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无限之至尊巫师 > 七百四十九章 特殊的陷阱
  俗话说,常在江边走,难免会湿鞋。 X 23 U S.C OM

  凯恩虽然还探不到‘常’,但架不住能‘作’,什么事大,他就往什么事中凑,而且好装比,装着装着就把握不住度了,为了一时爽,什么底牌都敢往外翻。

  这不,跟深潜者前后两轮交锋,他本能的继承了本尊一贯的‘被追杀?为毛要跑而不是就地将追兵杀绝’的思路,杀死的深潜者,超过了全球调查员50年所干掉的深潜者总量(有史以来平均值)。

  深潜者的行动指挥官自知回去没法交代,于是把克苏鲁搬出来玩一举多得。

  克苏鲁对深潜者们为‘引荐’的这个目标很满意,神性直觉让克苏鲁本能的感受到了凯恩的不同寻常。

  正好凯恩处于过度使用精神力后的昏睡状态,虽然即便是这个状态,一系列的灵魂防护术,仍旧保护着他的灵魂,使外力无法侵入。

  可正是这些术法的根脚,一定程度的暴露了他的身份,至少让见多识广的克苏鲁确定了他的不同寻常。

  于是克苏鲁给予了他优待,一颗噩梦之种。

  一场较量就此展开。而往昔的这类较量,基本上都是以克苏鲁的最后胜利收场。

  作为一名神,克苏鲁拥有漫长的寿元,和常人难以想象的耐心,只要乐意,等个万把年都不算是个事儿。

  这次昏睡,凯恩自己都晓得自己睡了几个小时。他临睡前的安排就是,哪怕是深潜者们又杀过来了,只要还能顶得住,那就别唤醒他,顶不住了要跑路,同样别唤醒他,除非是突围的可能性都渺茫了,那唤醒他,直接进入玩命时刻。

  现在睡到自然醒,又发现人在船舱中,这说明情况不算坏,凯恩比较满意。

  不过很快就高兴不起来了,因为发现了噩梦之种。

  但也谈不上多懊恼,因为从某种角度讲,他这是求仁得仁,提前达成了目标。

  凯恩参与希诺岛行动的根本目的是什么?自然不是为了给行动的组织方卖命,更不是因为人道主义救援,而是为了接触旧日支配者。

  更具体的说,是为了获取旧日支配者的知识。

  获取知识的目的,当然不是贪图其技术。

  千好万好,也不如自己的道路好,到了凯恩这个层面,是不会改弦易辙,拐上别人的道路的,而只会坚定不移的走自己的路。

  他获取旧日支配者的知识出于两个目的,大目标,这算是情报搜集的一部分,他肯定是斗不过旧日支配者的,但本尊有机会,而要战,知己知彼是起码的。这个世界是旧日支配者独大的世界,堪称其巢穴宇宙,们表现出的相关信息和知识,是‘味道最正’的,而不是什么探索型的分身、化身什么的。

  含金量高,就是他搜集旧日支配者相关信息的主要动力。

  其次,收集这方面的信息,有助于他解析生成行星符文。可以说,旧日支配者一系的超凡技术,就是最好的技术参数,收集的越多,两相对照,行星符文生成的越快,这样他的技术逼格优势才能发挥作用。

  现在,他被克苏鲁种下了梦魇之种,这固然是撕逼的开启,甚至是毁灭的倒计时,但梦魇之种本身,就是个知识库,他与之较量的过程中,就能获取所需要的信息。

  俗话说,贪多嚼不烂,这块有毒的馊蛋糕,够他啃好一阵子了,这让他一下子进入传说中的家里有矿的状态,不用到处碰运气。

  之所以有碰运气之说,是因为在他看来,哪怕是眷族,对旧日支配者传授的知识也存在一个理解度的概念,眷族掌握的超凡技术就一定准确?恐怕未见得。

  凯恩觉得自己是个能够控制的住贪欲的人,像现在,他就不打算深入探索了。

  当然他明白很多事不是他想怎样就怎样,行动进行到现在这个光景,他说不玩了就不玩了,怎么可能?他不找事,事也会来找他。

  可即便如此,他认为他自己的主观意愿,仍旧起决定性的影响作用。他不肯出力,或者说不愿作死,那么即使遇到事,也会流于平庸。

  他敢这么说,自然是有底气的。自从希诺岛行动以来,b组完全是因为他的意愿,才以现在的姿态挺到今日的,否则恐怕早在第一天夜晚,就已经落坑了。

  说到这个,凯恩有些小秘密,没有对奥利弗他们说,那就是他知道其他人的大致情况。

  希诺岛之行固然是出于自愿,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会轻易的将自己全盘托付给行动的组织方。

