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网游大相师 > 第五百零四章 墨家机关城
  “破土八郎?”

  这四个字对于左旸而言也是相当的生疏,一时之间无法搞清楚其中真正的含义。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メ...

  与此同时。

  “啪!”

  又一只“小壁虎”从头顶上掉了下来,左旸顺势用另外一只手将其抓住,同样拿到脸前查看。

  这只“小壁虎”与之前那只j乎一模一样,同样陀珊趕e的金属锻造而成,腹部同样刻有“破土八郎”四个字。

  “这四个字不会是这些‘小壁虎’的称呼吧?”

  左旸不由的如此想到,毕竟“破土八郎”这四个字与“拼命三郎”还是有一些相像之处的,只是到底是与不是,目前还只是左旸的猜测而已。

  就在这个时候。

  “刺!”

  左旸手中的“小壁虎”扭动着身t却始终无法挣脱左旸,居然直接用锥型的尾巴刺向了左旸手心。

  —10!

  “唉?”

  因为略微有些分神,左旸并没有防备,因此不小心便被它刺中了。

  好在这种小东西的伤害并不高,如果只凭这种程度的伤害的话,想要弄死现在的左旸,最起m也得刺上三百多下,如果再算上左旸的回血速度的话,恐怕五百多下也未必能够取了他的x命。

  而与此同时,另外一只“小壁虎”在挣扎的过程中,也是晃动着尾巴准备来刺左旸。

  “咔嚓!”

  左旸虽然不惧怕这样的攻击,但是也不会再给它机会,只是手上微微用了一些力气猛的将其一折,那只“小壁虎”便自脖子的一个关节处被y生生的折成了两段。

  “吱吱!”

  伴随着这只“小壁虎”被折断,它只是发出两声与老鼠十分相似的叫声,四肢与尾巴便软软的耷拉了下来,再也不会动了。

  “这么容易就死了么?”

  这种“小壁虎”与禁地外面的那些生物和怪物完全不同,根本就没有气血值这种属x,更加没有功力境界之说,因此左旸也无法通过这些常见的信息来判断它的实力和生死,依然只能凭借自己的感官去猜测。

  “钉钉钉钉……”

  但在这个过程中,越来越多的“小蜥蜴”已经从头顶上铁板的缝隙中涌了出来,j乎已经将左旸头顶上的那一p铁板全部覆盖了起来,并且正在不断的顺着两侧的墙壁向下蔓延,而掉下来的“小蜥蜴”也已经越来越多……

  “刺!”“刺!”

  不知何时,已经有两只“小蜥蜴”悄无声息的趴在了左旸的背上,锥型的尾巴刺入了左旸的身t。

  它们的尾巴倒是没有毒y,攻击力也与之前那只小蜥蜴一样,只能对他造成区区10点伤害而已,但是通过这一大群“小蜥蜴”快速向左旸围拢过来的蔓延趋势,很显然可以看得出来,它们并没有打算与左旸进行一场公平的单打独斗。

  “去死吧!”

  大概对这些“小蜥蜴”有了一些了解,左旸也逐渐对它们失去了好奇与忌惮,眼见它们的目标是自己,自然不会坐以待毙,兰花指一翘便使出一招向这些“小蜥蜴”中心s去。

  在他看来,这最简单的一招只要指劲爆开,便已经足够令这些“小蜥蜴”损失惨重了。

  结果。

  “咻——邦!”

  一声脆响传递而来,他s出的指劲虽然命中了其中一只“小蜥蜴”,但却只是令其僵y了一下而已,并未对它造成任何伤害,同时预想中指劲爆开秒杀一p的情景也并未出现……

  “这又是怎么回事?”

  左旸不由的一愣,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兰花指,我这难道进了禁地就变成了假的?

  但是再看到自己另外一只手中那只被自己掰成了两段的“小蜥蜴”,左旸顿时又明白了什么……中的招式基本上都是气招,这种招式主要攻击的是敌人的经脉与血r,以此来引发某种共振从而扩大招式的威力,而这种“小蜥蜴”却浑身上下都是黑se的金属,动力原理更是令人费解,气招根本没有共振的基础,自然就有些捉急了,这就好比拥有“响雷果实”能力的自称为神的能力者艾尼路,在遇到路飞这个完全绝缘的“橡p果实”能力者的时候,那根本就是遇到了天敌,只有被吊打的份。

  “那就用实招试试!”

