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天骄战纪 > 第2332章 时空之变
  一镇压,就是无数年!

  即便是方寸山门倾塌,灵玄子仍旧被镇压在那方寸遗迹之下。

  方寸之主曾言:“灵玄子忏悔记过,消除心魔,重塑道心之时,封印自会解开。”

  而封印直至如今也不曾破开,显然是证明,灵玄子的心魔并未彻底被驱除。

  听到这,林寻也不禁一阵感慨。

  九岁成圣,十年后成绝巅大帝,这位四师兄之资质,可想而知是何等之逆天和可怕。

  与之对比,这世上所谓的天才、奇才简直就是不值一哂。

  即便是被誉为十万年来第一个绝巅成帝的林寻自己,在修炼晋级上,也都远不如这位四师兄了。

  林寻问:“前辈可知道,我那四师兄的心魔究竟是什么?”

  “见吾如见天。”无矩钟道。

  这是灵玄子的圣道宏愿。

  可却也成了他的心魔!

  林寻黑眸闪动,想起了当年自己所立下的圣道宏愿。

  也终于明白,为何那些师兄师姐皆不愿提起四师兄之名了。

  就见无矩钟继续道:“修炼太快,可并非好事,尤其像灵玄子这般逆天妖孽,在道途之上一日千里,进境神速,可当一旦走上歧路,那后果简直不可想象。”

  林寻道:“都已经被镇压这么久,为何二师兄却要下令杀了……四师兄?”

  “前些年,释天帝曾前往归墟,探寻方寸遗迹,最终,释天帝虽从归墟脱身而出,但却遭受到了重伤。”

  无矩钟说到这,林寻不禁暗自点头,他也记得这一段往事。

  “正是瞅准这个时机,仲秋才会毅然出手,选择在这昆仑墟和释天帝决一死战。”

  “按照仲秋的打算,镇道崖镇压着诸天万道之本源,能够无形中去抵消和抗衡禁忌秩序力量的威能,如此一来,杀死负伤的释天帝,应当是易如反掌。”

  “可在战斗时,却发生了意外。”

  无矩钟说到这,顿了顿,叹息道,“战斗中,释天帝对仲秋所掌控的大道力量、以及道法了若指掌,就如同将仲秋的底细全都摸透,让得仲秋多次遭受凶险。”

  “也是在当时,仲秋才意识到,释天帝应当是掌控了由他亲自缔造的大道帝经‘真吾独尊诀’,而这世上,只有那被镇压在方寸遗迹中的灵玄子,才掌控着这等传承。”

  林寻瞳孔收缩,“是灵玄子传授给释天帝的?”

  “应当如此。”

  无矩钟道,“当年,灵玄子在方寸山上,遍览一切道藏,一身兼具诸多传承,如斗战帝、仲秋、若素等人所缔造之传承,皆曾赠予灵玄子参悟和研读。”

  “不可否认,灵玄子是一个古往今来一等一的绝才,但凡是他想掌握的传承和大道,几乎都能轻而易举地参悟得到。”

  “可也正因他将仲秋的传承泄露给释天帝,以至于差点打乱仲秋的计划,最终虽将释天帝镇压,但也为此付出了严重的代价。”

  听到这,林寻眸子中已泛起寒芒,“若真如此,我这位四师兄和叛徒有何区别?也不怪二师兄要杀他,此等祸患不除,方寸道统必受其累!”

  “这只能证明,他被镇压的这无数年里,一直心存怨恨,偏执成魔,才会干出这等事情。”

  无矩钟又是一声长叹,道,“真的可惜了。”

  一个万古难见的修道奇才,本可以拥有让人无法想象的光明未来,可却心生魔障,走上歧路,令人如何能不惋惜了。

  “天赋和底蕴再逆天,若心术不正,也是祸患,谈不上什么可惜,若换做我是当年的师尊,早将其废掉了。”林寻淡然道。

  交谈时,已经走出了镇道崖禁区。

  无矩钟忽然化作小拇指大小,像个挂坠似的,落在林寻的发梢上,道:

  “小友,我和你方寸山道统渊源深厚,才会在先前帮你师兄,这次前往归墟的路上,同样会给予你指引,但若遇到杀伐之事,恕我无法给予你帮助。”

  林寻一怔,道:“这是自然,我方寸山传人之间的事情,自当由我自己来解决。”

  “多谢理解。”

  无矩钟显得很平和,“这无数年里,我曾陪伴你那李玄微师兄前往古荒域,也曾有幸得见方寸之主,并得到其指点,可无论从前还是今后,我从不曾杀过一个生灵。”

  “一个也没有?”林寻讶然。

  “一个也没有。”

  无矩钟声音缥缈,“钟声,即众生,自我成道,方知众生皆苦,不忍再起杀伐,我无法掌控天下人的杀念,但起码……我可以控制自己不杀人。”

  “你那李玄微师兄曾说,我的大道太过固执和愚钝,是假慈悲,真慈悲应当是教化众生,而后普度众生,令众生脱离世事浮沉之苦。”

  “可这并非是我之大道,我之钟声,是为了让芸芸众生有觉悟之时,如此就够了。”

  听完,林寻想了想,道:“道途不同,谈不上固执和愚钝,我倒是认为,前辈有所执,方才能够拥有今日之成就。”

  顿了顿,他问道:“前辈,我们该如何前往归墟?”

