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nbs;  玄y诀效果固然惊人,也有一个巨大的缺陷。

  就是修炼这种心法的nv修,t内会生出大量的y煞之气,而且这些y煞之气会凝聚在身上难以散去。

  所以苏若雪会时常散发出y寒的气息,让人倍觉高冷,难以接近。

  这些y煞之气在元婴期之前对身t无害,但苏若雪进阶元婴期后,y煞之气会影响严重影响她修行。

  苏若雪自从成功结婴之后,丹田处就郁积了大量y煞之气。每隔数个月发作一次,每次持续两三天,苦楚难忍,且必须要用灵力强行压制。

  而且这些郁积y煞之气有相当大的隐患,对修炼非常不利。每次纳气,苏若雪都会感觉丹田中那gy煞之气不安分,有时会转化成一gy寒之力,冷的她浑身哆嗦。

  苏若雪对此也十分头疼,这些年吃过不少的灵c妙y,但始终不见好转。

  “其实这玄y诀修炼到元婴期后,有一种办法能化解身上的y煞之气。”苏若雪咬着贝齿道。

  “什么办法?”沈急忙问道。

  “就是”苏若雪满脸通红,有些不好意思说出来。

  “就是什么?雪儿你快说啊。”沈追问道。

  苏若雪咳嗽一声道:“就是采补男修士的元y,来化解身t内的y煞之气”

  “噗!”沈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

  “不要瞎想!本姑娘不可能会做出那种事,我的男人只有你一个。”苏若雪羞恼的瞪了沈一眼。

  “我知道。”沈捏着nv人的小手微微一笑,随即又正se问道:“雪儿,难道你t内的y煞之气没有别的办法驱除了吗?”

  “呆子!你怎么这么笨呢?”苏若雪红着脸轻哼一声,略带娇羞的说道:“你你和本姑娘双修,同样也能化解我身上y煞之气啊。”

  沈愣了一下,随即反应了过来,嘻嘻一笑:“原来如此,你早说嘛。”

  苏若雪素手掐了他一下的腰,俏脸红到耳根,羞涩道:“其实这玄y诀中也记载了双修之术,如果我们双修的话,你不会有丝毫影响,反而修为也会有进步。”

  修真界中双修并不是什么稀奇事,很多男nv修士共同双修,共同进步。

  只是比起双修,修真界中的采补更加常见。一般都是修为高超的男修士采补nv修士,被沦为鼎炉的那些低阶nv修数不胜数。

  其实双修是一种较为高明的修炼手段,yy调和,能增进修为。

  甚至有专门双修功法,不过大多修士都是利用这种功法采补居多,比如风月老魔修炼的魔功。

  玄y诀在古时代算是鼎鼎大名的魔道功法,一些实力骇人的nv魔头修炼此功法,不断的采补男修士的元y,这也是玄y诀凶名远扬的一大原因。

  不过玄y诀的缺陷确实可以通过双修来弥补,而且它本身就自带双修秘术。

  “那还等什么,你快将这玄y诀的双修秘诀告诉我吧。”沈立即道。

  “好吧。”苏若雪轻点玉首,俏脸还浮现着一丝羞涩之意。

  反正自己都和沈那样亲密,就算和他坦诚相对,双修又算的了什么,顶多就是相ai的情侣之间最亲密的举动。

  虽然现在的苏若雪失去了以前的记忆,但沈在她心中已经无法割舍,她并不抵触这样做。

  很快,苏若雪将玄y诀中双修之术的秘诀告诉了沈。

  “我已经记住了。”沈已经将双修之术的诀窍记在了脑中,对着苏若雪说道。

  苏若雪轻“嗯”了一声,冰雪般的双眸少了一丝羞涩,多了一丝深情。

  在双修之前,苏若雪不忘开启了阁楼的禁制,不想两人间的亲昵被突然打扰。

  “我们开始吧。”

  苏若雪嘴角露出一丝俏p的弧度,她主动抱着沈深情一吻。樱唇一启,将温润的丁香探进了沈嘴中。

  nv人这么主动,立即勾起了沈心中一团火。

  两人唇舌,鼻腔中蔓延着的芬芳,不忘施展双修功法。

  沈把自己的身t作为容器,吸收苏若雪t内的y气,再以自身的y气调和,达到消除y煞之气的目的。

  在双修的过程中,沈浑身被一gy寒之力侵蚀,仿佛如坠冰窖中。不过在t内的圣y战气的运转之下,那gy寒感渐渐消失。

  为了让nv人多获得好处,沈抱着苏若雪,用嘴堵住了她的红唇,将t内少量的圣y战气送进她t内。

  一g的y气了苏若雪t内,苏若雪发出一丝痛苦的低y,好像全身被烈火灼烧,似乎要爆炸一般。

  苏若雪紧紧抱着沈,忍着痛楚,j次都快要昏迷过去,不过还是从折磨中坚持下来了,全身都被汗水s透了。

  一阵激烈的狂风暴雨后,苏若雪在沈怀中沉沉睡了过去,丝发凌乱,脸蛋红c未褪。

  沈温柔的抱着疲倦的nv人,搭手把脉,替她检查了一t。

  果然,经过双修后,苏若雪t内的y煞之气消耗了一大半,仅有小半残余。

  长年累月积累的y煞之气还真是顽固,连圣y战气都无法一次x驱除g净。

  不过苏若雪的身t已经好了大半,再经j次双修后,y煞之气应该能完全驱除。

  沈轻吐一口浊气,感觉借助玄y诀双修一次之后,修为有所精进,甚至可以比得上他打坐两个月了。

  当然这也是因为第一次,效果才这么大。若再有j次,效果肯定不如第一次那么大。

  阁楼内正好有温泉池,沈将nv人抱进了温泉中,帮她擦拭了一t,换上了g净衣f。

  之后,沈再把苏若雪抱上玉床,让她安心休息。

  做完这些事后,沈回到了大厅。

  心中一动,沈将混元珍珠伞从储物戒指中取了出来,七彩se的小伞依旧华丽耀眼。

  自从上次c动混元珍珠伞,将伞中残余的所有先天离合神光一口气全部后,沈就再也没有拿出过混元珍珠伞了。

  七彩小伞和以前一样,并无任何变化,沈对小柔发出一道传音:“小柔,这混元珍珠伞既然能出先天离合神光,那能不能吸收或者防御这种神光呢?”

  小柔撇了撇嘴,慵懒的传音道:“哼,公子,你终于想起我了?这些天一直和苏姐姐黏的不要不要的。”亲ai的读者们,那个直播的山月并不是我,我是男的。。无广告小说网(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