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他们身份没有问题,是我以前的救命恩人。”沈沉声道。

  “既如此,那我就放心了。兄弟你先好好在这疗伤,我们待会儿再叙!”黑山抱了抱拳,随即冲出了大厅。

  眼见黑山离开,沈松了一口气,不再压制t内的圣y战气。

  一g狂暴的金se旋风缭绕全身,沈pr间的伤口正在以r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仅仅是j个呼吸间,沈就恢复了行动力。

  如今他的圣y战气本源生生不灭,是半个不灭之t,身t的恢复力极强,再严重的伤势都能自行恢复。

  这点伤势无需休息就能恢复。

  “天鹰灵目!”

  沈直接施展起了天鹰灵目,观察起了战场中的动态。

  战局已经变成了单方面的屠杀,虫族联盟的妖修队伍已经死的差不多了,猎杀联盟这边的队伍正在进行最后的杀戮。

  银皇天牛等j个倒霉的合t期修士也个个身负重创,已经到了强弩之末的地步。

  现在不想办法溜出去,之后恐怕就再没有这个机会了。

  沈立即施展出妖蝶变,变身成一名毒刺巨鳄族的普通妖修,背起了风绝和水月两人,顺便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面巨盾法宝,撑开作为掩护。就这样,沈收敛气息,偷偷溜出了战船。

  妖蝶变不但能肆意变化易容,还能改变身上的气息或者隐匿自身的气息。沈借此神通,先是混进了战场,随后装死,从空中掉落了下来。

  战场中的合t期修士忙着厮杀,根本就没有留意沈的身份。

  就这样,沈快掉落到地面上的那一刻,直接掐了一个土遁术,带着风绝和水月两人逃走了。

  五六分钟后,终于逃出了那些合t期妖修神识探查的范围,天鹰灵目也并未发现追上来的修士,沈暗暗松了一口气,总算是躲过一劫。

  并不是沈畏惧两大联盟的合t期修士,真要斗起来,即便自己不敌,逃跑还是有些把握的。

  主要是沈担心自己会被两大联盟的盯上,身份暴露了出去。

  圣甲虫族和他可是不死不休的关系,倘若真的暴露出身份,后果不堪设想,五se神旗也多半泡汤了。

  懒得想太多,沈背着风绝和水月两人,连续飞行了一天一夜,终于到了绿沼林南面的沙漠。

  ……

  此刻,风白雪正在沙漠的某个石洞处打坐修炼,心中忐忑不安,默默祈祷自己爹娘能平安无事的被沈带回来。

  “铃铃铃!”

  远处天边,突然响起了一阵诡异的铃铛声。

  这奇异的声音瞬间将风白雪惊醒,她立即走出石洞,施展灵目术朝着天边看了过去。

  只见远处天边,似乎有一p乌云正急速朝着这边飘了过来。

  “那是……”

  风白雪俏脸发白,放出神识仔细探查,发现天边的那p乌云,竟是成群结队的凶虫!

  密密麻麻,铺天盖地的无数凶虫正朝着天边急速飞来。

  刺耳的虫鸣声如同海啸一样,暴躁凶戾!

  一名身披白袍的虫修,在坐在一只巨大金se甲虫背上,那甲虫头生两对如标枪一样的尖角,面相极其狰狞。

  &nsp; 白袍虫修手里摇着一只银se铃铛,每摇动一下,铃铛就会发出奇异的声波,往四周发散。

  声波由远及近,沙漠中被声波覆盖到的凶虫,一个个宛如中了定身术一样,无法动弹。

  那些凶虫停滞了十j秒钟后,如吃了y一样被铃铛的声音吸引,跟在了那黑压压一p的凶虫群后方。

  “竟然能控制凶虫?”

  风白雪惊呆了,她还从没见过这么奇妙的能力。

  白袍虫修不断的摇动着手中的银se铃铛,后方的凶虫大军好似一个个被c眠了一般,跟上了白袍虫修。

  后方的凶虫大军中,粗略一看,那无数凶虫居然都有着不下于元婴期级别的气息,最前方还有只炼虚期的凶虫!

  当白袍虫修骑着金se的甲虫靠近风白雪所在的区域时,两眼一阵放光,惊喜道:“哈哈,此地竟一次x出现了四只炼虚期的凶虫,这一趟没白来!”

  其实那四只炼虚期的凶虫,是沈当初从圣虫塔放出来保护风白雪的。

  “嘶嘶嘶!!!”

  见白袍重修带领着一群凶虫大军飞了过来,那四只炼虚期的凶虫t型当即变化到了最大,朝着白袍虫修和他身后的凶虫群厉声咆哮。

  “啧啧,脾气倒是不小,乖乖给我听话吧!”白袍虫修咧嘴一笑,摇了摇手中的银se铃铛。

  “铃铃铃!”

  银se铃铛释放出奇特的声波,传入了那四只炼虚期凶虫耳中。

  下一刻,让白袍虫修瞠目结舌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那四只炼虚期的凶虫非但没有铃铛的声音控制,反而直接发起攻击,张开血盆大口,喷吐出大量的妖火。

  四道妖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白袍虫修席卷而去。

  “怎么回事?”

  白袍虫修两眼一缩,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这四只炼虚期的凶虫明明听到了捕虫铃的声音,竟然会对自己发起攻击?

  惊疑不定的白袍虫修停了下来,袖袍一掀,一g寒芒白光瞬间化解了四道妖火攻击。

  白袍虫修是合t中期的修士,这点程度的攻击对他而言就和蚊子咬没什么区别。

  不过他心中好奇的很,捕虫铃还是头一次对炼虚期的凶虫无效。

  “铃铃铃!”

  白袍虫修有点不信邪,反复摇起了手中的铃铛。

  然而那些炼虚期的凶虫还是不畏生死,挡在了白袍虫修,似乎是想保护什么。

  白袍虫修是圣甲虫族的白袍祭司,也是圣甲虫族的“捕虫者”,对凶虫习x十分了解,他很快就发现了端倪。

  眼前出现的这四只炼虚期凶虫,保护的目标似乎是沙漠下方一块巨岩石洞外的人族nv修!

  “哼,想不到除了我圣甲虫族之外,竟还有其他控制凶虫的手段,真是有点意思。本祭司倒,这到底有什么猫腻!”

  白袍虫修一声冷笑,骑着金se甲虫俯冲而下,朝着石洞外的风白雪冲了过来。

  风白雪吓得俏脸煞白,万万想不到会引来如此恐怖的虫修。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北面天边突然传来一声惊天暴喝。

  “给我住手!”无广告小说网(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