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nbs;  洞外刮起了强烈的y风,天空中形成了一道灰蒙蒙的光罩,将整个深渊地底笼罩的严严实实,空气仿佛都凝固了。

  “这是”看见这惊人的一幕,沈大吃一惊。

  “公子,这应该是某种古禁制。”小柔发出一道传音,显得十分惊诧。

  “来的时候也有这个禁制吗?”沈好奇问道。

  小柔皱眉答道:“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这个。好奇怪啊,即便这处地底深渊有古阵法的存在,我和苏姐姐之前也没有触动过什么禁制,怎么会无缘无故开启?”

  沈心中一凛,面sey沉道:“哼,既然不是我们触动的,估计可能是闯入这里的修士触动的!”

  小柔惊讶道:“公子,你是说”

  话音刚落,怀中的苏若雪身子动了,迷迷糊糊的睁开了双眼。

  “我这是”苏若雪右手揉了揉脑袋,还有些晕眩。

  “雪儿,你醒了。”沈心中一喜,他刚想叫醒苏若雪,没想到nv人自己醒了。

  看她的气se,应该是没有什么大碍了。

  苏若雪清醒了一下脑袋,见沈活蹦乱跳的,不禁长大了小嘴,一脸呆滞道:“沈,你你好了?我不是在做梦吧!”

  她还记得沈之前伤的那么重,气息微弱,再严重一点r身好像都要崩溃,怎么会恢复的这么快?

  还是说自己昏迷的太久了,j个月?

  苏若雪有些发懵。

  “傻瓜,你没有做梦,我已经没事了。”沈温柔的捏了一下nv人柔n的脸蛋,正se道:“事情等下再跟你解释,现在我们好像有麻烦了”

  沈将心中的猜想告诉了苏若雪。

  苏若雪脸se变得凝重起来,她出了沈的怀抱,扫视了一下四周,环境大变样,天空中还升起一道诡异的光幕,和她来这里之前完全不同。

  “我来的时候,确实没有那处禁制,而且这里的y秽之气好像变得更重了。”苏若雪皱了皱眉,她往前走了j步,脚步有些虚浮。

  “雪儿,你的身t?”沈抓住nv人的手臂,都有点担心她会不会跌倒。

  “没事的,只是刚从昏迷中醒来,脑袋还有些发晕,走j步就好了。”苏若雪微微摇头,随即道:“对了沈,既然可能是其他修士闯进了这里,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别担心,我能应付。先查探一下周边的情况吧。”沈沉声道。

  “好。”

  不多时,两人开始行动。

  苏若雪手中捏着舍利子,稍稍注入灵力,佛光护罩将两人牢牢罩在其中,不会受y秽之气的影响。

  没走j步,j只游荡的厉鬼扑了过来。

  沈祭起一柄雷泽分光剑,轻松将厉鬼斩杀,微弱的玉y金雷电弧就足以让这些厉鬼身躯溃散。

  对比地底深渊y秽之气的腐蚀x,厉鬼的危险反倒不大,深渊中最强的厉鬼也就结丹后期的战力,远不是元婴期修士的对手。

  沈的身t并没有完全恢复,但应付普通的战斗没问题,否则他也不会贸然行动。

  地底深渊不大,两人穿过一处小山石,前方传来剧烈的争斗声。

  两人躲藏在山壁的一处巨石下,彼此使了一个眼se。

  沈和苏若雪翻过石壁,施展灵目术往前看去。

  只见三名元婴期修士正在和一棵诡异的大树打的热火朝天,各种灵光和灰芒j织在一起,发出震天巨响,地面都层层开裂。

  地底深渊y秽之气极重,元婴期修士的神识无法放开,专心争斗的黑袍老祖等三人并没有发现沈和苏若雪正在窥视他们。

  “是鬼仙门的黑袍老祖!”沈脸se一沉。

  “沈,另外那两人也是鬼仙门的元婴期修士。”苏若雪也发出一道传音。

  “那看样子,不速之客就只有这三人了。”沈y冷一笑。

  如果只有三名元婴期修士,沈压力就不是很大了。何况对付鬼道修士,他有极大的优势。

  不过那棵诡异的大树着实让沈和苏若雪大吃一惊,能袭击人的大树简直闻所未闻。

  “公子,苏姐姐,若小柔猜的不错的话,那棵大树应该是鬼界独有的y爻鬼树。此树战力堪比化神期修士,不过眼前的这棵应该没有成熟”

  小柔给两人稍稍科普了一下y爻鬼树的信息。

  “鬼界之物怎么会生长在这里?那处庙堂似乎也不一般。”苏若雪满脸疑h之se。

  “雪儿,不用顾忌太多。等解决掉这三人,再慢慢弄清楚这些事。”

  沈目光转向黑袍老祖等三名元婴期修士。

  那三个家伙似乎还没有发现自己,沈咧嘴一笑,打算y他们一把。

  黑袍老祖带头和y爻鬼树厮杀,太y神弓太耗费灵力,被他收了起来。

  不过三人已经是稳c胜券,y爻鬼树全身上下全疮百孔,树g树枝被各种灵力攻击炸出大量坑洞,木屑横飞。

  鬼树不甘被击杀,最后时刻狂x大发。

  “嗷!!!”

  一道低沉怪异的咆哮声传来,鬼树法力暴涨,全身上下的树叶泛起刺目血光。

  所有的树叶如同锋利的飞刀法宝一般,飞s而出,化为一道道赤se光雨,袭向三人,威能恐怖,密不透风。

  “当心!”黑袍老祖脸se大变,立即祭出一件古宝圆环,试图防御漫天的光雨。

  h袍老者和锦衣老者也使出浑身解数,防御住袭来的攻击。

  “这鬼树元气耗尽,只要我们防御住了这一波攻击,就赢定了!”黑袍老祖一边防御一边大吼大叫道。

  “好!”另外两人神se激动的大喊一声。

  谁知,就在这时。

  “叮”的一声脆响。

  一条银灿灿的锁链,不止从哪破空飞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锦衣老者袭去。

  “咻!”

  锦衣老者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银se锁链捆的严严实实。

  “什么东西?”

  锦衣老者发出一声怪叫。

  “小心,是缚灵锁!”黑袍老祖两眼睁得滚圆,这不是他师兄钟无令的得意法宝吗?

  缚灵锁的速度骇人听闻,普通元婴初期修士无防备之下,很难躲过去。

  被缚灵锁捆住后,锦衣老者根本无法动弹,看着漫天的赤se光雨袭来,他瞳孔不断放大,惊骇之极的大吼一声:“师兄救我!”

  “不好!”黑袍浑身一震。

  等他反应过来也已经迟了。

  “噗嗤噗嗤噗嗤!”

  密集的赤se光雨贯穿了锦衣老者的r身,如同扎马蜂窝一般,血r模糊,瞬间毙命。无广告小说网(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