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nbs;  “却有此事。”王掌事点了点头。

  这件事也不算什么秘密,毕竟宗圣nv慕雪太过出名了,通幽山脉地界j乎无人不知。

  沈大感后悔。

  妈的,早知道那nv人身上有结婴丹,自己还不如之前就杀人夺宝,把慕雪身上的结婴丹给抢过来。

  大不了抢完了就跑,再借助化一神泥的效果躲过宗的追踪。

  化一神泥连八阶的化形雷蛟都能骗过去,料想即便是风月老魔亲自出马,估计也没有办法追踪到自己的位置。

  沈想这么做也迟了,之前是没人知晓,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杀人夺宝。

  但现在慕雪离开了,沈还击伤了宗的五名结丹后期修士,这件事难保不会被宣扬出去。

  自己若再想杀人夺宝,身份肯定会被暴露。

  杀掉慕雪,抢夺结婴丹什么的,沈就懒得去想了。虽然他看这nv人不舒f,但也不想随便杀人,更不想惹祸上身。

  “王掌事,听你说往届的夺宝大会也有过结婴丹流出,本届大会是否有结婴丹流出?”沈皱眉问道。

  “沈前辈,夺宝大会中的宝物都是保密的,晚辈也不知道有没有结婴丹流出。此事并非没有可能,只是概率较低而且如果真有结婴丹,那只有可能是夺宝大会最珍贵的头彩,往届的两次都是这样。”王掌事恭恭敬敬的说道。

  “头彩?”沈沉y了一阵,也就是说获得夺宝大会的第一名,才有极小获得结婴丹的可能。

  按沈的x子,他并不想参加这么高调的夺宝大会,但既然有一线希望,那也只能参加了。

  “沈前辈修为实力如此高超,参与本届夺宝大会,也是有极大的可能中得头彩。前辈若想参加,晚辈可以为您代为引见。”王掌事抱拳说道。

  “如此多谢王掌事了。”沈客客气气的说着。

  不多时,王掌事就带着沈到了报名夺宝大会的地点,位于天珍阁后方的一座庭院内。

  找到主持夺宝大会的j名管事,沈留下了自己的姓名,算是报名了夺宝大会。

  说来时间也是凑巧,离夺宝大会开始只剩三天时间了。

  离开庭院后,沈在通幽城中找了一处酒楼,稍作休憩。

  连续飞行了大半个月,沈的精神也特别困乏,他在酒楼里小住了三天。

  夺宝大会参与者都是结丹期的散修,沈自然没有感到什么压力。但是依旧保持着警惕。

  一连打坐休息了三天,沈的精气神达到了一种极佳的水平。

  这段时间内,沈也仔细思考过了之后的打算。

  据说在夺宝大会中名次靠前的修士,都会受到大门派的招揽。

  其实,以沈这种级别的修士而言,若是北陆十八仙门其中一个,都能享受极好的待遇。

  估计都有门派直接赠予结婴丹,全力助沈突破元婴期。这样可以免去所有的忧虑麻烦,安全的突破元婴期。

  退一万步来讲,加入大门派对沈来说是一种非常好的选择。

  只是一旦现在加入门派,等自己到时候突破元婴期后,心中肯定会觉得有些束缚,会觉得亏欠这个门派什么的。

  沈有恩必报,但他也不想被俗事缠身,孑然一身才是最好的选择。

  三日后,夺宝大会如期举行了。

  擂台战在通幽城广场中央举行,当天广场四周被围得水泄不通。

  参与夺宝大会的结丹期散修共有四百多人,但修为在结丹巅峰修为的,只有沈一人。

  为何结丹巅峰修士那么少,还是有原因的。

  第一个原因就是结丹巅峰太t难突破了。

  第二个原因是,一般结丹后期修士突破巅峰境界后,都会迫不及待的尝试突破元婴期,但能成功凝结元婴的j率其实是微乎其微。

  一百个结丹巅峰的修士中,能有三五人能突破元婴期已经很不错了,这也是元婴期修士为何这么稀少的原因。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事,结丹巅峰修士要凝结元婴,必然要经历“碎丹化婴”的过程,金丹或元丹碎裂,如果没有凝结出元婴,那就是必死无疑!

  所以说结丹巅峰修士突破元婴期失败,基本就是死路一条。

  事实上,云涧大陆北陆的元婴期修士比元合海域要少。北陆十八仙门,除了排名前j位的,排名稍靠后的每个门派都仅有两三个元婴期修士而已。

  任何一名元婴期修士,在云涧大陆都是巨擘般的存在。

  夺宝大会正式开始。

  沈以结丹巅峰的修为进行擂台战,自然打爆一切,不必多说。

  第一天顺利晋级,沈已经引起了许多修仙门派的注意。

  离开广场时,沈就被好j个门派的结丹期长老堵住了。

  “这位是沈道友吧?老夫方才看了道友的擂台战,道友实力真是犀利无比啊!请问道友有没有兴趣加入我金灵门?我派传承万年有余,藏有无数功法秘宝,只要道友加入,资源可随意享用。”

  “诶,道友,我金剑宫有一万五千年的历史了,底蕴更深。只要道友加入我派,即可赠予金剑宫传承古宝一件,并赠送大量绝se美nv,供公子享用。”

  “沈道友啊,他们的允诺都是虚的,我们万法门传承秘术非常的牛b,道友若加入万法门,可立马就任大长老一职,掌控大权。”

  “道友,我们葬花谷的nv修士在通幽山地界是数量最多的!而且个个美艳无双,质量和技术相当好,道友你懂的”

  j名结丹期老者堵着沈,说的唾沫横飞。

  沈有点厌烦,面无表情的抱拳道:“抱歉各位,在下并无加入门派的想法。”

  说完,沈就甩开纠缠他的j名结丹期老者,径直朝着通幽城的酒楼飞遁而去。

  广场的西北面一处角落里,一名头戴面纱的少nv慵懒的拨弄着发丝,美眸瞥见沈远遁的身影,嘴角露出一抹娇艳的弧度。

  “沈,本姑娘可是彻底记住你了,很快就会让你跪倒在本姑娘的石榴,给我等着吧。”无广告小说网(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