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听完这些话,沈整个人如遭雷击。

  他本以为张道陵是别有目的的恶人,是自己师父救了自己,但现在心中的这个想法,稍微有了一丝动摇。

  仔细想想,这其中还是有不少疑点。

  沈皱眉道:“奚风前辈,就算晚辈真的领悟了剑域,那估计也是大乘期之后的事了。云痕子如今是合t巅峰,他如何能杀我?”

  沈不觉得自己真领悟剑域后,云痕子能杀得了自己。

  张道陵笑道:“沈小友,云痕子在你的神魂中留下了一道剑符吧?”

  这话一出,沈瞬间面如土se,细思极恐!

  难……难不成!

  自己师父当初留下的剑符,并不是为了针对张道陵?

  沈顿时ao骨悚然。

  张道陵猜到了沈心中所想,淡笑道:“沈小友或许以为云痕子留下的剑符,是为了反制于我,其实并非如此。”

  “云痕子的剑符,其实并不能对老夫造成什么伤害。反倒是沈小友你极有可能深受其害。沈小友若不信,老夫现在便可引动你t内的剑符,小友可自行一观,看看这剑符能不能对老夫造成创伤。”

  沈没有轻易答应张道陵,咬牙继续问道:“晚辈是在下界学会天罡纯y剑典的,若云痕子的仙书拓p是从道陵兄那得取得,为何剑典会流落下界?”

  奚风解释道:“那是因为,云痕子那家伙当初盗走拓p后,直接躲到了人界,想避开我方寸山修士的追杀。天罡纯y剑典,应该是他那个时候编写出来的。”

  沈脸se变幻了数次,他已经无法保持淡定了,直接问起了重点:“九极天书可在方寸山中?天罡纯y剑典真的出自九极天书?”

  最直截了当的判断方式,如果那九极天书中真的有天罡纯y剑典,那就证明云痕子确实欺骗了自己!

  张道陵笑道:“沈小友若不信,老夫数日后可以带你去九极天书中一观。天书有九种壁画,其中最上等的壁画,就记录了剑域神通,和你观看过的仙书拓p并无差别。”

  “不过,门有门规。九极天书乃是方寸山无上至宝,唯有老夫的亲传弟子才能进入一观。沈小友到时候从九极天书中出来,若得到了满意的答案,必须要拜入我方寸山门下才行。”

  沈脑子混乱不堪,沉默了许久,他依旧没有轻易答应张道陵。!!

  张道陵说的话,完全没有漏洞,九极天书也是最好的证据。但沈实在是难以接受云痕子在欺骗自己,总觉得这事或许还有蹊跷。

  “道陵兄,能否给我j天时间?这件事我需要好好思考一番。”沈叹气道。

  “老夫也是如此之想,所以才言数日后带你去天书一观。今日老夫和奚风徒儿所言,或许颠覆了你某些认知,沈小友你这j日好好休息,慢慢思量。”张道陵慈眉善目道。

  “多谢。”沈面se复杂的朝着张道陵抱了抱拳。

  张道陵微微点头,拂尘一甩,随后离开了卧房。

  “哈哈哈,小子,别再想那些烦心事了,期待你加入方寸山!你大伤初愈,好好休息,若有任何需要,直接和云梦说即可。”

  奚风爽朗一笑,随后也跟随着张道陵,离开了卧房。沈面se呆滞的躺在玉床上,头一次感觉如此无助,自己到底应该相信谁?  请大家一下山月的公,众号,ei信,花幽山月即可,有精彩内容,剧情预测和番外篇。

  不多时,柳云梦走进了卧房中。

  见沈脸se不对,她好奇问道:“沈,你怎么了?”

  沈瞥了眼柳云梦,这个nv人,他心中还是非常信任的,或许能从她嘴里听到一些消息。

  “我没事。云梦姑娘,我有一些问题想问你。”沈压抑住自己的情绪,平静问道。

  “说吧。”

  见沈这副样子,柳云梦也十分好奇,索x回答起了沈的问题。

  比起沈的经历,柳云梦经历要简单的多,她飞升之后,找到了当年自己在上古灵界人族的遗宝,得到了大批的修炼资源。

  后来,她以散修的名义,在某个五行灵气充沛的中型城池修炼。

  轮回之t的修士,在重生之后,能以极快的速度修炼到陨落之前的境界,而且r身可以不断通过外物来强化。

  甚至能将自己的r身打造成坚不可摧的本命法宝!

  这也是轮回之t的巨大优势,有神魂既能如正常修士一样修炼,r身可以无限强化,这比之前修炼炼t功法可强多了。

  柳云梦只花费了百年时间,就从化神初期修炼到了炼虚后期顶峰。

  还有一件事值得一提,柳云梦为避免遭人觊觎,在自己突破炼虚后期顶峰之时,将九疑鼎藏到了某个足够安全地方。

  九疑鼎之事,柳云梦没有透露给任何修士。

  后来柳云梦为突破合t,去寻找种灵根的材料。

  她修炼的是一种名为“天nv决”的顶级心法,想突破合t,必须要种下灵根潜质高达90点的灵根。

  为了寻找珍贵材料,柳云梦踏遍无数场所,最后需要的一件材料,竟在方寸山中。

  起初,柳云梦拜入了方寸山门下,为的是得到那件材料。

  后来,她被方寸山的种种高深咒法吸引,索x就留在方寸山深造,成功得到了材料后,她突破了合t期。

  由于极其出众的天赋资质,柳云梦被收为了徒弟。

  如今的柳云梦,修为比沈还高出一筹,合t初期!

  总之,可以说柳云梦是自愿来到方寸山的,并无问题。

  沈越发疑h了,难不成是自己想多了,这方寸山压根就是没有问题的?

  见沈只是问这问那,问完后就对自己毫不关心了,柳云梦显得有些失落,撇嘴道:“哼,可不止本姑娘一个人拜入方寸山门下了,你一个人界的老相好也拜入了方寸山!”

  “谁?”沈忍不住问道。

  “慕容明月。”

  见沈如此关心这事,柳云梦更加气闷了,冷哼道:“本姑娘和那nv人的关系极差!”

  “慕容明月也飞升了?”

  沈一阵吃惊,急忙道:“能不能让她过来见见我!”

  “你!”

  柳云梦俏脸通红,气的说不出话来,醋坛子都快打翻了。

  沈这句话,岂不是默认了慕容明月是他的老相好?无广告小说网(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