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苦陀僧双手合十:“施主所言不错,老衲修禅确实没有实际用处,仅仅是为了模糊自己的yu念,修治身心、除净烦恼尘垢,以至修得慧根,念念通达。”

  沈正se问道:“敢问前辈,何为慧根?”

  苦陀僧坦然道:“慧根乃天生所得一种佛x,老衲资质愚钝,只能通过后天修苦禅才能获得慧根。禅道,以心传心,不可说,不着文字,意在摆脱虚幻表象而达无相之境。这正是老衲毕生追寻之道。”

  沈双手合十拜道:“听大师一言,晚辈茅塞顿开。看来每个人心中的道不同,是我愚蠢了。”

  苦陀僧慈眉善目道:“施主不必妄自菲薄,敢问施主心中的道又是如何?”

  沈朗声道:“修真即是道,去者为修,存者为真。晚辈心中的道,即是抛却陷入世俗中杂念,生老病死,乃至一切对自己产生负面情绪,以及会伤害到自己的东西。而留下自己想要所有一切东西,乃至力量,展现出超脱自身的真实自我,善也罢,恶也罢。”

  此话一出,苦陀僧浑浊的老眼陡然泛起一道异彩,大赞道:“善哉善哉,好一个去者为修,存者为真!若非身怀道心之人,是不会有如此深刻的觉悟。施主虽未慧根,但却有着灼灼道心,老衲深感佩f!”

  广场四周的众修士一p哗然,不少修士来三宝寺听禅听了j个月了,还是第一次见苦陀圣君如此表扬一个人。

  这小子究竟是何方神圣?

  神秀似乎也对沈的回答颇为赞赏,双手合十:“阿弥陀佛。”

  苦陀僧沉声道:“诸位施主,今日的讲禅已经结束。老衲近期不会再公开讲禅,诸位不必再来三宝寺了。

  全场一ps动。

  苦陀圣君讲禅都讲了j个月了,怎么就突然不讲了呢?

  但苦陀僧的话,众修士也不敢不从,开始散场。

  苦陀僧对着沈说道:“如果方便的话,还请这位施主留下,随老衲去寒居一叙。”

  “哗!”

  这话一出,全场引起了轩然大波,所有修士的目光纷纷汇聚在沈身上,各种羡慕嫉妒恨。

  早就听说苦陀僧想通过讲禅的方式挑选有缘人,难不成这个小子就是挑选出来的有缘人?

  只是说j句话就变成有缘人了,这也太假了吧!

  沈都愣住了,他可不觉得自己j句话就能让苦陀圣君欣赏到这种份上,也不知对方葫芦里究竟卖了什么y?

  想不通他也懒得想,沈能看出来,这苦陀圣君绝非j邪之辈,他沉声抱拳道:“承蒙大师看得起晚辈,晚辈叨扰了。”

  “善哉善哉。”

  苦陀僧慈眉善目的点了点头,他领着沈腾空而起,朝着三宝寺的西面飞去。

  神秀和苦陀僧另外一名弟子紧随其后。

  一阵后,j人飘身落在了三宝寺后山的一座山林c屋。

  c屋就是由稻c树枝编织堆扎而成,异常简陋,简直可以用寒酸来形容。

  “寒居鄙陋,莫要笑话。”苦陀僧弯腰一拜。

  “大师淡泊。”沈也恭恭敬敬的抱拳道。

&n

#p##e#  苦陀僧双手合十:“施主所言不错,老衲修禅确实没有实际用处,仅仅是为了模糊自己的yu念,修治身心、除净烦恼尘垢,以至修得慧根,念念通达。”

  沈正se问道:“敢问前辈,何为慧根?”

  苦陀僧坦然道:“慧根乃天生所得一种佛x,老衲资质愚钝,只能通过后天修苦禅才能获得慧根。禅道,以心传心,不可说,不着文字,意在摆脱虚幻表象而达无相之境。这正是老衲毕生追寻之道。”

  沈双手合十拜道:“听大师一言,晚辈茅塞顿开。看来每个人心中的道不同,是我愚蠢了。”

  苦陀僧慈眉善目道:“施主不必妄自菲薄,敢问施主心中的道又是如何?”

  沈朗声道:“修真即是道,去者为修,存者为真。晚辈心中的道,即是抛却陷入世俗中杂念,生老病死,乃至一切对自己产生负面情绪,以及会伤害到自己的东西。而留下自己想要所有一切东西,乃至力量,展现出超脱自身的真实自我,善也罢,恶也罢。”

  此话一出,苦陀僧浑浊的老眼陡然泛起一道异彩,大赞道:“善哉善哉,好一个去者为修,存者为真!若非身怀道心之人,是不会有如此深刻的觉悟。施主虽未慧根,但却有着灼灼道心,老衲深感佩f!”

  广场四周的众修士一p哗然,不少修士来三宝寺听禅听了j个月了,还是第一次见苦陀圣君如此表扬一个人。

  这小子究竟是何方神圣?

