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nbs;  “你疯了!”

  沈吓了一跳,急忙抢过她手中的长剑,扔飞了出去。

  “本姑娘是疯了。这又不关你什么事,你凭什么管我?”

  乐菲儿微微抬头,精致的脸蛋上既有些失魂落魄,也带着些许y寒之se。

  沈心中窜起一g怒火,哼道:“在你救过我的份上,老子会管你这种为区区一件法宝陪葬的傻nv人?”

  “呵,本姑娘这一生本来就没什么意义,唯有七殇琴相伴。现在琴已被毁,我又岂能独活!”乐菲儿眼眶温热,泪水止不住的掉落了下来。

  “乐道友,一件法宝而已,毁了就是毁了,大不了以后重新炼制一件新的。何必要自寻短见?”小柔也忍不住发起一道传音,实在是有些不理解乐菲儿的行为。

  “你们怎么会懂。”乐菲儿身子瘫软在地上,哭的厉害。

  她ai琴如命,七殇琴陪了她一生,是她生平唯一的藉。这琴虽是死物,但乐菲儿对它充满了感情。

  如今琴被毁去,乐菲儿一时半会间难以接受这种打击。

  “哼,我们当然不会懂你这么蠢的人,也懒得懂。动不动就要死,老子还从没见过你这么懦弱的修士。”

  沈怒道,他实在是不想管这nv人的死活了。但见乐菲儿寻死的样子,他心中偏偏又气闷之极。

  自己好不容易把她从水云城皇宫救回来了,居然还想着寻死,真不知道她有没有把命当回事。沈看不起贪生怕死之人,同样也看不起不把x命当回事的人。

  “听好了。这七殇琴本就是玄帝之物,并不能算是你的东西。玄影前辈当初恨极了素月,之所以怜悯你这个婴儿,全是因为你母亲素月当时说的一句话。”沈面sey寒道。

  “什么话?”乐菲儿满脸泪痕的抬起了头。

  这些事,她还没听沈提起过。

  “你母亲临终前只说了一句‘对不起,请放过我的孩子’,然后就自尽身亡。”沈冷哼道。

  一听这话,乐菲儿柔弱的身子微微颤栗。

  “玄影前辈只是因为你母亲的这句话才怜悯了你。所以七殇琴并不能算是玄帝送给你的东西。刚才的情形正好能说明问题,玄帝多半在这九玄封天阵中做了手脚。以七殇琴攻击阵眼,阵法中会飞出幻灵毁掉七殇琴。九玄封天阵说是用七玄琴和七殇琴都能破阵,其实只有七玄琴才能办到这一点而已。”沈不冷不淡的东西。

  “那又如何?这琴陪我一生也是事实,为何要管它来历。”乐菲儿咬牙切齿。

  “蠢nv人,比起七殇琴这种死物,你母亲才更重要。玄影前辈已经决定复活你母亲,难道你不打算等到那一日?”沈面sey沉道。

  “什么!我母亲能复活?你说的是真的?”乐菲儿脸se大变,直接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

  “我可没那种心思去骗你。”

  沈长叹一口气,觉得自己有点当好人当过头了。

  但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再藏着掖着也没什么意思。沈索x将玄帝复活素月之事告诉了乐菲儿。

  乐菲儿虽觉得不可思议,但也没有怀疑,她知道沈没必要对自己说假话。

  “多谢沈公子劝导,小nv子刚才情绪失控,做出一些毫无意义的举动,请莫要笑话。我们这就行动吧。”乐菲儿抹去了眼泪,朝着沈鞠躬道。

  见这nv人重新恢复了平静高冷的样子,沈不禁有点无语,真是变脸比翻书还快。

  “好吧,赶紧进入天星宫。”沈一手抓起乐菲儿纤细的手臂,不由分说,渡入一丝丝圣y战气,迅速缓解她t内的伤势。

  乐菲儿轻咬贝齿,她极度排斥和男人接触,但这种情况下实在不好多说什么,只能任由沈这么抓着自己的手臂,一种莫名的情绪涌上心头。

  她觉得自己欠沈的人情已经够多了,这次又添上了一笔。

  很快,沈和乐菲儿两人朝着半空中那座白雾弥漫的金se宫殿飞去。

  刚一接触宫殿外围的白雾,沈就发现白雾并非云彩,而是某种诡异的能量,甚至能侵蚀修士的神魂。

  金se宫殿外的白雾和碎梦岭山林间弥漫的白se雾气很相似,但是强度明显不是一个级别的。沈神识堪比元婴后期修士,一接触这白雾,都会感觉头晕目眩。

  但t内的圣y战气一运转,他就很快恢复如常。乐菲儿t内刚被沈渡送了jg圣y战气,同样发挥了类似的效果。

  “公子,若小柔猜的不错的话,这白雾应该是远古时期一种名为‘灵雾瘴’的瘴气。这瘴气十分厉害,元婴期修士若无防备之下,中了这灵雾瘴瘴气后,也会产生强烈的幻觉。轻则神魂受损,变成痴傻状态。重则神魂崩溃,直接死亡!”

  “这灵雾瘴的威力太过威猛,在远古时期都极其罕见。碎梦岭中弥漫的迷雾,很可能就是从缭绕着天星宫外的灵雾瘴稀释过去的。”小柔解释道。

  沈微微皱眉,这灵雾瘴蔓延整个天星宫中,j乎都没有喘气之地了。

  他t内圣y战气的量有限,若没了圣y战气,自己的神魂恐怕也都会被白雾侵蚀。乐菲儿更是如此。

  沈也不知能在弥漫着灵雾瘴的天星宫中坚持多久时间,眼下只能争分夺秒了。

  半空中的金se宫殿如同巨大的莲花台一样。

  沈和乐菲儿继续朝着天星宫飞遁而去。

  谁知刚一接近天星宫,两人的身t陡然一沉。只感觉浑身上下受到了极大的压迫感,如有万钧之力朝着他们的身t上压了过来。

  “禁空之阵?”

  沈眉头一皱,禁空之阵他见过很多种了,但像如此强力的禁空之阵他还是第一次见!连元婴期修士都抵挡不了这种禁空之力,根本难以飞行。

  没办法,沈和乐菲儿两人被迫降下遁光,落在了天星宫入口的石阶上。

  双脚一接触地面,那道加持在身上的万钧之力渐渐消失。沈暗松一口气,只要不飞行,就不会受这诡异重力的影响。

  “吼!!!”

  就在这时,前方浓雾弥漫之地,倏然间传来一道惊天动地嘶吼声,如同荒古巨兽咆哮,令人心悸胆寒!无广告小说网(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