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咻咻咻!”

  九柄残破的雷泽分光剑化为了八十一道剑光,缭绕在沈浪周身飞速旋转。

  “果然是主人的剑诀!”

  冥河鬼母惊叹一声,表情十分激动,朝着沈浪躬身一拜:“老奴拜见少主!”

  沈浪吓了一跳,先是一愣,随后立即上前把冥河鬼母扶了起来,满脸震惊道:“前辈,您这是……”

  “云痕子即是老奴主人。主人百年前确实告知于我,说可能有一位人族修士会来南渊之地,让我多加留心,那人应该就是少主你了!”冥河鬼母笑道。

  “可晚辈……没有真正的拜云痕子前辈为师,也不知道云痕子前辈会不会收我为徒。”沈浪谨慎道,不想闹出什么乌龙。

  “主人生平从未收徒,既然认定你为徒儿,老奴喊你一声少主也是应该的!少主不必多虑了。”冥河鬼母沉声道。

  沈浪搞不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也只能默认了。

  冥河鬼母看出了沈浪心中的疑惑,道:“请少主先去大殿内沐浴更衣,老奴稍后会带你去见主人。”

  “多……多谢前辈!”

  沈浪只得应了一声,对方如此强大,没必要耍自己玩。“对了少主,请将此物收好,放入储物戒指之中,切勿被他人觉察。”

  冥河鬼母将手中的神女之血重新递给了沈浪,郑重其事的说道。

  沈浪微微点头,他将之前吞进肚子里的储物戒指吐出来,戴在了手上,随即将神女之血收进了储物戒指内。

  “吼!”

  岸边的玄冥黑蛇还在发出咆哮声。

  “该死的畜生,差点害死少主,给我滚回冥河里!下次给我认清楚人!”冥河鬼母拂袖挥出一道黑光,将体型硕大的玄冥黑蛇击飞到了冥河中。

  沈浪吓了一跳。

  “少主,请跟老奴来!”

  随后,冥河鬼母领着心惊胆战的沈浪进入了鬼母殿。

  宫殿内地面墙壁也都是黑色的晶石凝聚而成,这似乎还不是普通的晶石,散发出一丝丝黑气,对普通修士的肉身有害。

  冥河鬼母见沈浪身体不断的溢出圣阳战气抵挡四周的气息,她直接挥手凝聚出一道灰光,如旋风一般笼罩在沈浪周身,让他免遭黑气的侵蚀。

  沈浪松了一口气,他体内的圣阳战气撑了这么久,也快耗尽了。

  宫殿内一片昏暗,只零星的亮着几个蜡烛,场景颇为诡异。

  冥河鬼母从储物戒中取出一个浴桶,随即又取出一件玉瓶,朝着浴桶中倒入一滴金色的液体。

  瞬息间,那金色的液体化为大量的金色的水流,溢满了整个浴桶。

  “少主,请!”

  冥河鬼母对着沈浪恭恭敬敬的说了一句,随即走出了大殿。

  沈浪看着浴桶内的金色液体,脸上露出一丝古怪。总之,对方尊称云痕子为主人,应该是不会害自己。沈浪衣服早就被冥河河水腐蚀干净,现在就是一丝不挂的状态,直接进入了浴桶中。

  “嘶!”

  泡在金色液体中,沈浪忍不住嘶叫出声,感觉自己的皮肤如同被熔浆浇灌了一样,异常刺激难受。

  不过一阵刺激后,沈浪发现那些金色的汁液渗入了自己的皮肤之中,宛如一股暖流,滋润着全身每一处肌肤,血液,骨络,经脉,说不出的畅快受用。

  随着那些金色汁液不断滋润身体,沈浪感觉自己肉身乃至神魂都受到了滋养。

  在浴桶泡了一阵之后,沈浪之前耗损的元气完全恢复,身体隐疾也完全消失。

  甚至连修为竟然都有了明显的提升!沈浪丹田内的灵力都壮大了一圈。

  这金色的汁液想必是上古灵界某种顶级的天材地宝,竟然有着如此恐怖的效果。冥河鬼母算是送了沈浪一个大礼。

  将浴桶内金色汁液药力尽数吸收后,沈浪精神大振,容光焕发,换了一件干净的白色衣袍,随后走出了大殿。

  冥河鬼母就在大殿外等候,见沈浪出来,她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张银灿灿的传送符,直接捏碎。

  只见半空中突现出现了一道空间气旋,冥河鬼母朝着空间气旋内打出一道黑光。

  黑光撕裂开了一条空间裂缝,冥河鬼母朝着沈浪道:“少主请跟上老奴。”

  沈浪上前一步,跟着冥河鬼母,两人穿过了空间裂缝,传送离开。

  下一刻。

  “嗖”的一声,两人传送到了一处花海中。这一瞬间,如同拨云见日一般,沈浪都有种闯入了另外一个世界的错觉感。

  简直和刚才的冥河是截然相反的场景!

  天朗气清,烈阳高照。

  沈浪此刻身处大山脚下的一片花海之中,五颜六色的灵花绽放,绿草如茵,精美绝伦。

  空气中充斥着浓郁的五行灵气,深吸一口气,让人神清气爽。

  “这里是……”沈浪忍不住惊呼出声。

  冥河鬼母轻声道:“这里已经是南渊之地的地界,主人的居所就在前方。”

  沈浪微微点头,跟着冥河鬼母朝前飞去。

  脱离了冥河的那种空间压迫之后,感觉全身轻松。

  花海连绵百里,似乎是人为栽种的。

  不多时,两人就到了花海的正中央。

  花海的正中央耸立着一座竹屋,竹屋外立着一块巨石,巨石上一名银发老者正在与一位金袍童子下棋对弈。

  冥河鬼母在竹屋前停了下来,朝着那名银发老者拜道:“老奴拜见主人!”

  沈浪心神巨震,他曾经在人界见过云痕子的虚影,和眼前这位银发老者一般无二,对方就是云痕子了。

  “见过云痕子前辈!”沈浪朝着云痕子恭恭敬敬拜了拜。

  不管怎么样,自己学了云痕子的天罡纯阳剑典,受其恩惠,理应给予极大的尊重!

  “辛苦你了鬼母,你可以退下了。”银发老者淡然说着,双目凝视着棋盘,落下一子。

  “是,主人。”冥河鬼母躬身退下,随即化为一道流光,远遁而去。

  沈浪心情有些紧张,微微抬头看了银发老者一眼。

  银牙老者朝着对面的童子淡笑道:“玉面道友,你看我这位徒儿如何?”

  对面那名身披金袍,面相白净的幼童目光并没有转向沈浪,反倒是抬头看了银发老者一眼,正色道:“血灵仙体,天罡战气,两件天灵宝加身……此子天资气运皆属顶级,云痕道友好眼光。”

  沈浪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眼前这个幼童连看都没有看自己一眼,就知道自己是血灵仙体,拥有天罡战气和两件天灵宝……这幼童究竟是何等修为?

  ps:能支持月票的书友请尽量支持下。愿意投的就投,不愿意投的书友可以投给自己喜欢的其他书。南渊之地和神女之血是个大坑,后面的剧情会越来越精彩!无广告小说网(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