  神秀似乎也对沈的回答颇为赞赏,双手合十:“阿弥陀佛。”

  苦陀僧沉声道:“诸位施主,今日的讲禅已经结束。老衲近期不会再公开讲禅,诸位不必再来三宝寺了。

  全场一ps动。

  苦陀圣君讲禅都讲了j个月了,怎么就突然不讲了呢?

  但苦陀僧的话,众修士也不敢不从,开始散场。

  苦陀僧对着沈说道:“如果方便的话,还请这位施主留下,随老衲去寒居一叙。”

  “哗!”

  这话一出,全场引起了轩然大波,所有修士的目光纷纷汇聚在沈身上,各种羡慕嫉妒恨。

  早就听说苦陀僧想通过讲禅的方式挑选有缘人,难不成这个小子就是挑选出来的有缘人?

  只是说j句话就变成有缘人了,这也太假了吧!

  沈都愣住了,他可不觉得自己j句话就能让苦陀圣君欣赏到这种份上,也不知对方葫芦里究竟卖了什么y?

  想不通他也懒得想,沈能看出来,这苦陀圣君绝非j邪之辈,他沉声抱拳道:“承蒙大师看得起晚辈,晚辈叨扰了。”

  “善哉善哉。”

  苦陀僧慈眉善目的点了点头,他领着沈腾空而起,朝着三宝寺的西面飞去。

  神秀和苦陀僧另外一名弟子紧随其后。

  一阵后,j人飘身落在了三宝寺后山的一座山林c屋。

  c屋就是由稻c树枝编织堆扎而成,异常简陋,简直可以用寒酸来形容。

  “寒居鄙陋,莫要笑话。”苦陀僧弯腰一拜。

  “大师淡泊。”沈也恭恭敬敬的抱拳道。

&n

#p##e#bsp; “请。”

  苦陀僧让沈先进了c屋,随即对身后的两名弟子嘱咐道:“云雀,你留在门外。神秀,你进来吧。”

  “是,师父。”神秀应了一声,跟着沈和苦陀僧一起进了c屋。

  c屋内布置异常简洁,只有正中央的一张c席,甚至连桌椅都没有。

  两人就坐在了c席上,神秀候在苦陀僧身后。

  苦陀僧苍老的双目微微抬起,淡笑道:“施主的姓名可是沈?”

  沈心中一凛,满脸震惊之se,他自认自己没有暴露身份,以前也从未见过苦陀僧。这苦陀僧竟然能认出自己来,实在让人匪夷所思。

  “什么?”

  神秀大吃一惊。

  “大师慧眼如炬。”

  沈知道自己隐瞒不住了,便解除了妖蝶变神通,变回了原本面貌。

  “沈大哥,竟然是你!”

  神秀上前一步,表情十分激动,他一开始还以为师父说的只是个和沈同x同名之人,没想到还真是自己的大哥。

  “神秀义弟,好久不见。”

  沈颇为尴尬,急忙解释道:“不是大哥不与你相认,只是大哥有些难言之隐,刚才必须要掩人耳目,还望义弟不要往心里去。”

  神秀双手合十道:“神秀知晓了,大哥无需愧疚。”

  沈点了点头,忍不住朝着苦陀僧问道:“敢问大师为何知晓我的姓名?”

  “先前方寸山的道陵真人亲临三宝寺时,就告诉过老衲,说沈施主有朝一日会来我三宝寺,如今看来,道陵真人说的一点也不错。”苦陀僧淡笑道。

  “什么,张道陵来过三宝寺!”

  沈吓了一跳,赶忙追问道:“苦陀前辈可否告诉我,张道陵是何时来的?”

  苦陀僧沉声道:“大概是在二十多年前。道陵真人不但来了老衲这里,还去了天雪宫,赤峰塔,天虚观,甚至去了不周山龙冢。”

  沈面se一僵,继续问道:“苦陀前辈可否告诉晚辈,张道陵为何要去这么多地方,意yu何为?”

  苦陀僧慈眉善目的说道:“沈施主不必紧张,道陵真人来我三宝寺,只是为了传达一个消息。他言五千年后,上古灵界会遭遇一场大劫难,提前让我等做好准备,迎接劫难到来。”

  “除此之外,道陵真人提起过你。说沈施主与我三宝寺有缘,日后定来三宝寺一趟,结个善缘。”

  “这……”

  沈额头冒汗,想不到张道陵能提前算到自己来三宝寺?这还真令人不寒而栗!

  不过转念一想,那张道陵应该知晓自己血灵仙t的弊病,或许也不难料到自己有朝一日回来三宝寺求得佛门心法,解除身t隐患。

  苦陀僧正se道:“老衲修有‘佛门法眼’,能看出沈施主血灵仙t释放的气息,故而才能认出沈施主。沈施主t内血脉气息十分紊乱,可是想来我三宝寺寻求解除之法?”

  沈浑身一震,急忙抱拳道:“苦陀前辈料事如神,晚辈来三宝寺的目的正是如此。前辈既然能看出晚辈身t上的ao病,可否为晚辈指一条明路?”

#p##e#

#p##e#

#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