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nbs;  琴弦一拨,发出袅袅之音,行云流水,余音绕梁。

  琴声极为优美,给人一种心旷神怡之感。

  “轰”的一声,沈身前的半空中突然凝聚出数百根灵力形成的锁链,封住了他的去路。

  金se大鹏猝不及防,一头撞在了锁链上,被拦了下来。

  沈又惊又怒,张嘴喷出一道碗口粗壮的玉y金雷,试图击溃这锁链。

  出乎意料的是,那锁链坚韧之极,玉y金雷竟然无法对其造成什么损伤。

  “阻我者,死!”沈瞪了眼乐菲儿,眼中杀气腾腾。

  “阁下不必动怒,且听一曲。”乐菲儿俏脸古洞无波,再度拨动瑶琴的琴弦。

  这次的琴声委婉连绵,像是丝丝细流淌过心间,柔美恬静,舒适安逸。

  听到这琴声,沈浑身一震,只感觉心中瞬间变得安静祥和之极,x中的杀气消失的无影无踪。

  沈突然觉得这世间的种种争斗和厮杀实在是无聊,自己再也不想杀人了

  “糟了,是这瑶琴在影响我的神志,摒除我心里的杀机!”沈当即回了回神,大惊失se。

  杀气全无,完全不想杀人了,浑身也懒洋洋的提不起劲,这样一来战斗力至少会减弱一大半。

  沈心中大骇。这是什么法宝?居然能有如此诡异的能力!

  乐菲儿的这件瑶琴法宝名叫“七殇琴”,是件伪洪荒灵宝。

  七殇琴的七根琴弦取自七种天地灵兽之筋,琴身则是这一界已经绝迹的“摇光神木”制成。

  对比其他的伪洪荒灵宝,这七殇琴异常的独特,此宝具有攻击,防御,布阵,破禁,神魂攻击,己方增益,敌方减益等七种能力!

  且每种能力效果都十分惊人,只论攻击和防御,七殇琴也不逊于一般的伪洪荒灵宝。

  世间再也没有第二件伪洪荒灵宝能像七殇琴一样具有这么多的能力!用变t来形容一点也不过分。

  但c控七殇琴的要求同样也非常变t和苛刻,需要持琴的修士对音律极为精通。

  若弹奏的琴音有丝毫的偏差,七殇琴不但不会产生效果,反而修士还会遭受极大的反噬,轻则神志错乱,重则变成痴呆!

  这个还只是前提,要完美的c控此宝,需要持宝者有极高的音律天赋,而且对音律天赋要求到达了一种令人发指的地步。

  这种天赋比百大t质还要罕见,乐菲儿恰好极其精通音律,七殇琴和她的契合度很高。

  乐菲儿还在不断的抚琴弹奏,消磨沈x中的杀气。

  沈感觉自己战意越来越低下,不禁心中大急,嘴中疯狂的发出嘶吼咆哮声,试图扰乱乐菲儿的琴音,恢复自己的斗志。

  然并,这琴音仿佛无孔不入,沈的暴喝声根本掩盖不了琴音,斗志持续减弱,甚至连吼叫声都变得平和起来。

  小柔听了这琴音也昏昏yu睡,唯独苏若雪,原本生气微弱的她,竟然渐渐恢复一丝精神。

  可能是因为她命魂破碎,其余的二魂七魄已经陷入了紊乱,仿佛随时都能崩溃。而乐菲儿的琴音,却令她的神魂最大限度的稳定了下来。

  “这位道友,你应该并非东临人,那便与我们无怨无仇,在此争斗也无意义,能否放过我们一马?”苏若雪咬着贝齿,气息虚弱道。

  “两位道友误会了,小nv子不喜杀人,也并非想阻你们。只是想问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最重要的是让你们还回爆裂铜锣,那是小nv子的器物。”乐菲儿白发飘然,神se淡淡说道。

  之前刘天明告诉她爆裂铜锣在沈和苏若雪手中,乐菲儿不愿掺和进王文山等人的仇怨中,所以并未取回爆裂铜锣,直接离开了。

  现在偶然遭遇沈,乐菲儿自然想要回自己的乐器。

  “抱歉道友,此物也是偶然所得,现在便还给你。”

  说完,苏若雪从储物戒指中将爆裂铜锣解除了认主,扔给了乐菲儿。

  乐菲儿接过爆裂铜锣,轻点玉首。

  沈从未遭遇过如此诡异的对手,能不动手就不动手,索x咬牙f软道:“道友,事情很简单,在下和在下的道侣逃出来了,并联手击杀了一些修士,那群人死的只剩王文山一个!”

  乐菲儿柳眉微微耸动了一下,随即鞠躬道:“此事既已知晓,小nv子并无追究的兴趣,阁下请自便。顺带一提,阁下的道侣神魂严重受损自求多福。”

  说完,乐菲儿就乘上了月轮形状的飞行法宝,化为一道流光,消失在天边。

  这nv人最后一句话,让沈心中大凛,有种极其不好的预感。

  “雪儿,不要听那nv人的胡言乱语,你不会有事的!”沈情绪激动道。

  苏若雪自知活不了多久,不想费一丝力气像沈劝说辩解什么,只是轻声呢喃道:“我知道。沈,你快去一处僻静地,本姑娘有必须要说的话和必须要完成的事!”

  “好!”

  沈咬牙答应了下来,无论如何,他也舍不得让虚弱成这样的苏若雪不开心。nv人有什么要求,自己必须答应。

  急速飞遁了j分钟后,沈找了沙漠中的一处巨石堆。

  降下遁光,沈疯狂的c动起纯y剑诀,在大量的气剑轰击下,沈开凿出了一处简易的洞府。

  洞府位于地底,里面一p黑暗,光线对于元婴期修士来说完全不受影响。

  里面摆起了一张玉床,沈从小柔手中接过苏若雪。

  小柔泣不成声,不停的抹着眼泪,她似乎能猜到苏若雪要说什么。

  情绪失控的小柔,重新飞回了沈腰间的储物袋。她不想打扰苏若雪和沈最后的时光。

  沈紧紧抱着nv人,轻轻的放在了玉床上。

  “雪儿,你不会有事的”

  沈呼吸急促,嘴中不断的重复这句话,他双手都有些颤抖的从储物戒指中取出大量的瓶瓶罐罐,都是一些顶级的疗伤丹y。

  “傻瓜,不用了,你用脑子想想就知道,命魂破碎,我是治不好的。”

  苏若雪用尽力气坐直了起来,她抓住了沈的手臂,身子都在微微发颤。

  “不不会的,我一定能把你治好!”沈浑身发抖,满脸癫狂和无助,泪水夺眶而出。

  苏若雪染血的眼泪也涌出泪花,她没想过沈也会露出这种撕心裂肺的无助表情,有些心疼。

  “一个大男人哭的多难看啊,本姑娘会鄙视你的。”

  苏若雪泪如雨下,她轻轻的抱住了沈,埋在男人怀中:“仔细听着,本姑娘现在想让你帮我了却一个心愿,否则苏若雪死也不甘心。”无广告小说网(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