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nbs;  见苏若雪如此反应,小柔顿时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的举动确实有些不妥,俏脸不禁有些发红。

  “对对不起,苏姐姐。”小柔立即道歉,显得有点尴尬。

  “没事。”

  苏若雪神se淡然,将玉蓝c嚼碎,双臂攀上沈的脖颈,美眸带着无尽的关切,s热的红唇颤动着吻上了沈嘴唇,将y汁送进了他的口中。

  玉蓝c是极佳的疗伤灵c,呈良x,对身t不会有什么负荷,理论上是f用越多越好,但f用到一定量之后,效果就没什么增加了。

  苏若雪将所有的玉蓝c全部喂进了沈嘴里,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沈苍白的脸se似乎有所好转。

  “呼呼。”

  苏若雪闭上双眼,大脑晕眩之极,呼吸有些急促,精神已经疲惫到一种境界,仿佛随时都能晕过去。

  小柔急忙将她扶了起来,道:“苏姐姐,你好好休息,这里j给小柔就行了。”

  苏若雪实在是撑到了极限,意识恍惚道:“拜托你了”

  话音一落,她再也忍不住,直接倒在地上昏睡了过去。

  小柔轻叹一口气,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张大的软榻,铺在地面上,将沈和苏若雪抱起来平放在软榻上。

  做完这些事后,小柔从自己的储物戒指中取出一面赤se大旗,正是那件古宝红日旗。

  红日旗是当初云灵山的镇派之宝,威能强大,沈之前将红日旗送给了小柔防身。

  凭小柔七阶巅峰的妖力,勉强c动此宝还是没有问题的。

  红日旗不仅是单纯的攻击法宝,同样也有布阵封禁的能力,实用x很强。

  小柔往红日旗中注入妖力,赤se大旗发出刺目红光,期中涌出的红光如同滔天海一般,朝着山洞的洞口中涌去。

  “封!”

  小柔一声娇喝,朝着洞口发出一道法印。

  只见洞口被一层红se的波给围堵的严严实实,如同一层下了一层强力禁制一样,隔绝了外面的y气和鬼物。

  这样算是勉强做好了一层防护措施,希望这个地底深渊中不会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光顾。

  小柔检查了一遍山洞,除了两具尸骸和散落的那件灵光已失的法宝之外,就没有其他东西。

  值得一提的是,尸骸的手骨上还戴着储物戒指,但那储物戒指可能是受到了无数年的秽气侵蚀,已经废了,根本无法打开,和被销毁了没区别。

  可能是f用的玉蓝c和疗伤灵y发挥了一丝效果,沈全身都渗出一丝丝汗珠,脸se变好了很多,气息也渐渐平稳了许多。

  小柔不断的拿起手帕给沈擦拭汗珠,紧绷着的一颗心也终于松了下来。

  灵兽和主人神魂联系很深,小柔能感应到沈的伤势情况,俏脸微微露出一抹好奇。

  照理来说,沈t内的圣y战气完全消耗殆尽,他恢复的应该没有这么快才对。

  “咦?”

  小柔闭上双眼,感应沈的身t状态。她发现了一个细节,沈的眉心处正弹跳着一团金se的火苗,这是圣y战气的本源。

  只见这团战气本源一明一暗,正在发生某种微妙的变化。

  “这是!”小柔美眸一亮,露出惊喜之极的神se!

  于此同时,青y真人一行人还在四处搜寻沈和苏若雪两人的踪迹,如热锅上的蚂蚁,急躁无比。

  他们花了好半天的时间,才确定了苏若雪逃亡的踪迹,一路追到了地图路线的边界,再想追踪就要脱离入谷地图的范围。

  “青y兄,再往前就要出地图路线的范围了。”一名元婴初期的老者咬牙说道。

  “啧,出了路线范围,估计会极不安全,而且还会费我们的时间!”队伍中又一名元婴期老祖皱眉道,似乎对继续追踪下去有些不乐意了。

  狂炎尊者面sey冷道:“沈那小子这次若是不死,下次我们想对付他就更艰难了。此人不到百岁结婴,若是任由其成长下去,绝对是我们南陆十二洞天的生死大敌。”

  黑袍老祖也咬牙道:“狂炎兄说的不错,诛杀这个小子才是当务之急!”

  一众元婴期修士议论纷纷,意见不一。有赞同继续追杀沈和苏若雪的,也有发对的。

  青y真人面se铁青,不到万不得已,他实在是不想放弃追踪沈那杂碎。但对方已经逃出了地图路线的范围,若是他带队偏离了路线,很有可能会遭遇未知风险。

  还没进入圣痕峡谷中央,就折损元婴期修士,未免有些得不偿失。

  “好了,勿要争吵!这对男nv既然逃出了地图范围,再追踪下去情况会复杂很多,峡谷中危险重重,元婴期修士也只能堪堪保命。老夫建议放弃追踪,先进入圣痕峡谷中央才是重中之重。”青y真人面se冷厉的说道。

  这话一出,众元婴期修士的争论声顿时小了下去。

  青y真人是南陆的副盟主,算是他们的领队了,连领队都这么决定了,众元婴期修士也基本没什么异议。

  其实多数元婴期修士对追杀沈没多大的兴趣,更愿意去峡谷中寻宝。

  青y真人做出这个决定时,其实内心极度憋屈。带队追杀两个元婴初期修士,还三番两次的失利,这绝对是他修炼历史中的重大污点。

  不是所有修士都同意青y真人的决定,黑袍老祖咬了咬牙,站出来反驳道:“青y兄,你们入谷寻宝。我和我鬼仙门的两位太上长老决定单独行动,去追杀沈那王八羔子。”

  “这黑袍道友若想这么做,老夫也不阻拦,不过你自己想好后果!”青y真人两眼微微一缩,神se淡然道。

  联想到沈受了极重的伤,黑袍老祖等三名元婴期修士若能找到沈的下落,击杀对方的把握应该不小。

  “好!”

  黑袍老祖实在是不想放走沈,夺回万鬼令是重中之重!

  很快,他就带着鬼仙门的两名元婴初期修士离开了,继续追踪沈和苏若雪。

  狂炎尊者脸黑的像锅底,沈明明是他用琉璃盏击伤的,万一黑袍老祖捡了个大便宜,真把那小子弄死了,好处就全被鬼仙门捞走了。

  想想这个,狂炎尊者心中极度不平衡,但他没有意气用事,贸然选择去追杀沈。

  一是紫云宫除了他之外,只剩一名元婴初期修士了,而且他自己的状态非常差。

  二是狂炎尊者看不透沈,这小子手段层出不穷,除非有足够多的人数,否则他不敢冒这个险。无广告小说网(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