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狂血鬼帝冷哼道:“如此没用,还好意思对我指手画脚?滚一边去!”

  刑煞难堪之极,只得老老实实的退到了一旁。

  这对父子x情极其古怪,j流方式也只有他们自己才明白了。

  狂血鬼帝目光继续转向沈,道:“小子,刚才让你把东西拿出来看看,你耳朵聋了?”

  “前辈敬请一观!”

  沈无奈之下,还是咬牙祭出了圣虫塔。

  如果圣虫塔能换他们三人一命,也是值得的。

  狂血鬼帝两眼紧盯着圣虫塔,端详了一阵后,冷哼道:“你没有说谎,此宝不是鬼界之物,估计也不是古月和白泽的东西。行了,你小子只要保证不与我们远古血鬼族为敌,现在便可以走了。”

  “呃?”

  沈一阵错愕。

  他还以为狂血鬼帝想抢夺圣虫塔,没想到狂血鬼帝竟直接让自己离开,简直是怪事。

  欧y和柳云梦两人也是一阵面面厮觑,这九州帝族第一鬼帝,x格真是怪异。

  “这是当然!刑煞少主对晚辈有大恩,晚辈怎么可能会对远古血鬼族为敌。”沈急忙说道。

  狂血鬼帝冷笑道:“小子,不用扯这么多废话了。倘若你不是古月的朋友,本帝一定会抢夺你这件的宝物!既然古月老鬼那般器重你,本帝也懒得欺凌你一个小辈。”

  这狂血鬼帝x情偏激,他曾是古月鬼帝最出se的一名徒儿,但并不得宠。古月曾赐给其他弟子许多宝物,但从未赐给狂血鬼帝一件宝物,且总排挤他。

  狂血鬼一直记着这件事,他内心虽然尊重古月,但也十分埋怨古月。

  今次偶然窥得沈祭出一件召唤上界真仙分魂的至宝,狂血鬼帝还以为此宝是古月赐给沈的。否则实在难以想象,区区一个合t期修士,竟能拥有如此逆天之物。

  狂血鬼帝心气极高,自然不屑做出杀人夺宝此类的事,只是心中不f古月老鬼的决断。

  结果发现,沈的宝物并非古月所赐,狂血鬼帝也懒得再纠结这件事了。

  “多谢前辈!”

  沈不知该作何回应,只好道了一声谢,准备离开。

  “慢着,本帝还有一些话想说。小子,你今次的举动,算是彻底惹上了堕天,那家伙势必不会放过你。你若走投无路,可以来找我,本帝保你不死!但你必须将那件塔型天灵宝解除认主,j到我手中。”狂血鬼帝不冷不淡的说着。

  刑煞也接口道:“沈道友,我父皇是直爽x子,说一不二,这件事你可以好好考虑。与我远古血鬼族结个善缘,对你百利而无一害。”

  “这……我会考虑的。”沈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这确实也算是给他留了一条后路。

  “对了,沈道友,别忘了你我之间还差个决斗!”刑煞朝着沈咧嘴一笑。“刑少主,待沈某渡过危机,一定找你把酒言欢,再行决斗之事。”沈朗声道。

  “好!”

  刑煞两眼放光,长笑道。

  “告辞!”

  沈抱了抱拳,随即眼神示意身旁的欧y。

  这次欧y总算是捏碎了传送符。

  “轰”的一声,面前陡然形成了一道黑se的空间漩涡。

  沈,欧y,柳云梦三人立即进入了空间漩涡之中,传送离开。

  待三人走后,狂血鬼帝看着刑煞,突然道:“蠢儿子,真决斗起来,你不是那个小子的对手。”

  “父皇,你怎知道结果?孩儿觉得至少有六成的胜算。”刑煞眉头紧皱,略有些不f气。

  “哼,你顶多只有两成。且不说血灵仙t,这小子身上光天灵宝就有四五件,t质还十分特殊。最重要的是,此子虽只掌握了一些玄域pao,但那玄域就是白泽老祖的剑域……”

  狂血鬼帝眼中露出一丝若有所思的表情。

  其实这次九州秘境关闭之前,狂血鬼帝也到场了,只是一直在远处看戏而已。

  沈从秘境中出来之后的所有举动,他都看在眼里。

  若非沈身上有白泽鬼帝的影子,否则狂血鬼帝也不会轻易放走这个小子。或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古月老鬼才和这小子结j。

  “轰!”

  不远处传来的一道声响打断了狂血鬼帝的思绪。

  只见远处天边陡然出现了一道空间裂缝。堕天鬼帝从裂缝中飞出,口中还发出癫狂的咆哮声:“沈杂碎,出来受死!!!”

  然而,等他从空间裂缝中冲出来后,沈早就已经消失不见,数亿里内没有他的身影。

  之前堕天鬼帝在沈身上留下了一缕神念,现在追溯这道神念,发现已经沈远离了九州大陆中央,现在正处于九州大陆的西部边陲。

  “鬼狱!”

  堕天鬼帝咬牙切齿,脸se变得极其难看。

  这小子行动竟然如此迅速,这么快就躲进了鬼狱中!

  “狂血,你刚才为何没有拦住沈那个杂碎!”堕天鬼帝彻底陷入了癫狂,冲着不远处的狂血鬼帝怒喝出声。

  狂血鬼帝冷笑道:“哪里来的疯狗在那乱吠?本帝要怎么做,与你何g!”

  堕天鬼帝暴怒,但在狂血面前又不敢发作,只得压抑住怒火愤懑道:“狂血,我们好歹同门师兄弟一场,你刚才不帮我就算了,还故意落井下石,你是什么意思!”

  “哈哈哈,好一个同门师兄弟,别笑掉老子大牙了!”

  狂血鬼帝哈哈大笑,冷目闪过一丝y霾:“你明知那个叫沈的小子与白泽老祖有所关联,还要以死相b,取他的x命。岂不知能修炼剑域的修士,皆不是一般之辈。造成这个局面,完全是你目无尊师,咎由自取!你真t以为古月是随便把鬼王印赐给一个人的?活该!”

  “你!”

  堕天鬼帝气的脸se发青,庞大怒火涌上心头。

  “狂血,算你狠!总有一天你会后悔今天说过的话!”

  哪怕再怎么愤怒,在狂血面前,堕天鬼帝依旧一个p也不敢放,只得生着闷气飞离。

  “沈小畜生,别以为你躲进了鬼狱就可以高枕无忧!我儿的x命,还有我堕天族如此多的大乘期修士的x命,本帝要你血债血偿!”

  堕天鬼帝面sey戾到了极点。无广告小说网(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