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话音一落,大殿内没有回应之声。

  这些魂t生前个个修为强横,心高气傲,见沈不过是一个合t后期的渣渣,都不屑回答他。

  当然,这些魂t也不想惹上沈。他们的魂力虽然强大,但若被沈和乐菲儿单一针对,联手攻击,还是有可能会命丧当场。

  沈脸黑的像锅底,这些魂t连r身都没有,还敢这么嚣张。

  乐菲儿清冷道:“诸位道友,我们本没有敌意,是你们一上来就想夺舍我们的r身,我二人被b无奈才自保。哪位道友谁愿说明一下此地的情况,我们兴许会助该位道友一起脱困。”

  那名漂浮在大殿中央七彩神凰雕像上的火红se魂t嗤笑出声:“就你们这等垃圾修为,也想活着离开这落凤渊第三层?真是笑掉本王的大牙了!”

  沈冷笑出声:“阁下连r身都没有,何来牙?我们会不会死,就不牢你一具魂t来c心了。”

  “小子,你找死啊!”

  “你敢对凤王用这种口气说话?”

  “别以为凤王只有魂t就不能杀你了!”

  这火红se魂t在众魂t中颇有威望,还有的不少追随者,他们纷纷对着沈怒吼出声。

  “不要吵闹了。”

  火红se魂t冷哼了一声,四周顿时安静了下来。

  火红se魂t面向沈,道:“本王对其他事情不感兴趣,只想知道你们是如何来到这守灵殿的?难道殿外的那只远古冰兽并未阻你们?”

  沈道:“我们自然是杀了那只远古冰兽,才进入殿内的。”

  “可笑,凭你们二人这种羸弱修为,也能灭杀那只远古冰兽?”火红se魂t鄙夷出声。

  这大殿外笼罩着一层禁制,兼具隔音和隔绝神识探查的能力,所以殿内的这些魂t对刚才外面的大战一无所知。

  乐菲儿平静道:“并无欺瞒道友的必要。”

  火红se魂t冰冷道:“罢了,本王也懒得管你们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只管告诉我,你们究竟犯了什么事才被关押到这里的?”

  沈不冷不淡的说着:“很简单,招惹上了凤舞那个毒如蛇蝎心x狭窄的老妖婆,所以我二人才被流放于此。”

  “哈哈,冲你这句话,本王就不把你当外人了!”

  火红se魂t长笑出声,显然十分认同沈对凤舞的评价。

  沈眉目一掀,好奇问道:“阁下莫非也是凤舞的仇人?”

  “岂止是仇人!老子恨不得扒了她的ao,喝了她的血,生啖其r!”

  火红se魂t厉声怒吼,声音飚高了八度,夹杂着一g极致恨意。

  吼声震颤整个大殿,把沈和乐菲儿都吓了一跳。

  火红se魂t自顾自的暴喝道:“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本王就是凤舞同父异母的大哥!若非当初被凤舞陷害,本该是本王掌管天凤族,我才是天凤族之主。”

  听到这里,乐菲儿秀眉一蹙,开口问道:“阁下莫非是五百万年前的‘古凤王’古渊?”

  乐菲儿毕竟在天凤族待过一阵,知道天凤族的一些历史。

  &nsp;五百万年前,天凤族有个惊世绝的天才,正是古凤王古渊。

  古渊不到万年就突破至大乘后期顶峰,本t是上级真灵远古天凤。后来据说在一次外出之后,古渊一去不回,自此在天凤族内消声觅迹,天才之名如昙花一现。

  没想到这五百万年前的天才妖修,竟然会被困在落凤渊中,还沦为没有r身的魂t。

  “不错,想不到天凤族的小辈还记得本王。哼,本王当初是被凤舞那毒如蛇蝎的妖f陷害!这臭婊子让我坠入这落凤渊第三层中,永世困于此地……”

  火红se魂t越说越气,情绪有些失控,开始自顾自的讲解起了当年的真相。

  凤舞在成为天凤族族长之前,十分争强好胜,颇富心机,权yu极重。她一直希望得到上一代老祖宗的青睐,夺得族长之位。

  恰好上一任族长寿元将尽,面临坐化,急需挑选一位继承者继承天凤族族长之位。

  凤舞是族长的有利候选者,而她最大的竞争对手,就是古凤王古渊。

  古渊是凤舞的表弟,彼时古渊也是年轻气盛,和凤舞一样争强好胜。他天资极高,加上又有着远古天风这种上级真灵血脉,在天凤族内颇负名气。

  凤舞担心竞争不过古渊会错失族长之位,便出卖se相,利用自己的美貌g引上了古渊。那时的古渊年少轻狂,还真的陷入这个表姐的桃se陷阱之中。

  凤舞为了暗害古渊,特地修炼了一种合欢秘术,每次与古渊欢好之时,都会在他t内埋藏一丝微不可查的异常灵力。

  古渊哪里能觉察,凤舞床榻之技早就把他迷得他神魂颠倒,难以自拔。

  谁知欢好次数一多,古阅谝斐5牧榱ソプ涑山啤7镂杈醯檬被墒旌螅脊旁ㄍ低道醋约旱那薰幕幔查缴戏镂枰私疲旁ǖ谋久课摺br />

  古渊受制,当场昏厥。

  凤舞将昏厥后的古渊扔进了落凤渊第三层,对外则制造出古渊外出的假象。

  神不知鬼不觉的灭掉了古渊这个竞争对手后,凤舞顺利当上了天凤族的族长。

  “竟有此事?”

  沈脸一黑,想不到那凤舞的族长之位竟是这么得来的。此等肮脏之事要是传出去了,凤舞那老妖婆肯定会身败名裂!

  乐菲儿十分厌恶凤舞,但天凤族之事,她早已漠不关心。

  古渊自顾自的大骂凤舞一顿后,最终还是长叹一口气,道:“小子,我倒是想让你离开这落凤渊第三层,将凤舞的所作所为公之于众。可惜,这落凤渊第三层是个必死之地!”

  沈不信真有这么危险,他问起了重点:“古渊前辈,这落凤渊第三层没有出口吗?”

  古渊漠然道:“出口倒是有,但不可能出的去!这p山脉中央的天霜结界内,就有一条类似’登天之路’的光带,那里能连接外部空间,理论上是可以离开的。历史上,坠入落凤渊的第三层的大能修士数不胜数,但没有一个修士能离开这处绝地。”

  “且不说这天霜结界内有多么凶险,光是那天霜结界东西南北的外围,就布有四道密不透风的‘太虚金甲武神仙阵’,就算是上界真仙分魂被困在那阵中,不死都要脱层p!本王就是被那仙阵灭杀,魂t才沦落于此,苟且渡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