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四十九章 表达出来
  “宋九月,你能耐了是吧?被人那样欺负,一句话都不说,你是看不起本少,不相信我能为你出气是吗?”

  傅殃气的踢了一脚汽车,看着眼眶里含着泪水的某人,总不能把气都撒在她的身上。

  她现在可怜的像是一只没有人要的小狗,委屈吧啦的把自己抱着,不停的流着眼泪。

  “别哭了,只知道哭,真是没出息。”

  傅殃嫌弃的说了一句,撇撇嘴,刚刚不还挺倔的么,现在倒是知道哭了。

  宋九月不再说话,忍着哭声,扭头看着窗外,耳边是傅殃的咆哮声,脸上火辣辣的疼,她到底做错什么了……

  “开车!”

  傅殃低着声音吼了一句,牙齿磨得咯吱响,搞不懂这世上怎么还有人活得这么憋屈。

  墨一尽量去忽略后面两个人的情况,抿嘴开着车,刚刚的那一幕,他都有些受不了,更何况是老板。

  宋九月一直看着窗外,扭着的头像一个生气的孩子。

  到了地方后,傅殃一把将人抱了起来,直接去了楼上,小黑依旧屁颠屁颠的跟在他的脚边,只是刚跟着对方走到门口,就被“嘭”的一声关到了门外,抬起前爪敲了敲门,又按了按把手,开不了,看来是反锁了。

  小黑郁闷的转身去楼下。

  而房间内,傅殃直接把宋九月扔在了墙上,看到对方一脸懦弱的样子就生气,抬手就把自己的领带扯了下来。

  “宋九月,你怎么能这么没出息,当我的女人,在洛城可以横着走,你倒好,随便一只阿猫阿狗都能骑你头上。”

  傅殃一脚踢开了椅子,浑身都哗啦啦的冒着火气,感觉自己的头顶都要炸了,这死女人却在床上抱成一团,难道他还能把她吃了不成。

  宋九月很怕,只觉得发火的傅殃就像一只雄狮,威风凛凛的扫视着战场,那张被他踢出去的椅子,在墙上瞬间摔得四分五裂,也许那就是她的下场。

  想到这,她更是害怕。

  傅殃自顾自的发了一会儿火后,总算是停了下来,只是屋内早已一片狼藉,能碎的东西都已经被摔了,包括墙上古老的小挂钟,只剩落地窗的一张沙发还孤零零的对着窗外。

  而傅殃,就坐在沙发上抽着烟,烟雾缭绕中,分外的落寞。

  一根抽完,他才起身,看着已经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睡过去的人,又好气又好笑,他刚刚不说话,就是怕自己控制不住脾气伤害了她。

  她脆弱的像一个娃娃,胆子又小,有时他怕自己只是提高了音调,她就会被吓哭。

  她这样的女人,到底是怎么活到这么大的。

  傅殃叹了口气,去浴室放好热水后,将人抱起放了进去。

  宋九月这个时候总算是醒了,只是不敢抬头,垂着眼皮,任对方的手在自己的身上抹着沐浴露。

  傅殃看着对方白白嫩嫩的小脸,见鬼的伸手捏了一下,手感竟然不错,心情瞬间好了起来。

  洗好澡后,他又将对方抱起,扯过一旁的浴巾将人围了起来,出浴室后,房间里已经恢复了原样,墨一做事总是得他的心。

  宋九月被放在床上后,立即爬到了床的另一边,离傅殃远了一些。

  傅殃挑挑眉,转身去浴室,给这个女人倒是洗的干干净净了,他自己还没洗呢。

  宋九月躺在床上,听到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心里却是牵挂着医院里的亦白哥,明天,明天她就去把对方接出来。

  但是谁来照顾呢,她白天得上班,晚上傅殃又会让她来他的别墅,想到这,宋九月便有些泄气。

  浴室的门轻轻的一响,她还不待反应,便觉得一副身体覆上了自己,接着便是铺天盖地的火热的吻。

  宋九月看着天花板,有些不能理解,为什么傅殃这么热衷于这种事。但是他要,她就得给,从来没有说不的权利。

  一切结束后,傅殃有些满足的抱着宋九月,蹭了蹭,她在床上听话的样子,他还是挺喜欢的。

  “傅殃……”

  “嗯?”

  傅殃睁开眼睛,看到宋九月正一脸纠结的盯着自己,嘴角勾了勾,将人一把搂进了怀里,喟叹了两分。

  “宝贝儿,怎么了?”

  宋九月翻了个身,不敢面对面的提出这种要求。

  “我……我以后晚上能不能不过来?”

  空气安静,静谧无声,甚至是有些阴冷。

  “理由。”

  傅殃从背后搂住了人,闻着她身上的味道,整个人分外的舒服。

  “我……我还有自己的事情……”

  宋九月的声音低低的,但是傅殃还是听到了,这才发现,从一开始,他就以强硬的姿态将宋九月拉进自己的生活,从来没有问她愿不愿意,在别人看来,能够被他傅殃看上是多么荣幸的事,他也是这么觉得的。

  在洛城,敢这么跟傅殃讲话的,估计也就只有宋九月这么不知天高地厚的一个,确实啊,多少女人想要和他攀上关系啊。

  “好。”

  傅殃的指尖缠绕着对方的头发,嘴角勾了勾,他得一步一步的让这女人变得强大起来。

  “宝贝儿,以后喜欢什么,讨厌什么,都要表达出来,你不说,不会有人知道的,就像刚刚那样,不喜欢我这儿,就告诉我,明白么,嗯?”

  宋九月没有想到他会答应,这种有钱又有钱的阔少爷,不是一向我行我素习惯了么。

  她心里对傅殃的恐惧减少了一些,放下了心里的一桩事,睡虫很快就爬上了眼睛,不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傅殃将人搂的紧了一些,嘴角勾起一丝弧度,她不喜欢来这,那自己主动去找她好了,美滋滋。

  ……

  宋九月起床的时候,傅殃已经不在了,只有小黑占据了床的另一半,黑色的皮毛发亮,映着外面照进来的月光,她才发现原来小黑不是纯黑的皮肤,细看的话,亮丽的毛发上有着朦胧隐约的斑点。

  “小黑,早啊……”

  宋九月伸出手在它的头上摸了摸,想到这家伙最开始的时候故意吓自己,就觉得真是和它的主人一样,恶劣的很。

  小黑淡淡的蹭了蹭她的手,算是打过招呼,继续优雅的趴着。

  宋九月洗漱完毕,从浴室出来后,床上的小黑一跃而起,直立起身体开了门,天蓝色的眼睛淡淡的望着她。

  宋九月感觉自己已经被雷劈了,它会开门?会开门也就算了,竟然还让她先走,成精了吧,这家伙一定是成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