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一般来说,修士的心脏和头颅是致命部位,一旦被彻底破坏,再强的疗伤丹药和治愈神通都无法恢复。

  哪怕是不灭之体,若连头颅都爆裂了,也是无法复活的。

  邪风鬼帝根本就毫无抵抗能力,不但头颅和上半身爆裂,连身上坚固的防御铠甲也碎裂成渣,这下真的是彻底殒命了。

  “邪风!”

  堕天鬼帝惊恐骇然的看着这一幕,全身寒毛竖起。

  幸好那一箭瞄准的是邪风鬼帝,若瞄准的是自己,只怕他也得当场殒命。

  高空中的那道金色虚影彻底消失,四周的金色空间也迅速坍缩,直至消失。

  一切都结束了。

  残余的少量大乘期纷纷露出劫后余生的惊慌表情。

  几十万里外观战的刑煞,面露震撼之色,自言自语道:“上界真仙的一具分魂,就能厉害到如此程度,实在是让人叹为观止!”

  更远处利用神识观察战局的几名鬼帝也面露骇然之色,万万想不到一个沈浪能让堕天族和风鬼族付出如此惨痛的代价!

  原本堕天族和风鬼族一百三十多名大乘期修士,死的只剩下二十个,巨大的损失已经不能用惨重来形容!大乘期修士乃是九州帝族的根基,哪怕是大陆交战也难死去如此之多的大乘期修士。

  堕天族和风鬼族这下可谓是“一夜回到解放前”了,最惨的是风鬼族,一族之长的邪风鬼帝都挂了,风鬼族势必会从九州帝族中除名。

  而堕天族下场也极为悲惨,但好歹堕天鬼帝还活着,尚能主持大局。

  对于这个结果,红枫帝后也是始料未及,她都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沈浪了。

  这小子几乎是以一己之力,扭转了整个九州大陆的局势。

  悲愤交加的堕天鬼帝解除了血毒域,披头散发,口中发出歇斯底里的咆哮:“啊!!!沈浪小畜生,本帝必杀你!”

  气血上涌,堕天鬼帝嘴里吐出一大口鲜血,他面色癫狂的放出神识,试图追查沈浪的下落。

  ……!!

  此刻的沈浪,早就脱离了次元封锁的区域,断裂的双腿在圣阳战气的恢复之下也长出了大量的新生肉芽。

  半个不灭之体发挥了作用,最多再过十分钟,沈浪的双腿就能完全恢复。

  看着沈浪惊人的恢复力,欧阳长风和柳云梦两人也面露喜色。

  三人已经飞行到了几十万里外的地方,因为堕天鬼帝施展的那一招次元封锁,即便是在封锁的区域之外,空间波动也异常紊乱。

  为了防止传送出现偏差,欧阳长风和柳云梦两人按照沈浪的指示,尽可能的原理次元封锁的区域。

  趁着九头大王拖着那群大乘期修士,三人一口气穿行了几十万里。

  “欧阳兄,到这里就行了,我们赶紧利用传送符离开!”沈浪神识留意到远处天边的恐怖气息波动似乎停止了下来,觉得战局可能结束了,赶忙催促道。“好!”

  欧阳长风急忙从怀中取出之前那张黑色的传送符,正准备捏碎。

  就在这时。

  “轰!”

  沈浪身前陡然出现了一道血色的空间裂缝,裂缝中走出一名身穿血色铠甲,肩披血色披风,皮肤异常白皙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虽面无表情,但气息极度可怕,浑身释放出冲天灵压,如排山倒海一般,压的沈浪他们都喘过不气来。

  “狂……狂血鬼帝!”欧阳长风和柳云梦面色大变。

  眼前这中年男子,和画像上九州帝族排名第一的远古血鬼族族长狂血鬼帝长得一模一样!

  “糟了!”

  沈浪心中暗道不好,居然会在这个时候碰上狂血鬼帝。

  说不定对方刚才就在暗中盯上自己!

  远古血鬼族的狂血鬼帝一向深居简出,是个性情极其孤僻之人,九州大陆都少有他的传闻。沈浪都不知他是好是坏。

  “小子,刚才那具真仙分魂,可是你召唤出来的?”狂血鬼帝神色漠然的看着沈浪,声音十分冷,不是冷漠,也不是冷酷,而是一种阴寒的冷。

  “正……是晚辈。”

  沈浪惊骇之下,仓惶应了一声。

  不谙世事的狂血鬼帝竟会这个时候出现,沈浪第一反应,还以为这狂血鬼帝是想杀人夺宝!

  “小子,你不必这么惊慌。你是古月的朋友,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只想问你几个问题。”狂血鬼帝不冷不淡的说道。

  这话一出,沈浪等三人稍稍松了一口气。以狂血鬼帝的修为实力,要杀他们,简直如同捏死蚂蚁那么简单。对方说出这些话,应该没有取他们性命的意思。

  “前辈请问。”沈浪咬牙抱拳道。

  狂血鬼帝微微点头,平静问道:“小子,方才你拿出的那件法宝,可是我师父古月所赠?”

  “回前辈,那件宝物并非古月大哥送给我的。”沈浪急忙回应道。

  狂血鬼帝继续道:“口说无凭,你将那件宝物拿出来,给本帝看看!”

  “这!”

  沈浪脸色有些难看,以为狂血鬼帝定是盯上了自己的法宝。

  原本沈浪不知圣虫塔的隐藏神通,现在知道圣虫塔拥有如此逆天的功能之后,本能的将其视为最重要的珍宝。

  “这什么这,我又不会吃了你!快拿出来看看!”狂血鬼帝有些不耐烦的催促了一句。

  沈浪知道是不可能拒绝了,为了保全自身,还有身旁的柳云梦和欧阳长风,他只能祭出圣虫塔。

  恰好就在这时。

  远古血鬼族的灵舟从远处驶来,舟首上的刑煞高喝道:“父亲,沈浪并非我族敌人,不要为难他!”

  刑煞跳下灵舟,一个闪身来到了狂血鬼帝身旁。

  “蠢儿子,你与这小子认识?”狂血鬼帝瞥了眼刑煞,开口问道。

  “谈不上认识,仅一面之缘,只是孩儿颇为欣赏沈浪道友的实力。”刑煞坦然道。

  沈浪连忙道:“刑煞少主对晚辈有救命之恩,在九州秘境中曾赠与我一枚血精丹。”

  这话一出,狂血鬼帝斜着眼盯着刑煞:“蠢儿子,血精丹随意送人,你还真是大方啊!哼,此次在九州秘境,你收获几何?有没有得到天书古卷?”

  “这……孩儿无能,没能找到天书古卷。”刑煞面色有些难堪。无广告小说网(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