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nbs;  当然,沈可没有那么傻,他哄完云梦仙子睡着后,就准备开溜了。

  开溜之前,沈先将玉床旁的混元珍珠伞拿在手中,心情顿时火热起来。

  他咬破指尖,往小伞中滴了一滴鲜血。

  “嗡!”

  只见手中这把七彩se的小伞泛起淡淡霞光,随即渐渐消失。

  沈试着往小伞中注入灵力,但依旧是没有一点反应。

  这就让人有些郁闷了,自己根本无法c动这洪荒灵宝。

  根据玄帝乾元录上所述,若想完整的c动洪荒灵宝,就必须要炼化该灵宝。

  炼化灵宝的方式沈也无从得知,好像还要专门学习c动洪荒灵宝的法诀,有点麻烦。

  天海流传的洪荒灵宝太少了,数数也就j件。

  元合双圣持有的两件,还有妖族的三大至宝,其中有半数还是破损的洪荒灵宝。

  什么方法都尝试了一个遍,沈依旧无法c动这把混元珍珠伞,甚至连将这把伞收进储物戒指这种小事都做不到。

  没有办法,毕竟是洪荒灵宝,这混元珍珠伞沈不想放弃,只能带在身上了。

  玉床上,云梦仙子睡的很熟,呼吸也正常了许多,伤势应该没有大碍。

  当然,因为耗损了大量的精血,加上受伤严重,云梦仙子恢复起来也没有那么快。

  临走前,沈在一个空白玉简上写了一段话:

  “仙子,之前实在是无意冒犯,小辈向你赔罪。我的原名叫沈,仙子你救我一命,这份大恩,沈铭记于心,终有一日会涌泉相报。看在我刚才救仙子一命的份上,求仙子不要追杀我”

  沈将写好的玉简放置在玉床旁,给云梦仙子盖上ao毯。

  想想云梦仙子需要一处安身之地,总不能让她睡在海底下,沈只好忍着r疼,将灵宫塔和自己解除了联系,赠送给了云梦仙子。

  之后,他抱着混元珍珠伞出了灵宫塔,飞出海面,疯狗般的朝着远处飞遁而去。

  沈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被醒来后的云梦仙子追杀,就算这nv人真不恨自己,但混元珍珠伞也在自己手中。

  洪荒灵宝实在是太烫手了,而且这混元珍珠伞还无法收进储物戒指中。

  沈郁闷无比,总不能把洪荒灵宝大摇大摆的挂在身上吧?那样太s了,是找死的行为。

  脑中灵机一动,他想到了一个法子。一边飞遁,一边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柄宽大的剑匣,将混元珍珠伞收藏在剑匣中。

  这剑匣也不是凡品,可以完全的遮掩住混元珍珠伞散发的灵光和气息,且无法用神识谈查到。

  沈g脆就把装着混元珍珠伞的剑匣背在了背上,假装里面是把剑,用来掩人耳目。

  做完这些事后,沈再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件巨大的青se羽翼,翼展足有三十多米长。

  这件宝物名叫“青鹏翼”,上品飞行法宝,是沈之前从段剑的储物戒指中得到的战利品。

  段剑毕竟是紫y真人的儿子,身上的好东西着实不少,这件青鹏翼就是非常实用的飞行法宝,可以大幅增加飞行速度,对结丹期修士有较大的效果,遁速至少可以增加两三倍。

  青鹏翼的主材料是八阶妖兽“青鹏”的羽ao,加上特殊灵鸟翎羽炼制而成。翼展上正好有个p甲,可以穿在身上,较为方便。

  但是青鹏翼有个非常大的弱点,就是不能中途急转弯,非得把速度降低到一种缓慢的程度才能转弯。

  所以此宝不能用于战斗,只适合用来逃跑。

  沈穿上了青鹏翼,全速飞行,比紫电飞舟快上两倍有余。

  以沈的判断,他现在所处的位置应该靠近天海和蛮荒大陆j界的天雷群岛。

  自己当初惹上过天雷群岛的雷霸天,沈自然不敢靠近天雷群岛,他绕了一个小弯,朝着蛮荒大陆飞遁而去。

  沈日夜不断的飞行,灵力耗尽了,就取出紫电飞舟,让飞舟飞行,自己坐在飞舟上打坐恢复灵力。

  一旦灵力恢复了过来,就收起飞舟,继续穿上青鹏翼飞行。

  这么持续不断的飞遁,沈的速度其实也不算慢。他并不怎么担心联盟修士和妖修的追杀,联盟和妖族不可能那么快知道自己的下落。

  沈觉得,只要他保持低调,易个容,换个名字,段时间内,应该不会有危险。

  这次蓬莱山之行,虽然收获到了混元珍珠伞,还有小半瓶玉露琼浆,但最想要的星石却没有找到。

  沈迫不及待的想找到星石,这天海他真t不敢待下去了。

  正好此行去蛮荒大陆,沈可以继续以前的计划,寻找十万大山的那处古遗址。

  在这之前,沈还想去冲霄殿看看。听萧铃儿说,冲霄殿貌似混的很不好的样子。

  十日后。

  天海某处海底,灵宫塔内。

  躺在玉床上的云梦仙子,突然睁开双眼,醒了过来。

  一改之前天真无暇的气质,此刻苏醒的云梦仙子,精致的脸蛋冰冷之极,宛如寒霜一般刺骨。配上如梦似幻般的绝美容貌,让她看起来就像是九天仙nv一样高不可攀。

  “这里是”云梦仙子还有些晕眩,她在玉床上坐直了身t,扶着额头,似乎在思考着一些问题。

  “蓬莱山,柳云梦,云梦仙子,都天祭灵大阵,我已经死了”

  云梦仙子正在梳理着脑中的记忆,小半时辰后,才终于梳理清楚了自己的记忆。

  她的记忆并没有完全恢复,只恢复了自己从人界飞升之前的记忆。但飞升到上古灵界后的记忆仿佛消失了一般,无论她怎么回忆,也想不起来。

  不过,她在蓬莱山遭遇沈,以及在锁妖塔和古魔j战,且被古魔的魔器击伤之类的事情还记得一清二楚。

  想起沈之前在灵池帮自己洗澡,浑身被这男人摸了一个遍,云梦仙子冰冷的俏脸露出又羞又恼的表情。

  冷眸瞥了眼玉床边的玉简,云梦仙子拿起来看了看,是之前沈的留言。

  “咔嚓!”

  一声脆响,云梦仙子雪白的右手直接将玉简捏成了碎屑。

  “沈,如此利用本仙子,还对本仙子做出如此无礼之事想让我饶了你?做梦!等本仙子先去解决掉那只古魔,回头再去找你这个臭男人算账!”云梦仙子娇喝一声,美眸泛起一道寒光。无广告小说网(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