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五十七章 金屋藏娇
  宋九月起身,缓缓的走向那个孩子,每一步都如若踩在钉子上一样。

  她的脸上戴着面具,根本不会有人知道她是谁,但那些看过来的目光,让她觉得这张面具有似于无。

  直到走到那个孩子的身边,她犹豫了一下,才伸手牵住了对方的。

  “你不要怕。”

  出乎意料的是,孩子很安静,一双眼睛紧紧的把她盯着,嘴唇勾起一丝意味不明的弧度。

  “我不怕,倒是你,似乎有点怕……”

  很低沉的雌雄莫变的声音,脸上诡异,这副表情,宋九月恨不得马上甩开手。但是已经到这地步了,她怎么可能退缩。

  “我不怕!”

  她说完了这一句,便更加坚定的牵起了这个小女孩的手,因为营养不良,她看着比一般的女孩子瘦弱,脸上也很苍白,苍白中透着一丝红晕,不正常的红晕。

  应该是发烧了,很难想象这副绷到极致的身体,在刚刚那样的情况下竟然还有那样的爆发力。

  宋九月拉着人,缓缓的朝傅殃走去,没有注意到孩子脸上的怔愣,只是转瞬,脸上的表情便又隐藏了下去。

  傅殃的眼睛逐渐眯了起来,在那个孩子的全身上下打量了一遍。

  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但是又说不上来,只能摸了摸宋九月的头,算是对她的鼓励。

  宋九月有些排斥的偏了偏,今晚的事情,让她更加明白了她和傅殃之间的差距。

  傅殃的世界太过血腥恐怖,不是她这样的普通人能够接触得了的,可是现在,他把她拉进了他的世界,所以为了不那么被动,她得改变自己。

  宋九月咬咬牙,跟在傅殃的身后,一群人出了这个黑暗的地方,那个孩子默默的拉着宋九月的手,从开始就一句话也不说。

  到了别墅后,墨一让人将那个孩子带了下去,她这样是远远不够的,还得变强。

  宋九月简单的洗了澡后,就躺到了床上,傅殃还在下面没有上来,或许是因为天气热的原因,她披了睡衣,刚打开门,就听到了楼下传来的声音。

  “哥,你这地方看着真是瘆得慌,那些枪都是真的吗?”

  是傅雪雅的声音,宋九月先是一愣,随后马上退回到屋里,这样扭曲的关系若是被傅家的人知道了,等待她的,恐怕太难看。

  她靠在门背后,屏住呼吸,听着外面的动静。

  不一会儿就是傅雪雅的声音,听着像是越来越近,那脚步声,居然停在了这扇门前。

  宋九月紧紧的握着门把手,尽管已经反锁了,但是依然害怕,害怕对方拿了钥匙,就这么堂而皇之的闯进来。

  那她该怎么解释。

  “哥,你这房间怎么还反锁了?你又不在,难不成还金屋藏娇?”

  傅雪雅试着开了开门,本来只是玩笑的一弄,谁知道门真的打不开,心里骤然疑惑。

  “嗯,金屋藏娇了。”

  傅殃端着咖啡跟在后面,抬脚去了自己的书房,傅雪雅也跟在了后面。

  夏冰姐说哥有了小情人,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所以她今天特意找了个借口过来看看。

  “哥,真的假的?”

  傅雪雅在一旁的书架前翻着,眼角余光一直盯着她这个哥哥,金屋藏娇?可能藏谁,这个哥哥可是没有跟哪个女人亲近过。

  “那本书就在你的左手边,拿到了赶紧走。”

  傅殃坐到了电脑前,可不觉得这个妹妹是真的跑来借书,是有人在她面前透露了什么,想到这,眼神沉了下来。

  “哥,我就不能去你的卧室看看吗?真的很好奇啊。”

  傅雪雅一脸的无辜,她虽然一直害怕这个二哥,但是和他的关系并不差。

  “不能。”

  傅殃打开网页,淡淡的拒绝,随意浏览了一下画面,嘴角勾了勾。

  傅雪雅没有办法,拿了书后,转身就出了书房,路过卧室的时候,特意顿了顿,恨不得透过那层门,好好看看里面的女人。

  越想便越越是好奇,总得知道自己未来的二嫂是什么样子吧。

  这么一想,直接下楼去找人拿了钥匙,重新上楼后,站在门前有些犹豫,但还是咬咬牙将钥匙插了进去。

  宋九月从听到钥匙的声音,就知道要坏事,也不能就那样拧着把手不给对方进来的机会,毕竟那样更是在告诉她,房间里面有猫腻。

  她转身去了阳台,二楼,看着还挺高,可要是被傅雪雅发现了她在这个卧室,一切都曝光了。

  宋九月咬咬牙,就那样跳了下去,落地的瞬间,只觉得整颗心都抖得厉害,脚上也发麻,但是顾不得这些,她四处望了望,寻了个位置把自己藏起来。

  就在她跳下阳台的一瞬间,傅雪雅打开了房间,看到空荡荡的床铺,嘴角撇了撇,什么金屋藏娇啊,她这个二哥就会骗人。

  也许在衣柜里呢,也许在其他地方呢。

  这么一想,她踏近了一些,在屋里搜寻了一圈儿,连床底下都没有放过,窗帘也扒拉了开,依旧什么都没有,有些泄气。

  刚退出去,就碰上了从书房走出来的二哥。

  “哥,你就会骗我,什么也没有。”

  傅殃眼里闪过一丝暗沉,从傅雪雅手上拿过了钥匙,重新将门关上。

  “谁给你的钥匙?”

  “佣人呀。”

  傅雪雅丝毫没有隐瞒,也没有看出傅殃的不对劲儿,看到对方重新关了门,也没有觉得有什么,耸耸肩下了楼。

  “回去吧。”

  “我今晚想留在这。”

  傅雪雅撇撇嘴儿,怎么刚来就要轰她走。

  “不行!”

  傅殃的眼里有些危险,直接把傅雪雅想要说的话闷在了喉咙,眼里有些委屈,跺跺脚,直接出了大门。

  傅殃看着手里的一串钥匙,嘴角勾了勾,转身坐在了沙发上,眼里染上几丝讥诮。

  “收拾东西,明天别来了。”

  佣人抬头,“嘭”的一声跪在了傅殃的面前,吓的脸色发白。

  “少爷,我……”

  “这里的消息要是泄露出去,相信我,你和你的家人都会死的很惨。”

  傅殃将钥匙丢在了桌上,清脆的声音听起来是那么的震撼耳膜,狠狠的击打在她的心口处。

  这个人说的都是真的,她从来不怀疑他说的话,颤抖的起身,将身上的围裙解了下来,整齐的叠好后,才打开客厅的门,走了出去。