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nbs;  不是亲眼所见,沈真的不敢相信,慕容明月会再度出现在自己面前。

  这毒如蛇蝎的nv人,以前差点害死过自己和苏若雪。

  想当初在林海天山时,慕容明月以苏若雪的命,j换自己的命。沈放过这nv人一马,并承诺两人间的恩怨彻底解除。

  虽然沈和慕容明月现在已经没有仇怨,但他依旧极度讨厌这个nv人。

  一袭紫裙的慕容明月,琉璃se的双眸瞥眼沈,俏脸明显也有了一丝动容,她嘴角一弯,露出明媚的微笑。

  沈脸se瞬间y沉了下来,看见了这个nv人,让他非常的不舒f。

  重点是,这慕容明月竟然还突破了结丹期,现在分明是结丹初期的修为!

  沈知道,慕容明月琉璃se的双瞳是传说的“灵宝眼”,天生就有识宝的神通。

  慕容明月应该是获得过一番造化,否则是绝对不可能修炼的如此之快。这nv人和以前一样,依旧让沈觉得有些诡异。

  “血公子,今天怎么有空来我们商会啊?”贺章笑呵呵的问道,面se恭恭敬敬。

  这名身穿血se铠甲的青年身份极不一般,是魔道五宗之首,天魔宫大长老血木老祖的徒儿,名叫血飞。

  血飞的天赋资质冠绝元合海域,百余岁就突破了结丹后期的修为。外界盛传血飞有希望能在两百岁之前结成元婴。

  此人假以时日,必将是天魔宗的栋梁之才。比之前的段剑要厉害多了。

  “贺老鬼,废话我就不多说了。本公子‘血魔焰’功法即将大成,需要八阶妖兽的鲜血。今日来此,是想收购你们商会所有的雷鲸之血。本公子刚刚想去拿货时,你们商会的有人预定了四瓶雷鲸之血,可有此事?”血飞神se颇为倨傲,语气不可置否。

  “这”贺章有些为难的看了沈一眼,随即对着血飞抱拳道:“血公子,确有此事。那四瓶雷鲸之血是这位道友买下的。”

  贺章指了指沈。

  沈神se淡定,朝着血飞抱拳道:“正是在下买下的四瓶雷鲸之血。”

  “哼,既如此,你把那四瓶雷鲸之血让给本公子吧!”血飞瞥了眼沈,不冷不淡的说道。

  沈脸se一沉,这人未免也太狂了。

  贺章见气氛不对,急忙上前笑道:“血飞公子乃血木老祖的高徒,沈道友不妨给血公子一个面子,也是给老夫一个面子。”

  沈瞥了眼血飞,沉声道:“这位道友一定需要这么多的雷鲸之血吗?可否割让一部分给在下?”

  “笑话,本公子凭什么割让给你?看你面生,应该是外岛的散修吧?区区一个结丹初期散修,不安分守己,还敢跟本公子抢东西,你活腻了不成!”血飞面sey沉的盯着沈,嘴角露出一丝轻蔑和不屑。

  沈心中已然窜出一g怒火。

  好不容易买到手的雷鲸之血要还回去,还被对方如此嘲讽谩骂。以沈的x子,实在是咽不下这一口气。

  但是他知道血飞的身份,更知道这人绝对不能惹。

  慕容明月美眸一闪,她瞧出了沈心中的愤怒,随即微笑着对着血飞说道:“血公子,这位道友是我的一个故人,可否给明月一个面子,不要为难他?”

  血飞看眼了慕容明月,眼中带着一丝宠溺,立即对沈的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哈哈笑道:“原来是明月的熟人啊,难怪方才明月方才看你的眼神不对。在下血飞,刚才失礼了。”

  “无妨。”沈神se未动,只是抱了抱拳。

  他心中略感诧异,不知道这慕容明月在耍什么花样。

  这血飞,好像特别听慕容明月的话一样。明显两人的关系匪浅。

  “既然道友也需要雷鲸之血,那血某就不和道友争了。本公子就多费一些腿脚,去别的岛屿商会寻购吧。告辞!”

  血飞话不多,直接转身离开了雅间。

  慕容明月对着沈盈盈一笑,随即也转过身,跟着血飞一起离开了。

  沈面sey晴不定,一旁的萧铃儿也是一阵纳闷。

  “哈哈,原来道友是慕容姑娘的熟人啊,失敬失敬。既然血公子雷鲸之血将让给道友你了,那自然归道友所有。”贺章笑着说道。

  沈面露一丝疑h,对着贺章问道:“贺道友,敢问那位慕容姑娘,和血飞是什么关系?”

  贺章轻抚胡须,道:“道友应该不是蟠龙岛本地的修士吧?那位明月姑娘是血公子的nv伴,也是天魔宫的新任长老之一,身份崇高。”

  沈心中有点不爽,他费尽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才突破结丹期。可那慕容明月竟然也能这么快的步入结丹期,还摇身一变成天魔宫的长老?

  可能是沈非常厌恶慕容明月,所以对这nv人这么顺利的修仙路途有点看不惯。

  此nv心机极深,智商也是高的可怕,加上又有一对能识万宝的灵宝眼,或许真的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慕容明月在血飞面前替自己求情,沈感觉有些屈辱,心情十分的不舒f。

  这nv人为什么要帮自己?

  想不通,沈也懒得多想,他心中也不想承认慕容明月的这个人情。

  不多时,商会的工作人员将四瓶雷鲸之血送到了雅间。

  沈迫不及待的验了一下货,打开瓶口的塞子,只见瓶口中当即泛起一丝丝金se的电弧。

  浓重的血腥气扑鼻而来,深吸一口,身t都微微有些麻痹感。

  这确实是雷鲸的鲜血无疑了!

  沈心中一喜,立即j付了六百万的五行灵晶六000万五行灵石,将四个白玉瓷瓶小心翼翼的收进储物戒指中。

  再离开商会之前,沈还购买了一些七阶雷系妖兽的鲜血。

  这十j年间,他虽然一直在钻研制符之道,但也仅限于一些稍微低端的灵符,包括傀儡神符。

  惊雷符不是那么好制成,沈不想挥霍珍贵的雷鲸之血,正好用七阶雷系妖兽的鲜血先练习一阵。

  完成j易后,沈和萧铃儿两人离开了商会,朝着大山外的灵地洞府飞去。

  飞到一处山脚的树林间,两人降下遁光。

  “谁!”沈猛地回头一看,神识敏锐的发觉了一丝端倪。

  “沈公子,多年不见,难道就不想和明月叙叙旧吗?”

  只见树林间,突然走出一名身穿紫裙的绝se美人,她浅浅一笑,如同盛开的海棠花一样娇艳。无广告小说网(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