  按照一贯的警惕,他是留了一手的。

  他告诉过奥利弗他们,在大船上时,他四处溜达,因此知晓大船上大致有多少人,这是实话,却没说完,溜达可不是全部内容。还包括在某些人员身上做手脚。

  正是这小手段,让他确定某些人还活着,只不过究竟是好好的活着,还是已经变成行尸走肉,这他不确定。

  他没有向奥利弗他们透露这些,并不是因为担心不好解释,毕竟他已经打算放开手脚干,在奥利弗他们看来,他的很多手段都是不可思议的,也不差多加那么一两项,没有透露的主要原因,是担心有人犯圣母病。

  比如说穆迪,头一天接到大船沉没前的求救信号,若是按照他的一贯准则,是不会连夜赶去救援的。

  明知道是个坑,还不管不顾的往里跳,姑且不说这坑的威胁度,中这种招,本身就会让他觉得很蠢。

  后来又一想,聪明也可能反被聪明误,旧支系列的神秘事件风格,从来都是作死才会死,四平八稳的处理法,是很安全,却也容易错过机会。

  那就作死呗,穆迪他们都觉得应该去连夜营救,他又何必做那个恶人,让他们撞南墙、见棺材好了,到时候他能捞就捞一把,捞不起也就算了,路都是自己选的。

  后来发生的事,凯恩认为,跟他强出头有很大的关系。说白了就是很简单的打了小的,来了老的,险恶的幻境搞不定,那就上野兽般的无形之子,异界野兽也搞不定,有智慧的怪物就跳出来了,少了不好使,那就赶着战兽来,这都不行,那咱就玩神降……

  他是能大略算出敌人发动的这一系列打击,背后的成本的,尤其是超凡成本。

  那遮挡了天光的风暴潮,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引发的,神灵也不是深潜者的狗,想召唤来就召唤,用不着就一脚踢开,没那么简单,说不出个所以来,打扰了神灵,那就得付出极高的代价,只不过这代价有时候因为神跟人完全不在一个频道,所以人未必会在乎,比如出卖自己的灵魂。

  很有那么些人,动不动就愿意为了某个目的,拿自己的灵魂做抵押物,豪气万千的说:“我若死了,灵魂就是你的了。”

  不过是一世阳寿,即便什么都不做,被野心和贪欲驱策的人,又有几个能活到寿终正寝?何况就算真能无疾而终,也不过百年,跟灵魂相比,这才哪到哪?

  不管怎么说,事件的大致发展,没跳出他的预料,深潜者们的选择很有限,要么自己消化失败的影响,付出高昂的代价,要么变本加厉,再疯狂一把,将神灵爸爸请出来为自己做主,哪怕赌上性命。

  果然,捅破天了,深潜者信奉的克苏鲁跳了出来,噩梦之种不算是最好的一类,却也不算是最坏的,最坏的是克苏鲁发现了他的核心秘密,然后直接将他捏死,虽然可能性不大,但概率毕竟是有。

  接下来就该收起作死那一套,能苟就苟,不用调查了,再查谁知道还会蹦出谁,莎布?哈斯塔?又或撒托古亚?这都是有可能的,黑暗跟莎布尼古拉斯总是密不可分,他玩弄伪黄印,就有可能引出哈斯塔,而已经有过登场的无形之子,信奉的就是撒托古亚。所以只要深挖,都能出货,无非是个概率问题。

  “从今往后,我就成了真危险人物了,谁要难为我,我就请他一起分享克苏鲁的噩梦,看他有多少san值可掉……”

