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万毒老祖也道:“不错,这小子还是保护起来比较好。若那金焰孔雀真的追过来,知道我们杀了这小子,岂不刚好遂了对方的意?我们拜月盟也是要面子的,总不能让妖族耻笑吧。”

  冰花婆婆老脸y沉,便不再说话。

  天剑真人满脸慈祥的对着沈道:“小友勿要担心,我们不会伤害你的。”

  “前辈若能收留,晚辈感激不尽。”沈抱拳道。

  嘴上这么说,沈心中已经决定不会依靠拜月盟的这群家伙了。

  沈非常反感自己的x命掌握在别人手中,在这些老东西手下,自己还不知道会落得个什么下场。

  “小友还知道些什么,都可以与我等细说。”天剑真人淡笑道。

  沈侃侃而谈,将北域妖族的一些地形,主要建筑,防御机制,还有各处的阵法禁制都告诉了天剑真人。

  并把自己临走之前,将北域妖族的传送枢纽一一说了出来。

  其实他话语之中,有意挑动天剑真人等化神期修士攻打北域妖族的心思。但沈说话小心谨慎,并没有让天剑真人还有其他两个化神期修士抓到把柄。

  听沈这么一说,天剑真人还真有些意动了。

  这确实是攻打北域妖族的最好时机。若北域妖族灭亡,他们寒月大陆就少了一个强大的敌对势力。

  万毒老祖恨不得现在就杀进北域妖族,抢夺资源。

  但天剑真人还是相当谨慎的,他担心一旦北域妖族真的被人类修士攻下了,势必让北极冰原的妖族们紧张。

  因为这就相当于放出了一个“人类修士要灭杀妖族”的信号,惹上北极冰原的妖族,或许会造成更大的麻烦。

  总之,一切决定,还是等那个金焰孔雀找上门来再说。“的都是真的?”冰花婆婆目sey寒的瞪了沈一眼,把沈吓了一跳。

  “哈哈,冰花道友不要吓这位小友嘛。”天剑真人呵呵笑道。

  冰花婆婆冷哼道:“哼,老身从来不轻信外人口中说的话。的都是真的,若敢欺瞒我们,老身定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沈y着头p道:“前辈多虑了,晚辈不敢有半句虚言。”

  天剑真人对沈笑着说道:“沈小友不必慌张,我们自然会保你的安全,这段时间内你暂时待在我北剑门吧。纵使那只金焰孔雀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擅闯我北剑门的。”

  “多谢前辈。不过晚辈还有一事相求!”沈急忙说了出来。

  “何事?”天剑真人抚须问道。

  “晚辈被那金焰孔雀下过一道禁制,t内生出了少量妖气,一直难以驱散,所以那金焰孔雀能时刻感应到晚辈的位置。晚辈恳请前辈替我驱散身上的妖气。”沈沉声说道。

  “哦?”

  天剑真人眉目一掀,立即抓起了沈的手腕,替他把了把脉。

  “果然有金风那畜生的妖气!无妨,这妖气也较为微弱,此事难不到老夫。”

  天剑真人直接朝着沈的身t打出一道白se灵光,那白se灵光瞬间被沈的身t吸收。

  沈感觉浑身浸泡在温泉中一般,极为舒f。那进入身t的白se灵光顷刻间通达到四肢百骸,和金焰孔雀残余的妖气冲撞抵消。

  忍受了一定程度的痛楚后,沈t内的金焰孔雀妖气终于被白se灵光清除g净,浑身轻松。

  “多谢前辈救治。”沈心中大喜,这下总算是解决了心腹大患。

  如今自己t内的妖气被彻底清除,金焰孔雀应该无法通过神念感知到他的方向了。虽然离重获自由还相差甚远,但至少也不会被金焰孔雀盯上,算是消除了一个心腹大患。

  “沈小友,你的r身修炼的不错啊。想必修习的主心法和炼t有关吧?”

  天剑真人大有深意的瞥了沈一眼,他刚刚替沈治疗的时候,发现这小子的t质远非普通元婴期修士可比,即便是炼t的元婴期魔修士也未必有如此强的r身。

  “前辈慧眼如炬,确实有点关系。”沈随便糊弄了过去。

  天剑真人很好奇沈修炼的是什么主心法,但碍于身份脸面,他也不好意思去问一个小辈。

  没想太多,天剑真人向司徒令叮嘱道:“徒儿,你先带沈小友去北剑门,将他安顿好。”

  “是,师父。”

  司徒令躬身一拜,随即领着沈走出了大殿。

  离开拜月盟总坛的大殿后,司徒令只冰冷的对沈说了一句:“沈道友,你最好能跟上我,我可不喜欢等人。”

  话音刚落,司徒令便化为一道青se遁光朝着西面的天边飞去,速度快到了一种瞠目结舌的境界。

  沈见他飞的这么快,立即全速追了上去。

  司徒令飞的这么快,明显是想在沈面前表现一下。

  沈有些无语,心想这司徒令果然和传闻中的一样,喜欢争强好胜。

  联想到自己刚才被司徒令敲诈了一件伪洪荒灵宝,沈心中老大不爽,自然不甘落后,准备让这家伙吃次瘪。

  司徒令是风属x变异灵根,修炼的主心法对遁速有相当大的加成。

  他自信自己的遁速是化神期之下第一人,没元婴期修士能跟得上自己速度。

  刚才他师父天剑真人夸了沈r身修炼的不错,这让司徒令非常的不爽。要知道他师父天剑真人一向严格,都很少这么夸他。

  司徒令心里有点不平衡,所以想在沈面前卖弄一下,好让对方知道自己有多么牛b。其实司徒令虽然遁速虽快,但沈元灵根潜质点高达99点,灵力精纯,他以人形状态下的遁速不会比司徒令差上多少。

  沈想让司徒令吃瘪,假意追对方不上,实则在对方甩开自己一段距离时,换了一个方向朝着北剑门飞去。

  他施展起血灵九变变身成雷鹏,并将雷鹏的身躯保持在最小的t型下,c动起风雷遁术,全速飞行。

  司徒令见后方的沈早就没了踪影,脸上不禁露出了轻蔑之se,暗道:“这么快就被本公子轻松甩开了,简直残废!这家伙也没什么本事,哪里值得师父去夸他?”

  司徒令得意之际,也懒得管后面的沈了,自顾自的飞行。

  大概飞行了十分钟左右,他终于到了北剑门的山门外,正当他准备喘口气之时。

  “司徒道友,你终于来了,沈某已经等你很久了。”

  见沈就站在山门外一座巨石上端坐着,p笑r不笑的说着,似乎在懒洋洋的等着司徒令回来。

  “你!”

  司徒令见状,大惊失se,指着沈说不出话来。

  这他妈怎么可能?这家伙不是早就被自己甩无广告小说网(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