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沈十分意外,想不到这不可一世的小凤王竟然还会为自己说话。

  “蠢货,本后只是心疼你受辱,你岂能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真该让这个人族的废物把你打死才好!”

  凤舞气急败坏,又抡起一巴掌,甩在了小凤王脸上。

  小凤王再度被甩飞了出去,口吐鲜血,眼冒金星。

  他心中极为不甘,又重新起身怒喝道:“母后,我不需要你心疼。就算我在决斗中被人打死了,那也是我自己的事。我要做什么,与你无关。”

  凤舞怒斥道:“本以为你成熟了一点,没想到还是这么傲慢无知。乐菲儿是什么j种,也配让你自降身份去接近她?”

  “我不管她是谁,孩儿之前是看上她了,想娶她为妾。但没想到这nv人竟然有道侣了,所以孩儿才会和这个人族修士决斗,想抢回乐菲儿。”小凤王轻描淡写道。

  “你!”

  凤舞怒指着小凤王,气的上气不接下气:“这不成器的废物儿子,你岂能娶一个j种为妾?你这是给我蒙羞!”

  小凤王反驳道:“乐菲儿再怎么样,也是大乘中期修士,就算身份不好听,那又能如何呢?母后你自己想的太严重了。算了,孩儿也不想再提起这些。我已经输给了那个人族修士,反正乐菲儿也不是我的。”

  土坑中的沈看见这对母子斗嘴,心中一阵愤懑,面无表情的叫嚷道:“你们还杀不杀我了?要是不杀我,那我就走了。”

  小凤王瞥了眼沈,冷哼道:“小子,这次决斗本少姑且就算你赢了,速速带着乐菲儿滚吧。下次若再见到你,本少可不会再客气了!”

  “小凤王,老子虽然讨厌你,但承认你还算是个人物,至少能敢作敢当。”

  沈咬了咬牙,运转圣y战气强行压制住了t内的伤势。

  忍着身t多处骨络碎裂的伤痛,他艰难的站了起来,一个闪身来到了乐菲儿身前,解开了笼罩着乐菲儿的防御禁制。

  乐菲儿此刻被一种名为“天戎重锁”的锁链捆绑的严严实实,无法释放一丝灵力,她目se低垂,怀中抱着司幽古琴。

  可能是因为沈过于接近,乐菲儿的脸蛋微微显露出一丝厌恶。若非被星云锁束缚,乐菲儿估计都要和自己拼命了。

  沈心中极为失落,乐菲儿真的已经丧失感情了,不单是对小凤王,对自己也是这样。这似乎是对异x本能的厌恶。

  “菲儿,我这就带你离开这里。”

  沈轻声说着,随后他抱起了乐菲儿,正yu离开此地。

  谁料,这个时候凤舞突然发话了。

  “小子,本后可没允许你离开!”凤舞面sey寒道。

  沈浑身一震,停了下来了。

  他知道,凤舞想杀自己,不过弹指一挥间的事情,根本不可能逃掉。

  “敢问凤后还有什么指教?”沈强忍住心中的屈辱,咬牙切齿的问道。

  小凤王也有些不耐烦道:“·母后,你还想怎么样?如果你执意要杀他,孩儿也跟你没完,我可丢不起这人!”

  凤舞冰冷道:“够了,你给我消停点,本后没说要取他们的x命!火y,火荣两位长老听令。”

  “属下在!”  小凤王身后的两名长老浑身一震,立即站了出来。

  “你们两个,先假意带这狗男nv离开,在离开途中把这对狗男nv绑好,扔进落凤渊的最下层中!此事记得不要让我那蠢儿子知道。”凤舞朝着两名长老发起一道隐秘的传音。

  “是!”

  两名长老立即应了一声,飞身而下。

  凤舞瞥了眼小凤王,冰冷道:“好了蠢儿子,本后已经让两位长老送走这对男nv了,这下你总满意了吧?”

  道:“母后能深明大义,还真是难得。我可没有和您作对的意思,纯粹就是觉得仗势欺人有些恶心罢了……”

  “你最好给我少说两句!本后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一个大逆不道的儿子!”凤舞气得不行。

  两名长老来到了沈和乐菲儿两人身旁,祭出一艘小型灵舟,道:“我二人送你们去附近的传送阵,上来吧。”

  “好。”

  沈总觉得有些古怪,但也没有想那么多,抱着乐菲儿坐上了灵舟。

  灵舟化为一道流光,转瞬即逝。

  “小子,这可全是你自找的,别怪本后心狠手辣!”

  凤舞眼中闪过一丝杀意,她可没放沈和乐菲儿这对狗男nv离开的打算。

  万一这两人以后传出什么天凤族凤后仗势欺人之类的消息,自己脸上也无光。

  凤舞内心过度溺ai小凤王,沈将她儿子伤成这样,这让凤舞怨气难消。

  此外,和魅儿有牵扯的修士她也一概不喜,极度憎恶乐菲儿这个半妖孽种。

  落凤渊的最下层极其凶险,连大乘期修士落入最下层都难以自保,更不用说失去战力的沈和乐菲儿了。

  凤舞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让沈和乐菲儿在落凤渊中受尽折磨而死!

  ……

  其实沈起先就隐约觉察到了事情有些不对劲儿,但他万万想不到凤舞居然会使出如此下作的手段。

  当灵舟飞远后,那两个大乘后期的长老直接向沈动起手来!

  此时的沈深受九灵灭天带来的反噬,外加受到了重创,战力j乎为零,被两名长老轻松制f。

  沈脑部遭受了重击,径直昏迷了过去。

  两名长老按照凤舞的吩咐,利用天戎重锁将沈和乐菲儿两人捆绑的严严实实,后将神不知鬼不觉的扔进了落凤渊的最下一层。

  昏迷之中,沈还保留着一丝微弱的意识,他隐约感觉自己好像被抛进了某个风口之中,紧接着自己和绑在一块的乐菲儿似乎在不断的下坠。

  不知下坠了多久,终于“咚”的一声巨响,两人栽倒在地。

  沈并没有感觉到很剧烈的疼痛,感觉有点像是栽倒在了厚厚的积雪中,寒霜刺骨。

  这一道重击惊醒了昏迷中的沈,他渐渐恢复了意识,迷迷糊糊的睁开了双眼。

  “这里是……”

  等沈眼前的场景变得清晰后,他惊讶的发现自己来到了一处神秘之地。

  天空灰蒙蒙一p,四周到处都是厚厚的积雪,寸c不生,强烈的寒风呼啸,极致的寒意让人手足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