  “归墟,乃诸天万流汇聚之地,昆仑墟飞仙河的源头,有着一道时空隧道,便可进入归墟。”

  无矩钟道。

  林寻想了想,就按照无矩钟的指引,展开行动。

  原本,他还打算去桃源秘境、御龙山秘境、封禅台禁区重走一遭,也算是故地重游。

  可想了想,还是算了。

  唰!

  林寻身影闪烁,开始挪移前行。

  昆仑墟很大,大到连无矩钟都说不清楚究竟有多大,这里不止有三禁九秘之地,还有其他许许多多光怪陆离,不可思议的地方。

  昆仑墟被视作“大道祖庭”,亘古就有传闻,天下万道的祖源气息,皆可以从昆仑墟中寻觅到。

  可惜,林寻现在并没有心思去一一探寻。

  事实上,以他如今的修为境界,除了世间最顶尖稀罕的一些宝物之外,一般的小机缘、小造化,早已入不了他的法眼。

  两个时辰后。

  在无矩钟的指引下,林寻到了一片“天塌地陷”之地。

  这里的天穹,塌陷成一个又一个巨大的黑洞,诡异地静止在那,一动不动,却令人不寒而栗。

  大地上,到处都是深陷的沟壑和深渊,密密麻麻,连绵起伏!

  而在这片诡异的天地尽头,则是一片黑茫茫的虚无。

  按照无矩钟的说法,那一片黑茫茫的虚无,就是昆仑三禁之一的“无名禁区”

  一个亘古至今,但凡进入其中,几乎无人能够生还的大凶绝地!

  林寻凭虚而立,看着那天塌地陷的情景,再看看远处那一片黑暗的无名禁区,心中也不禁凛然。

  纵然身为绝巅大帝,可当抵达这片区域时,竟让他也有一种毛骨悚然,心悸难安的压抑之感。

  “前辈可知道,那无名禁区中藏着什么?”林寻问。

  无矩钟道:“听闻,那其中是一条断路,断天,断地,断大道,横断一切,也有传闻说,那无名禁区就是昆仑墟所诞生的混沌本源。至于其中究竟藏着什么,我也不清楚。”

  顿了顿,他说道:“不过,我倒是听说,你师尊方寸之主似乎探寻过那无名禁区。”

  林寻一怔,没有再多说什么。

  无矩钟指引着他,很快就找到了一座巨大无比的沟壑,沟壑最深处,光霞飞舞,河流奔腾,闪烁着如梦似幻的神辉。

  “飞仙河的尽头就在此处。”

  无矩钟道,“那是一口泉眼,交融着神秘的时空力量,从其泉眼进入,便可皆有时空挪移之力,抵达归墟。”

  林寻点了点头,没有再迟疑,闪身掠入那沟壑底部。

  河流奔腾,泛起滚滚浪花,如烟如雾的虚幻光泽闪烁,显得很神秘。

  仅仅一瞬,林寻就注意到了那一口“泉眼”。

  它足有九丈范围,像大地最深处裂开的口子,飞仙河的水流就是从中流淌而出。

  仔细看,那泉眼四周,散发着濛濛的时光气息,有空间秩序交织,一起汇聚成了神秘的时空之力。

  若不是无矩钟指点,林寻都不敢想象,那飞仙河的源头,竟是如此神妙的一番景象。

  “小友放心,这时空之力坚固无比,进入其中时,断不会受到任何伤害。”无矩钟道。

  林寻嗯了一声,没有再迟疑,起身掠入其中。

  哗啦~

  河水飞溅,当那如梦似幻的时空之力碰触到林寻的身影时,一股宛如触电似的奇异感觉,涌上林寻全身。

  几乎同一时间,在他胸膛之地,本源灵脉骤然释放出灼热无比的气息,犹如沉寂中的远古凶兽被受到刺激,猛地惊醒过来。

  根本就不受控制,本源灵脉犹如饥饿了无数年似的,释放出恐怖的白光,化作大渊之状,朝那时空力量吞噬。

  轰!

  泉眼附近,产生惊天动地的轰鸣,原本稳固无比的时空力量,竟是产生剧烈的震荡。

  那等一幕,让无矩钟都大吃一惊,立刻道:“快走!”

  此刻的林寻,只觉躯体发烫,体内翻江倒海,狂暴的时空力量像肆虐的洪流,冲入本源灵脉中,令得他眼前发黑,脑袋直冒金星。

  当听到无矩钟的声音,林寻几乎是出于本能般,拼命似的朝那泉眼中冲去。

  ——

  PS:求月票!

  另外,月底就是过年的节奏了,金鱼在发愁过年该如何不断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