来,毕竟他一直在修习阵法之道,眼光毒辣。

  沈稍稍观察了一下地形,猜想这两侧禁制的石壁中,应该是镂空的山洞。

  禁制隔绝了神识,沈无法探查内部的状况。

  “两位道友,在下暂住在此山不远的洞府。偶然听到有怪异的叫声,扰我休息,敢问是两位道友灵兽发出来的声音吗?”沈大喊了一声。

  然而没有回应。

  “吼吼!”

  只有石壁中,那低沉嘶哑的咆哮声。

  沈眉头一皱,如果是筑基期修士,应该听到自己的声音,难道里面没人?无广告小说网(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