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他料定云痕子的心魔劫来了,此时定是迷失在识海之中,任人宰割。 ??

  “太乙分光剑!”

  陆天奇趁着自己的精血之力尚存,继续催动紫青双剑施展出太乙分光剑诀。

  紫青双剑暴涨至数万米长,直冲云霄,在云痕子头顶击出一道大洞。

  “咻咻咻!”

  无数紫青色剑雨从天而降,铺天盖地般的朝着云痕子席卷而去。

  谁知,云痕子竟睁开双眼,右手一抬,朝天一指:“天罡纯阳剑诀!”

  骤然间,刺目之极的剑影如同烈日一般冉冉升起,撞上了直冲而下的紫青色剑雨,发出震天动地的轰鸣声。

  此时的云痕子修为已达至大乘,加上又领悟完整剑域。哪怕此刻是身负重伤的状态,要对付陆天奇也并非难事。

  眼见云痕子竟突然出手,那烈日般的白色剑影竟挡住了自己的太乙分光剑诀,陆天奇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不……不可能!你既已渡劫,为何不用渡心魔劫?”陆天奇用手指着云痕子,满脸惊恐骇然之色。

  “陆天奇,我的恶念早已脱离这副身体,心魔劫自然入不了我身。”云痕子端坐在半空中,语气淡漠道。

  “很好……今天我陆某人便要领教领教你这个叛徒的实力!”

  陆天奇面色癫狂之极,正欲继续催动紫青双剑。

  云痕子淡漠道:“陆天奇,你不必白费力气了,你不是我的对手。如若动手,你必死无疑!”

  话音一落,云痕子右指朝天一点,一道巨大白色剑影漩涡在他头顶高速旋转,被压缩到极致的剑影空间透射出毁天灭地的无穷威能。

  “你!”

  陆天奇心神大凛,他本想豁去一切,孤注一掷,施展出太乙分光剑中的最强神通!但事到临头,他还是有些胆怯了。

  即便自己施展出了最强神通,此刻也未必是云痕子的对手!

  剑域的强大陆天奇刚才已经见识过,如果换成自己面对那么恐怖的劫雷,绝对没有命活!云痕子既有能力渡过那种威能的雷劫,足已可以说明这叛徒的实力有多么可怕,他还不想死……

  陆天奇极度重视自己生命,这即是优点也是弱点。看着眼前仿佛随时会释放大招的云痕子,他终究还是胆怯了……

  “陆天奇,你残害我挚友,又险些杀我徒儿,我本该置你于死地……但今日我不想杀方寸山修士,你走吧!替我转告给张道陵,我云痕子能理解他的执念,但绝不会让他的意愿得逞!下次你可没那么好运了,云某定会将所有方寸山修士视为生死大敌!”云痕子漠然道。

  陆天奇咬牙挤出一句话:“云痕子,叛徒就是叛徒,再怎么装善良也洗刷不了你的冤孽,若有下次,我陆天奇定将你碎尸万段!”

  撂下这一句狠话后,陆天奇飞速后撤,离开现场。

  “咳咳……”

  云痕子见陆天奇逃离,嘴里猝然咳出一大口鲜血,肉身虚弱不堪,全身上下的骨络经脉乃至五脏六腑近乎已经完全崩碎。

  若非他借自身强大法力护住经脉,可能已经肉身崩溃了。

  云痕子摇头苦笑,他说的话完全是吓唬陆天奇的,渡完劫之后,自己的肉身已经到了强弩之末的地步,在陆天奇面前完全是硬撑着,根本不可能是活蹦乱跳的陆天奇对手。

  好在陆天奇那家伙禁不住惊吓,直接逃跑了……

  云痕子松了一口气,他刚才所经历的九九重劫中最后一道劫雷,真的到了传说中“仙劫”的一丝规模,堪称是九死一生。

  ……

  沈浪的身躯摔倒在土坑中,满身血污,迷你九疑鼎迅速从沈浪怀中飞了出来,化为正常大小。

  鼎盖掀开,柳云梦从鼎内出来,急忙将负伤昏迷的沈浪抱了起来,查看起了沈浪的伤情。

  沈浪的全身血肉模糊,但还保持着肉身的雏形,看上去完好无损。

  但其实他体内所有的经脉,骨络,器官全部崩碎,唯有一缕圣阳战气死死护住他的心脉,拖着最后一口气。

  沈浪变得半死不活,就好似气息随时都会消失。

  “云痕子,你快来救救沈浪!”

  柳云梦跪倒在沈浪面前,俏脸煞白。

  云痕子稍稍压制住了自身的伤势,急速来到了沈浪身旁,探查了一下他的伤势。

  “云梦道友勿慌,徒儿伤势虽然极重,但只要治疗得当,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

  云痕子镇定自若,随即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朵灵光闪闪的雪色莲花。

  “此灵花名为‘天玄雪莲’,乃是一界初生的混沌灵物,直接服用,无论伤者受了多么严重的伤,都能完全治愈伤者的伤势。”

  云痕子一边解释,一边将这枚雪莲给沈浪喂服了下去。

  天玄雪莲是能让濒死伤者起死回生的罕见灵物,价值极其不菲,云痕子也只有这么一件。

  此物虽比不上绿龙胆,但疗伤也相差不大。

  其实比起沈浪,云痕子自己更需要此物治愈伤势。毕竟沈浪的伤势只需控制住不加重,圣阳战气就能自行治愈。

  但一想到自己的徒儿背负了这么多重压,险些替自己丧命,云痕子就痛心疾首,不忍沈浪再受伤痛。

  “徒儿已经服下了此灵物,伤势应该很快就能得到控制。云梦道友你先在此照看小徒,老夫去去就来。”

  云痕子对着柳云梦嘱咐了一句后,便朝着伤重濒死的玉面童子那边飞去。

  刚吞服天玄雪莲的沈浪,全身泛起一层淡淡的寒光,体内断裂的骨络,经脉,乃至五脏六腑,正在慢慢恢复。

  圣阳战气通达全身,沈浪微弱的气息也渐渐恢复了平稳。

  柳云梦松了一口气,但很快她又眼眶通红,泪如雨下。

  “对不起沈浪,是我太没用,没有帮上一点忙!”

  柳云梦眼角涌出的泪花打湿沈浪的脸颊。

  之前沈浪和这些方寸山修士激斗的场景,她全部看在眼里。

  那种级别的争斗,她根本给不了沈浪一点建议,反而担心自己突然出声,会打扰沈浪。

  她很想帮助沈浪,却也知道自己出来也是添麻烦,依旧不敢去影响沈浪。

  这种毫无用处的感觉让柳云梦痛苦不已,觉得自己彻底变成了累赘。无广告小说网(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