  凯恩不乏恶意的想着,活动肢体,做了几个广播体操动作。

  “科菲,简单的报告下现在的情况。”

  “是,主人。”在一旁伺候的科菲应了声,报告的第一个项目就让凯恩眉头蹙起:“其他几位都被迷惑了心智,离开了大船,这是发生在22个小时17分前的事。”

  凯恩对自己睡了一整天倒是并不奇怪,毕竟那场战斗,他的精神力消耗真的是大了点,而现在的这躯壳,并不能完美的供养灵魂,超限支出后,长时间昏睡很正常。

  奥利弗他们的走失虽然也属正常,多半是克苏鲁对他下手的时候,余威波及了他们,致使san值直接掉了5点以上,身陷临时疯狂,然后契合了这个岛上的某种法则,于是在受迷惑状态下被引去了某地。

  其他失踪的人员,多半也是类似的情况。先‘丧心’,之后被诱导。

  只不过,理解归理解,不爽的情绪仍旧不可避免的滋生了。

  数日相处,终究还是有了些感情,不能完全当数据看待。更何况只剩他一个清醒的活人,新的救援队抵达后,他很不好解释。

  对此他当然是怕的,怕麻烦,尤其是他还没做好与世界为敌,被超凡者,普通人,神话生物三方通缉的准备。

  “至少也得享受这个世界人类文明所带来的种种便利吧?人人喊打的过街鼠太悲催了。”他心中这么想着,犹豫着要不要营救。前一刻还打算就此苟一段时间的,结果这才多久,事情就登门了。

  “继续汇报。”他吩咐科菲。

  于是科菲就将统计结果一一罗列,47名捕魂者,彻底毁掉的是11个,还有14个伤势较为严重,其他的也存在不同程度的伤势,完好的也就科菲和他。

  这个情况自然是挺丧的,但收获也让人振奋,以燃烧带为边界的火海区域,是自带聚魂法阵的,而死掉的怪物,又以大船附近最为集中,结果就是,捕魂者们补到了不菲的魂力。

  这些魂力虽然不及凯恩自己的精神力,却也是可以作为薪王之火的燃料用的。

  而足够多的薪王燃料,就能撬动更多的超凡元素火焰,继而驾驭几何倍数的凡火,简单的估算下,如果再开仗,凯恩就不用辛辛苦苦做前期布置了,只要他不计损耗,直接就能把燃点高到可令海水化作燃料的火焰之海给激活,面积不会比之前的那次小多少。

  凯恩点头,这确实算个好消息,怪头没白砍,有那么点以战养战的意思了。

  其他方面,就基本尽是损耗了。用烈焰焚烧对手的确是很爽,但能留下的可利用物资也不会太多,不是烧的失去效力,就是干脆化成灰灰了,否则无论是海星怪还是深潜者,又或巨型寄居蟹,所能提供的,不会仅仅是可供捕魂者们食用的有限烤肉。

  听完汇报后,凯恩只说了一句话:“搬家吧,这地方已经没什么好留恋的了。”

  的确,没有了奥利弗他们,从某种角度讲,的确是等于少了拖累。

  离开舱房,先去查看了下负伤的捕魂者。

  实际上能做的科菲已经替他做了,由于种种限制,他现在手中比较实用的治愈手段,只有两种。

  第一种是激活捕魂者身上的魔法,利用火元素之力,刺激细胞,提升活跃度,达到加速新陈代谢,提高恢复力的效果。

  第二种则是利用比较简陋的治疗魔法阵,来进行愈伤。

  非要强调细节的话,还有第三种,那就是手术,比较野蛮的那种,就像凯恩之前在格林大宅给自己做手术差不多,粗野生硬,如果是普通人,这么个搞法早就死在手术台上了。

  总的来讲,从生命学的角度讲,捕魂者还是很符合科学逻辑的,并没有不讲道理,种种魔法手段,也只是强化了其器官技能,使之在特定的情况下,发挥出人体极限,乃至超出极限的性能,但也就此到头了,不会再有更多的提高,除非凯恩将它们当做‘火柴人’这种一次性消耗品用。

