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nbs;  沈从储物戒指中取出j颗金se的疗伤丹y,吞进了肚子中。

  他虽然伤重,但t内的圣y战气能缓缓修复身t的伤势,应该没有大碍。只是x腹间弥漫着一g寒气,一时半会儿难以清除。

  这次也是多亏了圣y战气保命,否则自己肯定会被那九y寒焰焚烧成渣。

  天罡战气的能力果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想必等自己修为越来越强后,这圣y战气的惊人能力也会被一点一点的发掘出来。

  擂台战一直持续了三四个时辰,直到下午才结束。

  主办擂台战的那位紫衣修士宣布了最后决出的20位修士的名额,并发放了一枚玉牌,让所有修士两个月后去元合岛联盟总部报到。

  得到了名额,沈终于也安心了,接下来只需耐心等待两个月。

  结束后,沈和萧铃儿两人离开了广场,回到了洞府。

  刚一关上洞府的禁制,沈眼前一黑,差点跌倒在地上。

  “公子你没事吧?”萧铃儿急忙将他扶了起来。

  “没没事!”沈摆了摆手,大口喘气,额头冷汗直冒。

  萧铃儿这才意识到,原来沈之前一直在强撑着。

  “公子,你先去玉躺着。”萧铃儿黛眉紧蹙,立即扶着沈上了玉床。

  沈端坐在玉,打坐恢复起伤势。

  t内的圣y战气已经消耗一空,可能之前为了抵御九y寒焰,耗损严重。

  虽然自己突破了结丹期,但圣y战气依旧处于温养的初期,量并不是很足。

  萧铃儿端来一盘清水,走到了玉床边,为沈解带,语气轻柔的说道:“公子,你外伤太严重了,我来给你抹一些疗伤膏y。”

  感觉到那一双n白小手在自己身上划来划去,沈心中有些不淡定了,急忙道:“这不用吧?”

  “公子,这是我应该做的。”萧铃儿正se道。

  “小铃儿,你还真把自己当侍nv?说过很多次了,你是我,在外人面前可以叫我公子,在我面前不用这样。”沈摇头道。

  “铃儿愿意。”萧铃儿撇了撇嘴,动作没停,已经了沈的上衣,脸蛋微微露出一丝红晕。

  看见沈x膛间那触目惊心,血r模糊的伤口,萧铃儿黛眉紧蹙,有些心疼。她也没有理会沈乐不乐意,开始帮沈擦拭身上的汗珠和血迹。

  随后,萧铃儿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份秘制的疗伤膏y,小心翼翼的在沈的伤口处擦拭着。

  “小铃儿,这点pr伤就不用你c心,很快就会好的。”沈说道。

  萧铃儿小嘴,轻声道:“不行,人家看着也会心疼的。”

  “嗯”沈有些尴尬。

  萧铃儿很快也意识到自己说的话有点太那啥了,俏脸顿时红到耳根,一语不发,继续给沈上y。

  沈总感觉这丫头对自己关心过头了,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其实他打算在蓬莱山之前,就和萧铃儿告别。沈独来独往惯了,实在是不愿意带着这丫头。

  说不定自己在蓬莱山之后,又惹上什么麻烦,到时候萧铃儿就危险了。

  这些话,沈暂时没有对萧铃儿讲。

  &nsp; 反正离蓬莱山开启还有两三个月的时间。

  给沈上完y之后,萧铃儿也没有打扰他休息,乖巧的离开了卧室。

  沈继续打坐恢复伤势,t内的那g寒气还残余了少部分。一直打坐到凌晨子时,终于才将所有寒气驱除。

  那沧溟戈上的九y寒焰果然厉害。

  论对单个修士的攻击力,这沧溟戈古宝,要比沈之前见识过的开山印古宝更为厉害。

  沈从打坐中睁开双眼后,轻吐一口浊气,打开储物戒指,将才弄到手不久的沧溟戈给取了出来。

  这沧溟戈没有被灵力激活时,就像是一柄不知道过了多少年的青铜戈一样,上面铜锈斑斑,还布满了裂纹,好像一折就能折断。

  握在手中挥舞了一下,轻盈无比。

  沈咬破指尖,往长戈中滴入一滴鲜血,并打入一道法印。

  “嗡!”

  青铜戈中陡然泛起一道亮光,沈很快就感受到沧溟戈和他已经有了一丝联系,已然通灵。

  沈心情大好,自己终于也有一件攻击型的古宝了。虽然金雷戟被毁让他有些r疼,但有这柄沧溟戈取而代之,自己战力绝对能暴涨!

  古宝价值极高,当然也是分档次的。不过古宝因为年代久远,没有上中下的品级之分。同属古宝,威力可以天差地别。

  最垃圾的古宝,价值30颗小天晶石,而那些真正顶级的古宝,数千颗小天晶石都未必能买到手。

  可惜这沧溟戈是破损的古宝,灵力大减,充其量也就是一件比较低等的古宝。

  沈手中还有两株回y果和一株八万年份的凤y花,随便拿一株去j换,估计都能换到一个叼炸天的古宝。

  但这两样东西太过珍贵,极易遭人盯上,沈都不敢出手。

  总之,能得到这沧溟戈,沈已经现阶段满足了。

  他继续查看了一下黑煞老祖的储物戒指,里面还有大量的好东西。

  光是上品法宝就有四五件,各种灵丹灵c妙y,还有一些珍贵的材料。

  五颗小天晶石,数千万的五行灵晶。

  不愧是成名的结丹后期散修,这财富简直令人咋舌!

  沈心情大爽,满心欢喜的清点起了战利品,收进了自己的储物戒指中。

  之后,他接着打坐伤势。

  第二天一大早,沈t内的伤势基本恢复的差不多了。

  为了安全起见,他和萧铃儿两人搬离了原来的灵地洞府。毕竟自己之前在擂台战上杀了j名结丹期散修,他想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到了蟠龙岛一处靠海荒山,沈开辟出了一座新的洞府,有些简陋,但勉强可以住下。

  之后的两个月内,沈足不出户,一直在炼制惊雷符。

  不得不说,这惊雷符的太t难炼制了。

  沈一连画了十天的符印,也没有炼制出一张来,不禁让他大感失望。

  主要是这惊雷符的符印太过复杂,很难维持符印中灵力的稳定,每次画完符印后,这符纸都会承受不住灵力而炸开。

  沈琢磨了很久,觉得应该是这空白符纸出了问题,符纸不够高端,容纳不下那么庞大的灵力。无广告小说网(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