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五十四章 第二人格
  司马玥不说话,有些趣味儿的靠近了一些,他刚来洛城两天,准备着交接任务,自然没空去调查宋九月这样的小人物,但是因为街边张贴着宋妍的海报,他便以为这人是宋妍。

  “宋妍小姐,我是你的救命恩人,碰瓷我们暂且不提,你打算怎么谢我?”

  宋九月抿了抿唇,对方把她认成宋妍了,也好,她就当一回宋妍吧。

  “你想要我怎么谢你……”

  “没想好,以后想好了再说吧。”

  司马玥拿过一旁的帕子擦了擦头发,看到满脸戒备的宋九月,嘴角抽了抽。

  他就算对女人感兴趣,也不会喜欢这种小绵羊吧,太软了,经不起折腾。

  “我对你没兴趣,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就那张脸还行,性子我也不喜欢。”

  司马玥毫不客气的甩出这一串评价。

  宋九月松了口气,不感兴趣就好。

  “好好休息。”

  司马玥难得好脾气的说了一句,在旁边的按钮上按了一下,那面墙便升了上去,原来这卧室和书房是连在一起的。

  宋九月不敢说现在就要回去的话,她的脚上还疼着,而且这个地方一看就不是普通小老百姓住得起的,和傅殃的别墅不相上下,这人也是个不好招惹的。

  宋九月叹了口气,缓缓的躺了下来,想到今天包厢里的夏冰,眼里闪过一丝羡慕。

  她真的很完美,像一朵艳丽的牡丹,只要有她在的地方,所有人的目光都移动不了,一颦一笑,举手投足,那股性感优雅便会如决堤的大坝一样,倾斜出来。

  这世界上,条条大路通罗马,可人家有的人,本来就住在罗马,人与人果然是不能比较的,相形见绌。

  宋九月胡思乱想了一会儿,也没想过给傅殃打个电话。

  所以她压根儿不知道,现在外面已经快天翻地覆了。

  墨一垂着头,有些自责的蹙了蹙眉。

  “老板,是我没有看好宋小姐。”

  傅殃整个人都如一头愤怒的雄狮,让人下去查,可是除了宋九月一瘸一拐的走出大门的视频,其他的什么也没有,好端端的一个人,居然就这么消失了。

  大门直到白日来临,宋九月的腿上已经不那么疼了,那个男人也没有为难她,直接让人将她送了回去。

  不过她并没有回傅殃的别墅,而是去了自己那栋空空荡荡的房子,瘸着腿给自己做了一碗面,刚想上楼睡觉,就听到外面急促的刹车声。

  傅殃那张狂怒的脸就那样出现在了眼前。

  傅殃确实是生气的,快要气炸了,他到处找着这人,结果手下的人说,宋小姐在家里。

  “宋九月,你胆子肥了?”

  声音阴测测的,一双眼睛也如鹰隼一般。

  宋九月蹙了蹙眉,小脸上有些苍白,昨晚担惊受怕了一晚上,到现在精神都还有些不好。

  “你说话!我到处找你,你倒好,自己躲在家里睡大觉!你的手机呢?!打个电话就这么难?”

  傅殃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瞥到她上了药的脚踝,眼里一愣,弯身将人抱了起来,放到了一旁的沙发上。

  “你这是怎么了?”

  宋九月不自在的动了动,本来想说有人故意戏弄她,但是转念想想,似乎那样说并没什么用。

  “不小心崴了脚,没事。”

  傅殃看到她受了伤,心里的火气降了一些,伸手从兜里拿出了烟,点燃后懒懒的抽了起来。

  这女人软弱又倔强,狗脾气。

  傅殃心里嗤了一声,看到对方已经不舒服的皱起了眉头,知道她是讨厌有人当着她的面吸烟的,但是她不说,他也就装作不知道。

  而从宋九月走后,司马玥的别墅来了另外一个人,强大,邪肆,整个人都散发着阴冷的味道。

  “玥,这房间里有女人的味道。”

  男人嘴角勾了勾,细碎的头发静静的遮着眉眼,艳红的唇如同染了胭脂般。

  “亦白,你又回来了。”

  司马玥的脸上闪过一丝异样,抬头看了看他的浑身上下,这身衣服也太违和了一些。

  被叫作亦白的男人脸上一沉,有些懊恼的坐在了沙发上。

  “这次醒来的地方有些奇妙,这种感觉还真是……什么时候他才能死。”

  司马玥挑挑眉,指尖在沙发上划了划,嘴角一勾。

  “这可没有办法,除非那个人格自己不想活了。”

  亦白将脚放在了茶几上,慵懒的撑着头。

  “那个白痴只记得一个宋九月,要是她死了,应该就不想活下去了吧。”

  如果宋九月在这,一定会发现,正在说话的男人除了气质,其他地方都和她的亦白哥一模一样。

  “所以你想干什么?”

  “找机会当着这个白痴的面杀了宋九月。”

  亦白焦躁的打开了衣领的扣子,露出精致的性感的锁骨,一手撑着脑袋,标准的倒三角身材一览无余,眼里毫无波动,一条人命,对他来说不过是轻飘飘的一句话。

  司马玥勾了勾嘴角,虽然不知道那个宋九月是谁,但是面前的人既然这么说了,他就会帮忙。

  两人在这里讨论着宋九月,宋九月却是丝毫不知道自己无缘无故的就惹了祸。

  因为脚上不方便,自然没有去公司,安安心心的在家养着伤。

  傅殃倒是也没有折腾她,这几天她好好的待在自己的地方,傍晚的时候,看到进来的人,她刚想问关于亦白哥的事,就被对方直接拖上了车。

  “去哪儿?”

  宋九月挣脱不开,也就由着对方拉着自己,大概十几分钟后,她就被人用黑布蒙上了眼睛,直到到了地方,才允许揭下来。

  很嘈杂的地方,只是走到大门口,就能感觉到里面的喧腾和鼎沸。

  傅殃的嘴角一直勾着,一只手搂住了宋九月的腰,眼尾上扬,带了丝丝诱惑。

  “跟着我,别走丢了,在这里走丢,可是会被拿去卖的。”

  宋九月看到周围清一色带了半张面具的人,心里抖了抖,忍不住朝傅殃靠近了一点儿。

  往前走几步,是一个巨大的笼子,笼子里面正关着一些小孩,或许那不能叫作小孩,那是一只只发狂的野兽,见人就咬,整个笼子都是血腥四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