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沈浪和苏若雪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2108章 陪我出去走走
  化神期修士虽然有寿元的限制,但是修士肉身已经停止了衰老,即便再过一千年,他们的容貌也不会有丝毫的改变。

  而且也不会对今后冲击炼虚期有什么影响。

  只是,一千年的时间太过漫长。想想要在这暗无天日的世界度过一千年,四人情绪都无比沉重。

  心情最糟的莫过于玉瑶了,她原本就迫不及待的想离开神女墓,重新恢复容貌。

  现在居然要被困在这里一千年,玉瑶心中痛苦万分。

  “只能如此了。”邪影闭上了双眼。

  “阿弥陀佛。”神秀双手合十,似乎也已经认命。

  沈浪心中有种罪恶感,高声道:“必须要给各位说声抱歉,要不是沈某侵扰了冥河神女长眠,各位也沦落不到这种地步。”

  神秀正色道:“沈公子不必如此,造化弄人,此事不能怪你,反倒是你救了我们一命,贫僧感激还来不及。”

  玉瑶虽然心中极度失落,但还是摇头道:“世事难料,说这些已无意义,错不在你。”

  “邪某从不是怨天尤人之辈。”邪影冰冷道。

  见三人都没怪自己,沈浪颇为感动,重重的抱了抱拳:“感谢三位道友!”四人情绪都不是很好,闲聊一阵后,各自开始打坐休息。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

  沈浪每日为玉瑶治疗伤势隐疾,配合圣阳战气滋养她的身体。

  一直持续了两个多月,玉瑶原本虚弱的身体才慢慢恢复了过来。

  可能是心中抱着愧疚感,沈浪时常传音安慰玉瑶,偶尔也会陪她聊天,安抚她过于悲伤的情绪。

  换成以前,玉瑶肯定会忌讳和一个并不怎么熟知的男修士聊天,但此刻她心中的苦楚无处诉说,反倒乐意和沈浪倾诉。

  两人的关系好了许多,以朋友相称。

  通过日常的交流,沈浪也差不多能明白玉瑶是个怎样的女子了。

  和沈浪印象中的完全不同,玉瑶是心思极为单纯的女子。父母从小对她格外严厉,她从未和其他修士接触过,甚至不知道南渊之外的世界是怎样的。

  与沈浪这样聊天,反倒是她生平头一回的经历。

  转眼间,三个月后。

  邪影和神秀每日闭目打坐,这两人倒是能耐得住寂寞。

  玉瑶身体也在沈浪多日的治疗下完全恢复。

  这一日,沈浪结束了最后一次治疗,传音道:“玉瑶姑娘,你体内那股血色灵力已经完全消除,对身体应该再无隐患了。”

  “多谢沈公子这段时间一直替小女子治疗伤势,还为小女子开导排忧,感激不尽。”玉瑶传音回应道,起身朝着沈浪行了一个揖礼。

  “只是履行之前的承诺而已,玉瑶姑娘不必谢我。”沈浪摇头道。

  玉瑶犹豫了一阵,还是忍不住传音说了出来:“小女子……还有一个不情之请。”

  “什么请求?”沈浪好奇问道。“能不能……陪我出去走走?”玉瑶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但语气中还是带着一丝羞怯。

  沈浪愣了一下,点头道:“好。”

  两人走出了宫殿大门外。

  血莲山的邪云早在一个月前就已经散去,山上已经没有邪灵的踪影了,基本上没什么威胁。

  两人就随意在血莲山漫步闲聊了起来,偶尔还能采摘一些天材地宝。

  “玉瑶姑娘让沈某出来,应该是有话要对我说吧?”沈浪正色道。

  “沈公子不必这么一本正经,小女子只是……心情沉闷了太久,想出来散散心,聊聊天。当然,沈公子若嫌弃小女子这面具之下姿容太过丑陋,小女子也不会强求,公子现在就可以回去。”玉瑶轻声说道。

  对方话说到了这个份上,沈浪哪有拒绝的道理,道:“玉瑶姑娘言重了,沈浪不会在意你的容貌的。就算玉瑶姑娘的容貌真的无法恢复了,我也……”

  沈浪话还没说完,玉瑶就似笑非笑道:“沈公子,话可不要乱说,本姑娘才不愿意当丑八怪呢!”

  语气中还透露着一丝幽怨。玉瑶觉得沈浪就是个木头。

  “抱歉,是我说错话了。”沈浪挠了挠头。

  玉瑶微微摇头,走了一阵后,才幽幽道:“其实,小女子从未离开过南渊,对南渊之外的世界很好奇。之所以让沈公子出来,是想听听沈公子你的经历。当然,沈公子若不愿提及,就当小女子没说过这句话好了。”

  沈浪索性说道:“这些沈某当然可以说上一说。只是,沈某并非上古灵界修士,而是下界的飞升修士,出生贫瘠之地,玉瑶姑娘可有兴趣一听?”

  “飞升修士?好啊好啊!”玉瑶十分惊讶,想不到沈浪竟是飞升修士。

  要知道沈浪的骨龄不过三百多岁,放眼上古灵界人族,天资可能排不上最顶尖的那一类。

  但如果是飞升修士,这种骨龄就太过逆天了!

  沈浪将步入修炼世界以来的重要经历,洋洋洒洒的和玉瑶说了一遍。

  玉瑶听的十分认真,每当听到沈浪遭遇的那些困境,她也会紧张。当沈浪讲到解开困境,或者一些开心事时,玉瑶也会显得很轻松。

  “只是听着沈公子的经历,就让小女子有种别样的新奇和刺激,原来外面的世界如此精彩有趣。”玉瑶长出一口气,心情畅快了不少。

  “精彩是精彩,但危机四伏。”沈浪摇头道。

  玉瑶微微点头,沉默一阵后,又问道:“沈公子,你是已经有了结发妻子,所以才和其他女子刻意保持距离吧?”

  沈浪不知道玉瑶为什么问这个,点头道:“或许如此吧。”

  毁容之前,玉瑶对自己的容貌极为自信,觉得任何男修士看到了自己的真容后,都会为之倾倒。当然,除了出家和尚和性格怪异之人。

  沈浪并非这两类,也没有被自己容貌倾倒,表现如谦谦君子。

  至于亵渎冥河神女什么的,玉瑶已经确定那并非是沈浪本意了。

  其实这样的沈浪,对玉瑶而言,有着莫名的吸引力。听到沈浪有心爱之人时,她心中竟有一丝嫉妒感。

  玉瑶并不在乎这些,她父亲玉面童子,都有过三十多个老婆了,最后还不是只跟了母亲一个人长相厮守。

  “沈公子,谢谢你能陪我出来散步。今后相处时间漫长,请多指教。”玉瑶再次道谢。

  “请多指教。”沈浪也客气的回应了一句。

  两人返回了黑色宫殿中。想到要在这里度过一千年,沈浪心情依旧沉重。

  总之,先突破化神巅峰再说。无广告小说网(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