  想明白了这个道理,左旸果断放弃了继续使用的想法,直接chou出,一招向“小蜥蜴”刺去!

  这些“小蜥蜴”既然不是生物,自然也就不会被见血封喉的所伤,所以左旸也并不担心l费了剑上的毒。

  “唰!”

  一剑直接将一只已经爬到了墙下的“小蜥蜴”斩做两段,一道与左旸一般无二的魅影随之出现在了通道当中。

  紧接着。

  “唰!”

  那道魅影也是立即将手中长剑高高举过头顶,而后一跃而起重重的向那群“小蜥蜴”挥砍而下。

  虽然本身只是一套单t攻击的剑法,但中幻化出来的魅影每次发动攻击,却能够对5米范围的所有敌人造成群t伤害。

  既然气招被这群小东西克制了,那么实招总该没有问题了吧?

  左旸心中是如此想的。

  然而。

  “锵——哗!”

  那道魅影一剑砍下,虽然瞬间便将剑下的j只“小蜥蜴”斩成了废铁,5米范围内也有一大p“小蜥蜴”都被魅影这一剑激起的狂暴气l掀飞了出去。

  但是!

  “当!当!当!……”

  这些“小蜥蜴”落在地面的铁板上打了j个滚之后,却又安然无恙的爬了起来,继续快速向左旸这边爬了过来。

  “我去,这么顽强!?”

  看到这番情景,左旸对这些“小蜥蜴”的认识立刻又深了一层。

  作为陀山鹗舳驮於傻男」治铮堑目够鞔蚰芰故欠浅G康模怯型饬χ苯幼饔迷谒巧砩希庞锌赡芙浅沟状莼伲呐率羌亢岬慕F仓荒芙腔鞣桑⒉荒芨窃斐墒抵蕏的伤害。

  也就是说,左旸想要利用群招快速将它们掉的想法根本就不可能实现。

  而像现在这样每次出手只能毁掉其中一只或是j只的方式,效率又实在是太低了……看看铁板缝隙中仍在不断涌出的“小蜥蜴”,以及那些已经钻出来正在快速向他这边蔓延的“小蜥蜴”,这数量已经达到了左旸无法估算的程度。

  若是这样下去,最后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这些“小蜥蜴”最终用“蚂蚁咬死大象”的方式,一尾巴一尾巴的将他扎死……

  “他娘的,这些个小玩意儿到底是些什么东西,这么难对付?”

  左旸知道自己肯定无法将这些“小蜥蜴”杀光,略微犹豫了一下,只得被迫来了个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趁着这些“小蜥蜴”还未完全将他包围,立即施展轻功快速向通道深处窜去……

  ……

  如此轻松甩掉这些“小蜥蜴”之后,左旸同时又发现了它们的另外一个特点。

  它们的移动速度并不算快,也就只是能够跟得上玩家行走的速度,并且因为自身的一些限制,永远就是这样的移动速度了,若是直接使用轻功还是比较容易,因此想要利用它们将一个玩家困死,除非是到了死路,否则还是挺困难的。

  也就是说,如果把这个禁地比作一个副本的话,这些“小蜥蜴”最多只能算作副本里面最初级的小怪了。

  不过通过与它们的短暂j锋,却也令左旸对禁地后面可能出现的东西产生了一丝忌惮,毕竟通过他的许多赖以生存的功法和道具,对这种东西都是无效的,即是说他可以依仗的东西非常之少,如果之后遇到了比“小蜥蜴”更厉害的东西,还真未必能够通过常规手段将其击败,这很尴尬。

  “这些‘小蜥蜴’到底应该算是什么东西啊,完全没有头绪……”

  左旸觉得自己现在非常需要找到这些东西的弱点,只是这又谈何容易?

