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五十六章 第一个礼物
  一听说是特加的节目,那就是图个高兴的,不收钱,不接受任何赌注,众人的情绪立马高涨了起来。

  “废话少说,你倒是放野兽啊。”

  “是啊,我们要看美女与野兽。”

  高位置上的傅殃却是突然皱了眉头,手上猛的抓紧了扶手,眼里闪过一丝危险。

  只是他的所有表情都萦绕在那张面具之下,没有人看出来罢了。

  宋九月是被喧闹的声音吵醒的,入目是铁色框架的笼子,她的背也硌的慌,揉揉眼睛便发现了不远处的残肢断臂,吓得脸色一白,狼狈的往后靠了一点儿……

  尸体……

  竟然是活生生的尸体……

  宋九月害怕的嘴唇发抖,哆哆嗦嗦的想要打开笼子,却发现这笼子根本没有能出去的地方。

  她看到周围密密麻麻围着的人,声音一波大过一波,似乎要刺破她的耳膜。

  什么美女与野兽……

  宋九月正这么想着,笼子突然打开了,她有些犹豫的走了出去,急的满脸通红,整个身体都颤抖了起来。

  出不去……

  没有可以出去的地方。

  现在在她看来,这些围观的人比猛兽还可怕,如此漠视生命,如此叫嚣。

  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

  宋九月正转着,就看到刚刚的升降台又重新升了起来,只是这次的笼子里是一头狼。

  最后一丝血色也从她脸上抽了出去,狼,还是一头饿到嘴角都带着口水的狼,宋九月几乎可以预见自己的下场了,双腿发软,尽管知道要逃,可是身体却不争气的动不了分毫。

  她不要死在这里……

  大家都疯了。

  傅殃呢?

  她四处扭头找着傅殃的身影,可是人太多了,入目是一张张疯狂到扭曲的脸,根本不知道傅殃在哪里。

  绝望中,求生的意志越来越强烈。

  “老板,那是宋小姐。”

  墨一在旁边低低的说了一声,心里也为对方捏了把汗,以前虽然也出现过这种特加节目的情况,但是绝不会在现场随便抓一个人丢进去的,只能说宋九月是真的倒霉。

  “我知道。”

  傅殃一眼就看出来里面的人就是宋九月,但没想到会有人抓她进去!

  他的目光紧紧的锁定着里面的情况,从椅子上起身,给那个女人一点儿教训就够了,要是再犹豫,恐怕会受伤。

  这里的规矩是死的,但是规矩都是人定的,没有钱打不门。

  所以当笼子放开,狼扑向宋九月的那一刻,傅殃已经走了进去,几个助跑再一踢,狼便远远的飞了出去,在地上挣扎了一会儿,又站了起来。

  狼是很聪明的动物,对于比自己强的生物,会有一种本能的敬畏,只要对方不伤害它,它就不会愚蠢的主动攻击。

  所以被傅殃这么一脚踢开过后,那头狼便只是在远处徘徊着,不敢靠近。

  宋九月没想到傅殃会救自己,刚刚那一刻差点儿心脏骤停,劫后余生后,紧紧抱住了他,有些哽咽。

  傅殃冷言看着怀里的人,嘴角微微向上勾起,随后就将人抱了出去,回到自己的位置,没有安慰一句话,只是静静的将人放到了椅子上。

  “宋九月,你以为这世界上的事都能用哭来解决吗?你自己敢这样逃跑,就要承担后果,我就该让你在里面再多待一会儿。”

  傅殃的语气有些嘲讽,场下的比赛还在继续,他却是看不进去,眼角余光一直盯着宋九月看。

  场上的比赛还在继续,对于傅殃的身手,众人除了的惊艳不小,原本的起哄在看清来人是谁后,也平静了下来,毕竟这样的地方卧虎藏龙,没有谁敢轻易的打破规矩。

  比赛结束的时候,场地上已经血迹斑斑,有人的,有野兽的,混杂在一起,泛着恶心的味道。

  宋九月已经精疲力竭,不想再看,可是傅殃却是不给她这个机会,每每她将脑袋往下垂,对方就会言语威胁。

  不一会儿,场地就被人清扫了干净,一群人抬了一个巨大的笼子上来,宋九月记得,那是刚刚关小孩的笼子,最后存活下来的,果然是那个有着蓝色眼睛的十五六岁的孩子。

  在别人看来,她是完美的武器。

  场上开始竞价,宋九月觉得自己有些不适,那个孩子就那样被笼子关着,孤零零的一个人,垂着脑袋,看也不看周围的人一眼,整个人都散发着疯狂之后的孤寂。

  “宝贝儿,我们把她买下来怎么样?”

  傅殃开口,嘴角微微的勾着,指尖淡淡的抚着眉梢。

  那个孩子长的很漂亮,又加上一双蓝色的眸子,整个人似仙似妖。

  宋九月抬头看着那个人,不知怎么的,总觉得那副小小的身躯里有着无限的能量,爆发起来应该很恐怖。

  “她那么漂亮,我们要是买了,只会把她当作武器,但要是其他人买了,绝对会把她作为禁脔,知道禁脔么,就是一个专供发泄的工具,被囚禁在一个屋子里,每天和不同的人做同样的事。”

  傅殃说的云淡风轻,宋九月却是听得于心不忍。

  她又抬头看了那孩子一眼,正好对上了她看过来的目光,清澈的眸子让她的心神一荡,不由自主的顿了顿。

  良久,才出声……

  “好,我要她。”

  斩钉截铁的声音,似乎下了什么重大决定一般,眉眼都是坚定,比起刚进入这个地方的时候,她总算是成长了一些。

  “这是我送给你的第一个礼物。”

  傅殃的指尖勾了勾,举了一个红色的牌子,站台上的主持人马上宣布,已经有人最高价买下了这个东西。

  “你的人,你去把她带过来。”

  傅殃推了推宋九月,宋九月被吓的一个激灵,紧张兮兮的看向台上。

  开什么玩笑,让她去把那孩子接过来,她估计会被手撕成两半吧。

  “不去?那好,我把她赏赐给我的手下,反正那群家伙好久都没有开过荤了。”

  宋九月惊骇的抬头,今晚的傅殃像一个主宰生的帝王,根本不在乎什么人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