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圆形祭坛如同一艘巨大的航空母舰,朝着东面那座高高耸立的金se宫殿飞去。

  沈居高临下,耳旁尽是“呼呼”的风声。

  高空中巨大的空间重地让他难以站起身,全身的骨络经脉都铮铮作响,在艰难抵抗着空间重压。

  往下看去,沈能看到刚刚走出葬龙岭的魅灵族小队。

  “你们快看天上!”

  “是刚才的祭坛!”

  “这祭坛竟然会飞?”

  一群魅灵族修士指着天空中急速飞行的圆形祭坛,目瞪口呆。

  芙儿和桃妖儿两nv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彻底傻眼了。

  葬龙岭的那座祭坛,竟然载着沈飞走了!

  祭坛上的沈,瞥见下方渺小的魅灵族修士,顿时有种恍然如梦的感觉。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作弊?

  人家辛辛苦苦赶路试图赶向广天宫,自己搭个顺风车,直接飞向广天宫,实在是让人哭笑不得。

  沈趴在祭坛上,留意着下方的场景。除了刚出葬龙岭外的魅灵族修士之外,沈还看到了不远处山头上的远古血鬼族的修士队伍。

  “注意警戒,有东西飞过来了!”为首的一名身披血se铠甲的远古血鬼族大乘中期长老高喝道。

  “那是什么?”

  “我靠,九州秘境中竟然还能使用飞行法宝?”

  看着天空中飞过去的巨型祭坛,远古血鬼族的修士一个个呆立当场。

  “是沈!”

  刑煞目放精光,神se愕然。

  他分明看到祭坛边缘趴着一个人影,正是沈无疑。

  刑煞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沈开了挂不成?竟然可以乘坐法宝飞向天空之城!

  那圆形祭坛的飞行方向,正是广天宫所在的位置。

  “少主,你不该救那人的。这个叫沈的小子肯定是在秘境中找到了一些机缘,让他白白捡了一个大便宜!”

  身披铠甲的那名大乘中期长老摇头叹气道,神se颇为郁闷。

  “长老此言差矣,此人本就不凡,即便我不救他,他能找到的机缘,我们也找不到。如此就不必心里不平衡了,与他结个善缘也不是什么坏事。”刑煞笑着说道。

  ……

  “敢问前辈,那广天宫究竟是何物?真的是太乙始祖建造的宫殿吗?”祭坛上,沈朝着童子雕像问道。

  其实他来九州秘境的目的,就是为了寻找太乙真人的一些线索。

  “不错。确切来说,广天宫并非传统意义上的宫殿,而是一件法宝!这祭坛上,太乙始祖雕像手中原本托着的东西,就是广天宫。”童子雕像淡然道。

  “居然是法宝。”

  沈心中一惊。

  能在被雕像托在手里,说明广天宫能大能小,像是空间法宝。

  太乙真人亲自炼制的法宝,功能可想而知,估计拥有着某种极其逆天的能力!

  自己能得到这件宝物,足已算得上大机缘了!

  沈心中突然有些兴奋,不管之后会面临何种考验,自己必须全力以赴。

  “对了前辈,敢问您是否知道天机图卷,或太乙始祖遗留的宝藏之事?”沈继续问道,希望能从童子雕像口中得知最后一件打开天机图卷钥匙的信息。

  “不知。”

  “那敢问您是否知道我师尊张道陵的一些事迹?”

  “不知道,我只是一尊雕像傀儡。这广天仙城还知道一二,但外界之事就一概不知了。”童子雕像坦然道。

  “那您为何认定我是这个有缘之人呢?”沈继续问道。

  “这件事,等你真正成为了广天宫主人,自然就清楚了。”童子雕像不冷不淡的说道。

  说了等于没说,沈有点郁闷,也没好意思多问。

  最后,他问起了最实在的东西:“前辈,这祭坛上的两具真灵尸骸,晚辈可否带走?”

  “此乃贡物,贸然取走是对太乙始祖不敬,待你真正成为广天宫的主人,才有资格取走这些。至于你之前取走的那些真血,我就不予追究了。”童子雕像冷淡道。

  “好吧。”这童子雕像如此一板一眼,沈颇感失望,自己只能尽量通过考验。

  太乙真人的考验是一个很模糊的概念,毕竟没有修士真正进入过广天宫内。

  但是之前在和芙儿聊天的过程中,沈知道距离广天宫最近的一处地名,名为冰火两仪山!

  正如其名,冰火两仪山是两座大山。据说就是这两座大山挡住了广天宫的入口,所以历来无人能进入广天宫。

  祭坛的飞行速度极快,似乎是由童子雕像c控的,可堪比外界大乘巅峰修士飞行的速度。

  足足飞行了半个时辰,这才终于抵达了最接近广天宫的区域。

  沈居高临下,现在可以真正近距离目睹到广天宫样子。

  巨大的金se宫殿直贯云霄,恢弘气派,造型极其考究,华丽。宫殿的背后还撑起一道神秘的九se光环,让整个宫殿更添一丝神秘深邃的气息。

  广天宫周边蔓延着大量诡异金se光丝,那些光丝如同来回傻膕线一样,在空中飞来飞去,蕴含着极其恐怖的威能。

  这些金se光丝名为“太乙金光”,威能强大到能灭杀大乘期修士!

  大量的太乙金光如同城墙一般,将广天宫包裹的严严实实,唯独东面有一处金se光幕形成的入口,光幕能豁免太乙金光,这是唯一的入口。

  但可惜的是,进入广天宫的这处入口恰好被两座巨山挡住了,正是眼前的冰火两仪山!

  祭坛停止了飞行,降落在冰火两仪山脚下。

  “这里就是考验之地。”童子雕像开口道。

  眼前的两座高山,一左一右排列着,紧挨在了一块。

  左侧的大山被厚厚的冰霜笼罩,释放出恐怖的寒气,四周的空间都泛起白芒,淬寒入骨。

  右侧的大山被汹涌的烈火笼罩,释放出盛若烈y的火光,周边空间也变成了暗红se,空气极其灼热,扑面而来的热携带着浓重的火灵力。

  祭坛降落在冰火两仪山正中央的山脚下,离两座大山相隔的较远,但沈还是有些吃不消。

  大量的寒芒和火光席卷而来,冷热j替,沈r身难以抵挡,不得不掐出一道纯y剑盾防御。

  沈时而冷的哆嗦,时而热得不行,咬牙问道:“前辈,敢问考验是什么?”无广告小说网(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