  现如今就有11具可作为‘火柴人’用的捕魂者,它们都是在之前的大战中战殒的。说是死亡,不如说是躯干遭到严重破坏,不具备修复价值来的更贴切一些。

  不过凯恩再见到它们时,并不是残肢断臂,血肉模糊的景象。作为合格的助手,科菲已经在凯恩昏睡时,将它们一一缝合,并缠成了木乃伊。

  另外,就是激活了它们身上的另外一种魔法阵,使之制备成干燥的柴薪,这样一来不但防腐,成为‘火柴人’时的威能也更大一些。

  凯恩对这些干尸进行最后一步操作,基础级的不死唤醒。

  技术稍微高超一些,这个级别的死灵法术,就能不需要任何附加条件便可使用。

  并且容错率也相当高,没有因为法则问题而出现唤醒失败的例子。

  只不过便宜没好货,这些玩意真的就跟生化危机世界中的丧尸一般,僵直缓慢,让人看的忍不住犯困想打瞌睡。

  所幸凯恩唤醒它们,是为了它们自己能把自己的一百来斤体重挪来挪去,而不用专们的后勤运送,因此垃圾一些也能忍。

  其他捕魂者,养伤的养伤,执勤的执勤,工作的工作,科菲的智慧其实也就那样,但指挥捕魂者们干些清扫之类工作还是没问题的,而战后的烂摊子,清扫类的工作,比重极大,短时间不用担心没活儿干。

  走了一圈,伤员探视完了,捕魂者们收集的魂力也都收割入手了。这个就得凯恩借助薪王的逼格亲自来,科菲替代不了。

  现在的情况,搬家明显不靠谱,合格劳工太少,强行操作不经济,等两天让捕魂者们恢复一番再说。

  那他干什么呢?

  修复装备。

  嗯,这次耗损确实有些大,捕魂者都报废了11个,装备破损程度可想而知,基本但凡需要养伤的,都是装备、魔法挂件大爆。

  因此真要修复装备,一周的时间轻轻松松就打发了。

  凯恩不想干这个,他打算去营救下奥利弗他们。

  原因一是担心时间一长,奥利弗他们迷惑变真疯,再也救不回来。真要那样,他恐怕很难在后续抵达的救援队那里澄清自我了。

  原因二,火柴人是有时效性的,过期不用,保养费噌噌的上,威能则哗哗的跌。

  所以,如果深入探察以及撕逼是一种必然,那么宜早不宜迟。

  自我检查了一遍,该带的都带了,凯恩命令科菲看家,他自己则驾驶舟车,载着11名火柴人,向着目的地而去。

  奥利弗他们的位置,远比他在大船上时做过手脚的那些人的位置清晰的多。因为奥利弗他们都携带着他赠予的魔法挂件呢,依照凯恩的习惯,附带定位效果基本是必然的。

  这个说起来其实并没有多么高大上,只需要附加一点点薪王之火就可以了。以他的魂力为燃料的薪王之火可以说是独一无二的,同时又因为是魂力燃料,跟他的灵魂自然有特殊的感应。所以只需要他在制作法器时有这方面的意识,打个暗签,定位效果就有了。

  希诺岛面积虽然不算小,可有以术法飞鹰为原型的火焰鸟,知道大致方位后,找到目标并不难。

  借助火焰鸟,凯恩连前往的路线都做到心里有数了,之后就是驾车,舟车的地形适应力,堪与工程部队的架桥车辆媲美,不能走的地方真心不多,纵使有一些,绕绕路也就过去了,这点耐心凯恩还是有的。

  他也不是很急,现在还未到晌午,今天天也不错,可能是昨天的大风暴太闹腾,将力量都释放了,今天天高云淡,甚至能影绰绰看到太阳的影子。

  当然,想要见真正的放晴日,基本是不可能的,这地方过于特殊,岛外环海的风暴区,那其实就是边界,从那里开始,一个巨大的法则力场罩笼罩整个区域,在这个力场罩的边缘,宛如日球顶层的太阳风和星际介质碰撞冲击般的法则对抗的现象时刻发生着,而在其内,包括希诺岛,就是被混合法则所征服的区域。