  正当他一筹莫展的时候,这条钢铁通道却终于走到了一个非常明显的节点……因为在他的面前,忽然出现了一个如同牌坊一般的巨大牌楼,而牌楼上则十分清晰的挂着五个铿锵有力的金属大字——“墨家机关城”!

  “机关城?”

  左旸驻足一愣,瞬间有了一些头绪,“难道刚才遇到的那群‘小蜥蜴’竟然是传说中的机关兽?”

  也只有这样的解释才最合理了。

  墨家乃是春秋战国时期诸子百家中较为出名的一个学术派别,这个派别至今仍被人们津津乐道的便是其神秘莫测的机关术了。

  墨家的发起人单名一个“翟”字,后人称之为“墨子”。

  相传墨子反对战争,主张“非攻”,因此他就只研制守城器具及防守方面的兵法,搞了许多创造发明。有个成语叫“墨守成规”,它最初的意思就是指墨子善于守城。后来,被后世誉为“天朝木匠鼻祖”鲁班为楚王打造了“云梯”等一系列攻城的器械,怂恿楚王进攻宋国,挑战一下墨子的防守。

  果然,一向主张“兼ai”“非攻”的墨子立即派自己的三百多名弟子去帮助宋国守城,同时亲自出使楚国游说楚王放弃攻打宋国。墨子展开自己擅长的墨辩逻辑,很快在道理上让楚王认识到进攻宋国是不道德的行为。但是楚王仍坚持说,鲁班已经发明了攻城器械,自己一定能拿下宋国。于是墨子解下腰带模拟城池,请鲁班拿自己发明的武器模型攻城,墨子则拿出自己发明的守城器械模型防守。在楚王面前,鲁班使尽了自己攻城的器械和方法都无济于事,但墨子防守的工具和战术还有绰绰有余,并言明自己的弟子已经受命去宋国守城。楚王见取胜无望,终于放弃了对宋国的进攻。

  通过这个传说就能够看得出来,墨家机关术之高明,就连鲁班这种祖师爷级别的人物都要甘拜下风,这是何等的犀利?

  也是因为这个传说,后人将墨家的机关术称为“非攻机关术”,又将鲁班的机关术称为“霸道机关术”,非攻机关术一直以非攻兼ai为宗旨,反对战争,捍卫和平,而霸道机关术一旦介入,就是意味着战争。

  除此之外,后人还在这个基础上,对春秋战国时期的机关术展开了脑洞,甚至有人幻想出了比现代科技还要牛叉的一些机关兽,并且通过一些影视作品和书籍的行事进行了t现于描述,从而令“机关术”在世人眼中变的更加神秘莫测。

  如此一来,“墨家机关城”会出现在这个游戏之中,便也变的合情合理了。

  “如果这里面的怪物都是一些机关兽的话,又应该如何应对呢?”

  左旸一边思索,一边迈步走进了这个牌楼。

  就在这个时候。

  “扑棱棱!扑棱棱!”

  一串古怪的声音忽然又从头顶上传来,使得左旸立刻提高了警惕,循着声音望了过去。

  只见一只不知从哪跑出来的大概一人之高的金属大鸟,正从牌楼上方呼扇着一对大翅膀滑翔而下,最后稳稳的落在了他的面前。

  “?”

  左旸将长剑挺在x前,小心的盯着这只大鸟。

  “嘎——!”

  大鸟却是猛的一伸脖子,那闪烁着寒光的金属大喙便如同一支长枪一般不由分说的朝左旸啄了过来。

  “锵!”

  速度非常之快,左旸不敢怠慢,连忙施展一招进行招架。

  虽然勉强顶住了大鸟这突如其来的一啄,但是那大鸟却并未受到架招的反作用力,反倒是巨大的力道怼的左旸一脸后退了两三步才终于止住了退势。

  “这尼玛也太凶了吧?”

  左旸心中骇然,这种机关兽与游戏中正常的对手根本就不是两回事。

  各类招式之间的互相克制好像对它们根本就起不到任何的作用,又根本没有气血值之说,就算消耗都不知道怎么消耗,到底应该怎么打啊?

  也是同一时间。

  “钉钉钉钉……”

  背后那熟悉的声音再一次传来,左旸现在已经陷入了腹背受敌的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