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沈正se道:“阁下估计闭关许久了,未曾了解天凤族近期发生的变故。Ω Δ.Ω.在下沈,乃天凤族凤y老祖的结义兄弟。沈某的这枚同盟令,也是天凤族现任族长古渊亲自赐予的。”

  白航先是一愣,随即嗤笑道:“人族修士,你这玩笑可开的离谱了!天凤族族长一直是凤后凤舞,何时变成了什么古渊?还敢说自己是凤y老前辈的结义兄弟,真是可笑!”

  话音刚落,白航又转而朝着云峰传音说道:“师父,此人的同盟令来路不明,我看还是速速将其拿下,再b问出消息!”

  “不可造次。”

  云峰反复打量了沈j眼,确定这小子是合t巅峰的修为无疑。

  他很难相信区区一个合t巅峰的修士会是凤y老祖的结义兄弟,也觉得此人多半是在说假话。

  云峰瞥了眼沈,冷厉道:“道友,老夫先不管你说的是不是真的,暂且问你一句,你来这里有何目的?”

  沈回应道:“小柔公主是沈某的故j好友,沈某来这里只是想见她一面,顺便询问一些事。敢问大长老能不能给在下和小柔公主一点独处时间?”

  自己来天狐族的目的,一是为了见小柔,二是为了解开星魂术。之前听魅儿说,天狐族的九元璇光能破万法禁制,兴许能解开星魂术。

  沈想拜托小柔帮自己解开星魂术。

  云峰漠然道:“我天狐族老祖曾下令,封锁小柔公主的一切信息,道友如果没什么重要的事情,还是请回吧!”

  小柔俏脸一僵,蹙眉道:“师父师兄,你们误会沈啦。小柔虽不知道内情,但可以保证沈绝不会诓骗你们。”

  白航不甘道:“师,你又何必替一个人族修士说话?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师父,这个人族修士身份未知,在没有查明他身份之前,一定不要放他跑了!若是此人将小柔公主和镜花谷的消息透露出去,若不定会给我族引来一些麻烦。”白航又向云峰补充了一句。

  云峰觉得有道理,沉声道:“白航,你先看好此人,为师去镜花谷外向同族长老问问清楚。”

  “是!”

  白航急忙应了一声。

  说罢,云峰化为一道流光冲天而起,飞出了镜花谷外,询问起了谷外滞留的长老。

  镜花谷上空的豁口维持了一阵后,渐渐愈合。

  见云峰已走,白航急忙对着小柔喊出声:“小柔师,此人绝非善类,你赶紧到我身边来!以免这小子对你做什么手脚!”

  小柔撇嘴道:“师兄,你就别在那一惊一乍了。反正小柔知道沈不是什么坏人,你不用管我。”

  “师,我这也是为你好……”

  白航脸se僵y无比,心中万分难过。

  “公子,这么多年没见面,你过的还好吗?”小柔白n的双臂搂起了沈的肩膀,眼里只有沈一人,其他什么事都不想管。

  沈能明显感觉到这个白航对自己好像有着很强的敌意,不过也懒得管那么多了。

  “说来话长,现在自然是好好的。小柔,你现在变得这么厉害,倒是彻底不用我担心了。”沈欣笑道。

  &nsp; 小柔嘴角一弯,嘻嘻笑道:“当然啦,小柔会越来越厉害的。公子,以后就让小柔罩着你吧,保证不会有半个人敢欺负你!”

  “好好好,那我以后还得抱你的大腿了。”

  沈有些哭笑不得,这小丫头还是和以前一样,一点没变。

  “公子,这些年……你想过我吗?”小柔满心欢喜的抬头看了沈一眼,漂亮的脸蛋微微有点发红。

  自从人界与沈分别后,小柔心中始终忘不了沈。

  虽然这些年在天狐族生活安逸,但每次一闲下来,脑子里就会不知不觉的想起沈的影子。

  她以前年纪尚轻,不知道ai代表着什么,心中只有羞怯和自卑。现在小柔能正视自己对沈那份恋慕。

  沈笑道:“当然想过了,我怎么可能会把你忘了。”

  “小柔也想你,很想很想的那种!”

  听着沈这么一说,小柔鼻子一酸,情绪有些激动,她咬着贝齿道:“公子你先闭上眼睛,小柔给你一个惊喜。”

  “什么惊喜?”沈好奇道。

  “哎呀,别问那么多了,先闭上眼睛嘛!”小柔扯着沈的手臂,撒起娇来。

  沈只得照做,闭上了双眼。

  小柔踮起脚尖,飞快的在沈脸颊上亲了一口。

  一阵香风扑面,伴随着温润的触感。沈始料未及,呆立当场。

  小柔俏脸红的像蒸熟的龙虾,立马推开了沈,低着脑袋娇羞道:“好了,小柔已经证明我很想公子你了。”

  沈不知所措,他也没想到小柔会对自己黏腻到这种地步。

  自己心底里还是把小柔当成看的,并没有想越过雷池半步。但这小丫头的心思,似乎有些过了……

  “c!”

  这么公然的秀恩ai,一旁的白航脸都绿了,彻底恼羞成怒。

  看着自己日思夜想的nv神居然亲了这个卑微的人族修士,白航气的想吐血,他再也忍不住了,暴跳如雷的吼道:“人族的杂碎,休要再用你的脏手碰我师一下!”

  话音一落,白航化为一道黑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拦在了小柔身前,怒目瞪视着沈。

  “师兄,我不是让你不要管了吗?”小柔蹙眉道。

  “师,你可是天狐族的九尾天狐,地位崇高,你岂能自甘堕落,与一个人类修士这么亲近!”白航极为不甘,试图劝说小柔。

  沈皱了皱眉:“阁下管的有些宽了,我和小柔公主如何,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吧?”

  白航恼怒道:“休要多言,我岂能容易你一个人族蝼蚁蛊h我冰清玉洁的师!”

  说完,白航右手一翻,祭出一件秃趕e的圆形钵盂,表面刻有大量繁复的符文印记。

  “重元钵,去!”

  白航一声暴喝,朝着扔出的那件黑se钵盂迸发出极盛的黑光,如巨山般的黑se钵盂从天而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落在沈头顶上,发出“轰”的一声惊天闷响。

  沈被黑se钵盂完完全全的罩住了,困在了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