  所谓的混合法则就是指两个世界相互影响产生的、时刻在变化,稳定性相对较低的自洽体系。在个体系内,发生普通人眼中任何匪夷所思的事,都没什么好奇怪的。

  所以凯恩到了地头,穿过一小片密林后,见到一个水波荡漾的湖倒悬在天上,他也没露出惊讶表情,减san值更是不可能的,他虽然灵视极高,可意志强度更高,且眼界超高,能震惊或吓到他的事物,怕是屈指可数。

  “令人讨厌的地方。”凯恩边想着,边拉下面罩,激活了防护能量力场。顿时,他的爱斯基摩套装的毛皮,长毛根根立起,并且有细碎的电光游走,远远的看,就像油亮的毛皮上蒙了一层亮蓝色的光雾,使得毛皮呈现出一种梦幻般的华丽。

  凯恩是秩序阵营的,讨厌混沌。而这里,就是混乱区域。相比外面,这里两个世界相互影响的程度有着层次级的提升,却又形成了微妙的平衡,颠覆普通人三观的细节景象太多。比如一条鱼从头顶的湖中跃出水面,在空中游弋了几下,然后过了某条看不见的界限后,就化为自由落体,啪嗒落在凯恩不远处的小道上。

  互为对方的倒立世界,这确实很离奇,很克苏鲁,也很危险,凯恩以能量罩为边界,自成格局,就是担心指不定什么地方法则异常,从而坑到他。

  不管发生什么异常,都会先体现在能量罩上,而超凡力量在两个世界的中任何一个都是存在的,因法则异常而一下子就被抹掉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所以它是最好的缓冲区,哪怕有法则陷阱,他也能获得思考和应对的时间。

  凯恩的目标是个小村落,应该是守门人一族的,建筑风格不太好说,不是凯恩熟悉的那些中的任何一种,显得粗犷而原始,但又比部族式的茅屋木棚先进一个世代,已经用到了石块,并有了瓦片,木床也有模似样,但没有窗玻璃,而是使用了木板和兽皮帘子来挡风御寒。

  凯恩从来很注重细节,他留意了一下那兽皮,鹿皮,不是驯鹿,也不是普通的鹿,应该是魔兽化的鹿。

  凯恩下意识的看了看天上倒悬的湖,面积很大,但影绰绰能看到边缘的山色,乍看起来跟这个世界的风光相似度很高。

  “守门人一族去另一个世界狩猎?也许吧。”

  凯恩淡定的一甩手,一条火链便连接了他身后所有的火柴人,这些火柴人以木乃伊的姿态一摇三晃的蹒跚前行,煞风景的很。不过没关系,激活后不low就可以。

  考虑到这里的特殊性和火柴人的智商,凯恩决定用临时的狗链将之拴好,免得在火柴人的感知中,他前一刻还在,下一刻就不知道去了哪里,从而掉队。

  事实证明,凯恩的这个操作不算是操鬼心,当他穿越过镇中心的小广场,很突兀的,就到了另一个世界。

  对一般人而言,恐怕完全不会感觉到有什么差异,房屋街道,近景远景,天色气温,甚至那带着海腥味的潮湿的风,都跟一秒前的所见所闻相同。

  然而凯恩很不一般,他能通过行星文字察觉到法则的变化,法则变了,行星文字就会失准,散发的能量波动会体现这种失准,凯恩由此知道已是另一个世界,哪怕看起来再相似,但内核不同了。

  凯恩立刻就举起手看手中的火链,老实说,这一拉心存侥幸的成分很浓,因为一般的来说,一旦跨界,非要按照真实距离去计算,怕是难以想象的遥远距离。

  跨界牵扯到的各类知识十分的复杂,简化的说,可以理解为信息包的投送和转移,并且是要么就完整的过去了,要么就都没过去,不存在一部分过去,一部分没过去,还有一部分在路上这种情况。

