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nbs;  “公子!”

  小柔一声惊呼,立即化为一道白se遁光,将掉落下去的沈给接住了。

  沈伤势过重,整个人已经昏迷了过去。

  小柔背起了沈,抱着苏若雪,带着两人飞离了已经化为一p荒芜的云灵山,朝着西面某个大荒山飞遁而去。

  五日后。

  沈才从昏迷中苏醒过来。

  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大脑还是一p晕眩,沈摇了摇昏沉的脑袋,幕入眼帘的是小柔焦急的面孔。

  “公子你醒了。”小柔美眸一亮,立即凑了上前,将沈扶了起来。

  “我们这是在哪?”沈声音有些嘶哑。

  “公子放心,这里只是一处荒山的山洞,离云灵山远着呢,很安全。”道。

  看了看四周,是一座粗陋的洞府,应该是小柔随意开辟出来的。

  洞府内有两个石床,沈此刻正坐在其中一个石,另一个石躺着一名身着白裙的绝美nv子,昏迷不醒。

  “雪儿!”沈一声惊呼,立即想起身过去看看。

  “公子别担心,苏姐姐只是受到血魅神光的刺激,暂时昏迷了过去,最多再过j日就能醒来。”小柔按住了沈的肩膀,示意他不要乱动。

  沈深吸一口气,整理了一下脑中的思绪,道:“好吧。小柔,我昏迷j天了?”

  “五天。公子之前伤势太过严重,真是担心死小柔了!好在公子自愈之t的t质,慢慢自行恢复了过来。”小柔拍了拍,露出一丝担惊受怕的表情。

  沈有圣y战气护t,本就是自愈之t的t质,并不需要什么疗伤丹y就能渐渐恢复伤势。

  之所以恢复的这么慢,主要是这次伤势太重。透支了本命精气,加上受了太过严重的伤势,就算他r身强大,也实在是有些吃不消。

  总之,苏若雪找到了,沈心中的大石头也放下了。

  唯一让他不解和郁闷的是,苏若雪为什么把自己忘了?这个答案,只能从苏若雪口中问出来了。

  沈的目光转向石的绝美nv子,眼中露出一抹温柔,不管她变得怎么样,始终是自己最ai的nv人。

  小柔捕捉到沈神se的变化,情绪有点复杂。她眼中的沈虽然重情重义,但一向是冷漠无言,独断横行,从来没有流露出如此温柔的眼神和表情。

  看来自己的这个主人,对苏姐姐ai的很深。否则之前也不会为了,做出那么的事,将整个云灵山都给毁掉了。

  能让沈如此不顾一切,小柔突然有些羡慕起苏若雪了。

  “公子,你才刚醒,伤势远远还没有完全恢复,多休息一会儿吧。”小柔拿起一面手帕,擦了擦沈额头上的汗珠。

  “辛苦你了,小柔。”沈抓起小柔纤细的手臂,正se道。

  “公子也太见外了吧。我们主仆二人不是相互扶持吗?就算是小柔照顾你也是应该的。”小柔低着脑袋,有那么点羞涩。

  沈长叹一口气,道:“不,小柔,我还是要谢谢你。这次要不是你,我肯定没办法救回苏若雪。小柔,我欠你的还是太多了,你跟着我,只会不断的遭遇麻烦。”

  这次毁掉了云灵山,还不知道会不会被所谓南陆十二洞天给盯上,沈有些头疼。

  “不,小柔喜欢和公子一起闯荡,只要公子不嫌弃我实力低微就好。”道。

  “好。只要你跟着我,本公子一定会全力保护你的安全。”沈笑道。

  “其实小柔有把握在五十年内突破八阶的修为,以后我也可以保护公子你的!”小柔小嘴,有些不f气。

  “嗯。”沈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

  小柔脸蛋一红,立即道:“对了公子,小柔之前在云灵山,找到了两样东西。”

  说完,她从怀中取出一枚储物戒指,还有一杆赤se大旗。

  “这是那裴庆的储物戒指,还有那云灵山太上掌门王太冲的一件古宝,这大旗古宝威力不俗,公子可以使用。至于那王太冲和刘飞的储物戒指,已经被毁掉了。”小柔解释道。

  储物戒指这种东西,还是比较脆弱的。之前刘飞的储物戒指被先天离合神光给毁掉了,王太冲元婴自爆也毁掉了自己的储物戒指,较为可惜。

  沈沉声道:“小柔,我也没给过你什么防身用的法宝或者其他物品。这两件东西,你自己拿去用吧,应该以后能用到。”

  小柔一阵吃惊,蹙眉道:“公子,小柔现在实力低微,用不着这些东西。”

  “不,我身上的法宝已经够用了,再用这些东西也是多余。不如给你使用,有时候能帮帮我也好。”沈正se道。

  “好吧公子。”小柔微微点头,收回了那两件东西,将储物戒指和古宝红日旗滴血认主。

  裴庆储物戒指中的东西非常多,小柔算是继承了一个元婴初期修士的全部衣钵。

  主仆两人聊了一阵后,沈就开始打坐休息了。

  经过这么多天的恢复,他身t的外伤虽然完全好了,但内伤依旧严重。特别是之前为了c动混元珍珠伞耗损的本命精气,没有j个月的时间很难恢复过来。

  沈现在也无事,索x就在打坐恢复中,等待着苏若雪醒来。

  三日后,nv人终于睁开了双眼。

  “雪儿,你醒了?”沈坐在苏若雪身旁,温柔的撩动着nv人凌乱的丝发。

  苏若雪醒来的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沈,而且这男人正在对自己做出如此亲密的动作。

  “啪”的一声,苏若雪又羞又怒的甩开了沈的手臂,本能的后退了j步,娇呼道:“臭男人,别碰我!”

  “雪儿,你到底怎么了?”沈眉头一皱,为什么眼前的苏若雪把自己当成了陌生人一样。

  “叮!”

  苏若雪第一时间祭起一柄古宝飞剑,架在了沈的脖子上,气息y寒冰冷,但美眸中却带着一丝疑h和迷茫。

  “雪儿,你这是想谋杀亲夫吗?”沈有点无语。

  “哼,谁是你亲夫了?你还没给我证明,本姑娘以前是不是真的认识你!”苏若雪冷哼一声,精致的俏脸带着一丝化不去的冷意。无广告小说网(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