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五十章 陪我去应酬
  一人一豹去了楼下,傅殃早已在沙发上拆卸着枪支,满屋子的枪支弹药,看起来都像是为了他一个人准备一样。

  他的手速,两三秒就能将一支枪完美的组装和拆卸,以前宋九月一直都觉得电影里面都是骗人的,可是遇到傅殃,她才发现原来真的有人能把这种危险的东西玩的这么溜。

  “吃饭,去公司。”

  傅殃看到她后,将手里的东西一丢,饭桌上已经有了早餐,而墨一不在,看样子就只差她一个人。

  两人沉默的用了早餐,傅殃却是直接把她带到了停车库,大门一打开,她才发现自己对傅殃的认知真是太少了。

  各种各样的限量版汽车整齐的停着,每一辆都保养的很好,她虽然对这些东西不熟悉,车牌却是认识的。

  “挑一辆。”

  “啊?”

  宋九月后退了一步,对方这是要送她车的意思么?

  “挑,本来想去给你买的,但是外面的东西哪有这里面的精贵,宝贝儿,别跟我客气,喜欢哪一款?”

  这随便一辆,估计就得千万以上吧,她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

  “不用了……”

  “看不上?”

  傅殃蹙眉,这些车都是他收集的,随随便便甩出去那也是限量款,开大街上足够吸引人的眼球。

  宋九月吸了一口气,咬咬唇。

  “不是看不上,傅殃,它们都太高调了,我……我不习惯。”

  换做以前,她是绝对不敢这么表达自己内心的想法的,但若是不说,两人恐怕又得在这里僵持很久。

  傅殃的眼里闪过一丝得逞的笑意,一把搂过人的腰,向着来时的路走了回去。

  “嗯,那好,不喜欢这些,我让墨一给你弄辆其他的。”

  宋九月搞不懂这个人突然的好心情,跟着人上了车,一路向着盛腾的大楼驶去。

  她这秘书当的其实挺有水分的,除了给傅殃端茶送水,似乎就没有其他的事儿了。

  好不容易捱到了下班,她直接打车就去了中心医院,养父养父信任她,才让她带着亦白哥走出小镇,总不能让他成为别人手中威胁他的筹码。

  进入那个熟悉的房间,看到里面呆呆坐着的人,宋九月的眼眶一红。

  “亦白哥。”

  陈亦白穿着病号服,眉眼温润眼里毫无色彩,像是一个木娃娃。

  “九月。”

  他只会喊这一个名字,甚至每次喊到这个名字,僵硬的脸上都会出现一丝笑意。

  其实陈亦白长的很符合时下的审美,比娱乐圈那些小鲜肉好看的不止一个档次,但是因为自闭症,他从来没有和外界接触过。

  “亦白哥,我来接你回去。”

  她已经做好了出院手续。

  陈亦白淡淡的偏头,不说话,被宋九月拉着出了医院。

  宋九月其实心里也是忐忑的,带着这么一个大男人进去,也不知道被傅家的人发现了会怎么想,但是宋家已经知道了他的存在,再将他放在医院,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有危险。

  所以这个时候她顾不得那么多了。

  昨晚已经给傅殃说过,今晚不会去他的别墅,她直接把陈亦白带进了她现在一个人待的那个别墅,应该暂时不会有人发现吧。

  只是刚门打开,看到坐沙发上的傅殃,她差点儿惊呼出声,两个人的目光对视,彼此都发现了对方。

  “你说不喜欢我那地方,没办法,只能我上你这地方了~”

  傅殃刚说完,扭头看到宋九月背后的男人,瞳孔一缩,转而有些阴沉。

  “他是谁?”

  冷气“哗”的一下扑向了宋九月,宋九月哆嗦了一下,将陈亦白领进了屋,僵硬着坐到了傅殃的对面。

  “我……养父母的儿子,患了自闭症。”

  傅殃的冷气收敛了两分,给这女人一百个胆子,恐怕也不敢背着他偷人,背往后云淡风轻的一靠,嘴角勾了勾。

  “嗯?所以呢,宝贝儿你不想待我那儿,其实是想照顾他是吗?”

  宋九月吞吞口水,点点头,不知道这样是不是触犯了这人的底线。

  “为什么不跟我说清楚?还是觉得我有那么不近人情?宋九月,我说的话你都忘了,有什么想法都要告诉我,别自己藏着掖着。”

  傅殃拿出一根烟,点燃后抽了抽,双腿搭上了茶几,视线在陈亦白的身上转了一圈儿,很完美的一尊雕塑,看着毫无生气,是自闭症无疑。

  “我会安排好人照顾他的,别担心,如果是因为这个想要搬出我那里的话,我不同意。”

  傅殃说的认真,特意收敛了自己的霸道。

  宋九月一愣,如果傅殃愿意让人照顾陈亦白,那么宋家的人应该不会敢做什么了,毕竟洛城敢在傅殃头上拔毛的,没有几个。

  “他……养父母信任我,才把亦白哥交给我,你一定要请人照顾好他。”

  这个请求或许有些过分了,但是傅殃并没有拒绝。

  “可以。”

  傅殃笑眯眯的打了个电话,不一会儿,墨一就过来将人带了出去,至于去了哪里,并没有人知道。

  和傅殃短时间的相处,宋九月知道这个人既然答应了她,就不会在暗地里玩什么阴的,亦白哥交给他,放心。

  傅殃等墨一走了,才起身,围着宋九月转了一圈儿,眼里有些趣味儿。

  最后直接将人一搂,出了门。

  “放心,会有人照顾他的,我的秘书,今晚应该陪我去应酬了吧。”

  应酬?

  “我不会喝酒。”

  宋九月说了这么一声,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对方直接将她塞进了车里。

  “有我在,不会让你喝酒的。”

  汽车最后在一家店门口停下,以往这种装饰大气的店,她从来都不敢进去,心里一直萦绕着一种自卑感,但是傅殃根本不给她考虑的时间,被人一带,反应过来后已经坐在了椅子上。

  七八个造型师一直在她的头发和脸上捣鼓着,宋九月只能闭上眼睛,最后被套上了一条白色的裙子。

  睁开眼睛后,她差点儿认不出镜子里的那个人,旁边傅殃满意的勾勾唇,周围的人早已经识趣儿的离开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