  这跟传送门那种穿越液态的能量幕,脑袋先过去了,已经在看另一个世界的种种,而身体的其他部分还处于跨越状态是不同的。

  跨界没有过度体现,须臾之间,身前身后,上下左右就都变了,就像他刚才经历的,在这种情况下,火链这类存在,是不可能仍旧保持连接的。

  果然,火链断掉了,身后也看不到一众火柴人。

  他不死心的继续尝试,往回走,三步之后,火柴人看到了,他回到了另一个世界。

  他忍不住啧啧称奇,这里的诡异、或者说神奇程度,他生平仅见。他觉得,光是这种保持在稳定状态的、允许自由跨界的时空结构,就值得他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研究其中的奥妙。

  可惜这样的结构有着近乎不可复制的特殊性,他没办法在其他地方再现,也没办法打包带走,就地展开研究又不方便,只能是暂时抱憾。

  偏开见宝而只能看、得不到,让凯恩困惑的一个问题是,既然几步之外就是另一个世界,奥利弗他们身上的薪王之火信号,是怎么做到跨界被他接受的?

  “莫非,这是个专门为我设计的陷阱?”

  一番思忖之后,凯恩还是决定跨界深入探索一下。

  结果,更叫玄妙的事情发生了,在完成跨界之后,向前走了几步,他竟然又跨界了!

  “这是什么鬼?”他也难得的不淡定了。

  前进几步,再次跨界,继续前进,还是跨界……

  走了不到五百步,他硬是跨了137个世界。

  至此,他终于搞明白了一些情况,这137个世界,极有可能都是第一个世界的平行世界,他甚至通过感受行星文字失准后体现的出的能量波动变化,发现了一定的规律。也正是这规律,让他意识到,这些个世界不仅仅看起来景致相似,就连法则体系,也存在着序列级的相似和差异。就像是a1、b2、c3、d4这样的排序般,当然,相似性和差异点绝不仅仅是两个,而是细究起来难以想象的庞大数字。

  总结出了情报信息的同时,恩也确认了这的确是个陷阱,一个设置成本高的让他无语的陷阱。

  他听到了一种叫声,像是风的呼啸,又像是等离子流束摩擦空气时的响声,还像是某种他曾经听过的木哨声。

  这声音直接以神经讯号的方式,在他脑海中想起,然后他本能的就知晓了发出这声音的是什么廷达洛斯猎犬。

  串联1+137个平行世界的跨界通道,这就是陷阱本身,当跨越这个通道时,就相当于一次次进行秘法级别的时间旅行,终于,别栖息在遥远过去的廷达洛斯猎犬们发现了。

  “非常棒,我竟然犯了低级错误,一厢情愿的将跨界跟希诺岛的两界半交融特性联系到一块儿。然而实际上根本就是a是a,b是b,这就是个类似万花筒回廊般的时空陷阱!”

  凯恩终于想明白为什么能察觉奥利弗他们的位置了,因为奥利弗他们就在这个世界世界,而且距离他不算远,真正遥远的,是横亘在他面前的这个无法被感知的层叠式时空通道。

  它太过深邃,涉及137个平行世界,跨越难以想象的时间和空间,涉及的信息更是多的无法描述,因此是感知力不可测的盲区。

  它就在那里,他的感知却对之视若无睹,以至于他跨界了,才确认了其存在性,137个平行世界走一遍,才大致勾勒出它内部的回廊形态。

  “厉害了!”这么牛掰的‘时空千层饼’摆在面前,真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凯恩也不得不说个‘服’,反正以他的时空侧技术,挖不出这种坑。

  至于廷达洛斯猎犬,他现在确实没有封印这种怪物的时空系容器,不过没关系,除了不死特性有点烦人,他会用硬实力,揍的对方怀疑犬生的。

  当然即便如此,凯恩仍旧生出了懊恼的情绪。

  很明显,他越陷越深了,身上背着的债务越来越重,噩梦之种,廷达洛斯猎犬的追杀,这种近乎永世不朽的烂债,想想真的是很让人绝望。

  但他主要气的是自己的低劣表现,一天到晚提醒自己,结果真的事发了,却hold不住。就这么中招了

  得亏他早早的就做出了这一世人生有涯,不再追求无尽寿元,而是追求活的精彩的决定,因此现在还能保持起码的淡定和从容。

  连死亡都可安然接受,仍旧能让他畏惧的事物,真的没多少了。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