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nbs;  “j易?”巨猿两眼微微一缩,吼道:“哼,真当我是三岁小孩吗,我凭什么相信你?”

  乐菲儿缓缓说道:“很简单,小nv子十j年前游历疾风大陆之时,被火狐王重创,身中火毒,遗留在t内的火毒直至今日还未消褪,故而一直隐居在白灵山中。”

  “多年以来,小nv子一直在寻找清除t内火毒的方法,今日偶然发现道友t内的圣y战气。所以小nv子愿和道友做一个j易,希望道友能帮忙解除小nv子t内的火毒。”

  沈心中一动,难怪自己之前释放出圣y战气,这nv人脸se有了明显的变化,原来是因为这个。

  虽然不想承认,但乐菲儿实力确实超乎想象,即便在九黎剑阵的绞杀中,依旧能保持从容淡定。

  眼下自己想击杀这nv人,j乎是不可能之事。而且王文山等元婴期修士现在应该也在东临宫中,指不定什么时候扑出来,到时候自己必死无疑。

  答应这nv人的j易,或许真有活命的希望。

  沈恨极了乐菲儿,但他必须为苏若雪的x命负责,若意气用事白白丢掉x命,实在是不值!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不过这种生死搏斗的场合,沈也不会轻易相信对方。

  “哼,说的如此轻巧,本公子要如何相信你?”沈两眼死死盯着乐菲儿,面露y戾之se的暴喝道。

  冰莲中的乐菲儿朝着沈微微鞠躬,正se道:“谎话,没有必要欺骗沈道友。”

  就当沈正yu发话时,灵兽袋中的小柔传音道:“公子,这妖nv提到的火狐王正是我舅舅。你让她将t内残余的火毒之力稍稍释放一些,如果此人真是被我舅舅击伤,小柔能一眼就看出来。”

  “好!”

  沈两眼一亮,随即朝着乐菲儿喊道:“妖nv,你一张嘴证明不了什么。你说你中了火毒,那速速给出证据让我看看。先有证据,再谈j易之事。”

  “敢不从命。”

  乐菲儿目se低垂的伸出右手,将t内的火毒稍稍释放,她的秀眉间隐现一丝痛楚。

  很快,乐菲儿的右手变成了紫红se,且散发着一丝丝黑气。

  “公子,这确实是我舅舅的‘赤乌狐火’造成的伤势,这nv人没有骗你。我舅舅的赤乌狐火霸道之极,能长久的残留在身t内,侵蚀t内的灵力和元气。”小柔发起一道传音,心中倍感诧异。

  她舅舅可是九阶巅峰的火狐王,实力远超一般的元婴后期修士,这妖nv竟然能从她舅舅手中逃脱,本事倒是不小。

  更令小柔吃惊的是,乐菲儿t内残余了赤乌狐火,说明这nv人已然是重伤之躯。

  也就是说这nv人自始至终,都是以重伤之躯和沈争斗!

  难以置信这乐菲儿竟然还能发挥出如此恐怖的战力!真不敢相信此nv只是一个元婴中期修士。

  “不错,这确实是狐王的狐火造成的伤势。”沈点了点头,顺便解除了擎山巨猿的变身。

  乐菲儿俏脸微微露出一丝惊诧,好奇沈居然会知道自己是被狐火所伤。

  “既然沈道友见多识广,小nv子便不再解释什么,我们来谈谈j易之事吧。”乐菲儿轻出一口气,不急不缓的说着。

  “此事既然是你提出,那你想如何j易?”沈先试探问道。

  乐菲儿正se道:“小nv子的想法倒是简单,我助你逃出升天,你助我驱散火毒,彼此达成最重要的目的,敢问沈道友意下如何?”

  这话一出,沈心中就打起了算盘,乐菲儿身上的火毒只有自己的圣y战气可以解除,这nv人肯定不会杀了他,现在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

  “那好!你先助我逃到疾风大陆,我再帮你解除火毒,你看如何?”沈目sey寒,沉声问道。

  “小nv子从不攻心计,无法判断道友所说是真是假。若是沈道友到了疾风大陆,施展雷遁术逃走了,小nv子那该如何是好?”乐菲儿幽幽道。

  沈冷笑道:“仙子既有信心置我于死地,还怕留不住我?”

  “道友说笑了,平心而论,沈道友的神通超乎小nv子的想象。你若想逃,小nv子未必制得住你。”

  乐菲儿淡淡说着,语气顿了一下,随即又继续道:“为防范此事,小nv子有一个提议。只要沈道友答应小nv子一件事,小nv子就平安将沈道友送到疾风大陆。”

  “什么提议?”沈急忙问道。

  “道友必须让小nv子在你身上施加一个禁制,用来防止道友逃跑。不过沈道友放心,此禁制并不会妨碍道友运转灵力,施展功法之类。只是在小nv子主动c动禁制之时,沈道友便会受制于我。”乐菲儿颇为详细的解释道。

  沈表面皱起眉头,心中却狂喜之极,t内禁制?那不是正好如了自己得意。

  j乎所有的禁制都能被血魅神光解除,乐菲儿并不知道小柔的存在,就算让这nv人在自己t内种下禁制,小柔也能用血魅神光解开。

  沈琢磨着先答应乐菲儿这件事,等到了疾风大陆,再趁机逃走。禁制什么的,沈完全不需要放在心上。

  乐菲儿害死了苏若雪,是自己的生死大敌,打死沈也不会帮这妖nv驱除火毒。而且驱除火毒需要耗费大量的圣y战气,一旦自己圣y战气消耗过度,苏若雪的处境就危险了。

  沈装成为难的样子,思考了良久,最终答应了乐菲儿,道:“好,我答应你!”

  “如此就好。”乐菲儿浅浅一笑,娇容顿放,如同盛开的海棠花一般明媚。

  “事不宜迟,沈道友,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乐菲儿似乎有些情急,沈虽然有点不情愿,但也只能答应了下来。

  事情的发展出乎意料,沈还是小看这nv人。

  乐菲儿将怀中的七殇琴取了出来,玉指轻捻,弹奏出一曲琴音。

  瞬息间,琴中飞出一缕灵力,如同丝线一样动了起来,形成一道符印,飞进了沈的眉心中。

  沈没有抵抗,接受了这诡异的禁制。

  小柔立即发起一道传音,惊呼道:“糟了公子,这禁制有问题!”无广告小说网(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